“如墨,你是不是得到什么消息了?”

作为闺蜜,韩言卿非常清楚,在没有确切的情报来源之前,冷如墨是不会如此凝重的。

就像在她生日宴会上,只是淡定自若的安慰,并没有现在这种,大事将倾的压迫感。

果然,冷如墨随即就点点头说道:“我听说,沈天傲已经派出木老,要把唐锐你以绝后患。”

唐锐神色没什么变化,毕竟他对这所谓的木老没什么概念。

韩言卿却是一瞬间变色,整个人都坐立难安,就连刀青衣,都流露几分忌惮,紧张的看了唐锐一眼。

“这下你是真的完蛋了!”

紧跟着,韩言卿就瞪视着唐锐说道,“别觉得我是危言耸听,木老可是沈家甚至是凌霄城内最强大的供奉,有他老人家出手,你必死无疑啊!”

唐锐好笑反问:“有那么厉害?”

“你!”

韩言卿一口怒气噎住,俏脸通红,胸口起伏。

这家伙怎么就好赖不分呢!

室内看雪飘的大眼萌妹子图片

好在冷如墨也在这时候开口:“唐锐,这一次确实不可轻敌。”

“在玄武营入城之前,各座家族都需要供养大量高手,抵御外敌侵犯,其中沈家的木铁敌木老,是诸多高手之最。”

“凭他一己之力,曾斩杀上千名高度武装的佣兵,这些年虽养尊处优,但我听说,木老的修为连年精进,已经臻入化境。”

“不过你也不必太过担忧,我已经请到了木老的亲传弟子,有她帮忙说情,木老一定会打消主意的。”

听到这,韩言卿终于长出了一口气。

脸色显现一丝轻松,说道:“我怎么把陈思羽给忘了,她也是你的闺蜜啊,如墨,这次你真是帮了大忙了。”

“冷小姐,谢谢你出手相助。”

刀青衣更径直起身,认真致谢。

冷如墨笑着摇了摇头。

淡声道:“我是觉得唐先生人不错,所以才想帮他一把,你们不用谢我。”

“呃,这家伙人还不错?”

韩言卿瞪大眼睛,满是嫌恶,“如墨你从哪瞧出来的!”

在她看来,唐锐出现在凌霄城,就是一个天大的错误了好吧!

“如果没有他,你又怎么能摆脱马文那种狗皮膏药呢?”

“马文是私生活太过糜烂,导致他得了那种怪病,跟他有什么……”

韩言卿不屑一顾开口,随即察觉到什么,难以置信看向唐锐,“如墨,难道你是说,马文犯病是因为他吗,可我没看见他有什么机会下毒啊。”

冷如墨淡笑反问:“对付马文那种人,又何须下毒?”

“那是怎么做到的?”

韩言卿越发的糊涂了,直直盯着唐锐,想从他脸上得出答案。

唐锐先是意外的看了冷如墨一眼,当时他对马文出手时,动作隐晦迅捷,按说在场没几人能捕捉到才对。

看来,这位冷小姐不仅是个武者,而且实力还不弱啊。

这念头一闪而过,唐锐方才慢悠悠开口:“我在马文的肾经刺了一支银针,所以他才会透支肾气,以至于精索扭转,痛不欲生。”

韩言卿完全被这个答案震住了。

只用一支银针,就能把一个活生生的人送进医院,这也太夸张了吧!

然而,这个答案再过匪夷所思,她也没有怀疑。

不然这怎么解释,冷如墨会在那么多宾客当中,唯独对唐锐态度玩味?

一定是发现他的实力以后,起了爱才之心,想让他为冷家所用!

“我约了思羽过来,应该再有几分钟,她就到了。”

冷如墨说完,还不忘补充一句,以消除几人顾虑,“放心吧,我特意嘱咐思羽,在木老答应放唐锐一马之前,绝不会把这里的位置透露出去。”

嗡。

话音刚落,窗外便传来一声引擎轰鸣。

“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冷如墨揶揄一句,韩言卿更是动作飞快,当即踩着拖鞋跑去开门。

随后,一道气质冷艳的颀长身影出现在视野之内。

同样是冰山美女,但与冷如墨不同,陈思羽的气场异常强大,给人一种生人勿近的压迫感。

相反的,冷如墨虽性情冷漠,却不骇人,也正是这个原因,才让她的身边总能萦绕那么多拥趸之人。

“思羽,我来给你介绍一下。”

冷如墨微笑起身,“这位便是唐锐,我已经跟他说过了,这次能不能脱身,就要全靠你帮忙了。”

陈思羽目光扫过,只在唐锐身上弥留一瞬,便轻飘飘移开,走到冷如墨身边坐下,淡声开口。

“我以为是哪家的公子少爷,结果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角色,不过,能让师父主动请缨解决,也算是你的荣幸了。”

“而且,如果不是如墨开口,我绝不会出面庇护一个男人的安危。”

“所以你记住,从此你这条命就是如墨的,是冷家的,如果冷家需要,你要奋不顾身,以命相报。”

这话一落,韩言卿更加确信,冷如墨是看中了唐锐的实力,想借这次庇护,来拉拢他成为自己的力量。

虽说她不太认可冷如墨的眼光,但这对于春雨集团来说,却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唐锐不知抽了什么风,就是不肯与沈、冷两家进行三方合作,如果能因为木老追杀,反而接受了冷如墨的人情,她自然而然,就能重启这笔三方合作了!

韩言卿正美滋滋想着这些,突然听到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起。

“我的命只是我自己的。”

唐锐如此回答。

客厅的气氛陡然间僵滞了。

韩言卿恨恨的看向唐锐,忍不住想一脚踹上去才好。

人家陈思羽就是说句场面话,告诉你这是冷如墨的恩情,要你吃水别忘挖井人,你可倒好,一本正经的反驳上了。

脑子是不是缺根弦啊!

然而,在面对韩言卿投来的阵阵眼色,唐锐并没有任何的反应。

他注意到了,但不会因此做出什么改变。

他很感谢冷如墨的关心,但只因这陈思羽目中无人的态度,实在令人不适。

“你说什么!”

陈思羽脸色骤冷下来,“在这凌霄城内,还没多少人敢用这种态度对我,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