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东西不多,就是没有想到东西竟然会这么不多。

先打开信看了起来,看着上面的内容,赵蕊很是吃惊。

之前柳香道歉的时候,真的已经让她很吃惊,没有想到在这封三五页的信里,柳香竟然再次道歉。

“非要人死了才道歉。”

“不过晚到总比没有来的强。”赵蕊也只能这么了,不然咋办。

“你看到了么,你.妈妈给你道歉了。”

“不知道你们现在是否已经遇到了,也许已经遇到了吧。”

赵蕊念着柳香写的那些道歉的话,不知道是不是心理感应,总觉得身体那是一个轻松。

继续看下去,赵蕊没有想到柳香竟然给她留了钱,“房子商铺?”

“当初没有赔出去吗?”赵蕊记得好像林东俊因为挪用公款,毕竟那笔钱是他去提现,不管这笔钱最后是谁拿了,股东和债权人就认他。

好像林东俊变卖了很多资产,才搞定,虽然还有那么点钱和房子,可是和高峰期比,差的不是一星半点,就是当初所谓爱她的人,早就已经消失不见。

没有想到柳香的资产还是挺多的,之前不是听人说柳香给林东俊给赶出公司决策层,说她各种败家,没有想到小金库竟然这么的丰厚。

田园风女孩

赵蕊突然笑了出来,“不知道林东俊知道柳香竟然有这么多资产,是否会悔的肠子都清了。”

“哦,还有林雅宁。”反正从林雅宁的嘴里,后期就没有听到说柳香好话,刚开始以为是对她不好,后来才知道这位主失势了,在林雅宁眼里就是一个没有钱的人,怎么会巴结讨好。

“不过这个钱,拿着烫手啊。”虽然柳香说是留给她的补偿,可真的就这么拿下来,她心慌啊。

赵蕊想了想,“要不把墓地弄的好点,然后雇人清明冬至扫墓?”她几年不在国内,也不可能特意为了扫墓坐飞机赶回去,还不如直接雇人。

“然后就弄个基金会吧。”

“用他们的名字命名,算是纪念他们。”

“毕竟人到世上走一遭,不能啥名声都没有落下。”

“用他们的钱做好事,希望他们能投个好胎。”钱这东西,够花就成,手上有太多,真的压力很大。

赵蕊把柳香留给她的资产拍了下来,然后发给张霞。

张霞正好收工准备回家,看到赵蕊发消息说柳香去世,还想安慰一二,没有想到就给接下来发来的东西给震惊了。

张霞:这些房子和商铺给你?

张霞:她,她竟然还有这么多资产?

张霞:那个她是和林东俊离婚了,不是还有林雅宁?对了,她不是再婚了?

赵蕊:应该是写了遗嘱,然后还有公证啥的,具体情况等我见了律师后再说。

具体情况赵蕊也不清楚啊:反正就算归我,我也不打算用。

张霞:不打算用?

赵蕊:嗯,说是给我的补偿,可是我缺这么点钱吗?

赵蕊:这个钱我想这么安排。

张霞听了赵蕊的安排后:我觉得可以,既然是他们的钱,就用在他们身上。

赵蕊不住点头:对啊,我也是这么想的。

赵蕊:我又不是不能赚钱。

张霞:对,我女儿不缺这么点钱。

张霞:那你打算何时才回国处理。

何时回国啊,赵蕊想了下:等我毕业吧,现在这里很多事。

赵蕊:而且也不知道安德烈是如何安排,万一也想葬在一起咋办。

毕竟从明面上看,她和柳香没有啥血缘关系。

张霞:就听那个谁的安排,也许柳香早就和对方提了下。

张霞:我就不过去了,你帮我献束花吧。

赵蕊也没有想过让张霞提前来:你就不要来了,到时候我献花就成了。

赵蕊和张霞聊了许久,比如生意啊还有房子。

不提房价还好,一提房价,张霞那个激动:房价又开始飙升了。

张霞:当初我还以为房价算是够高了,没有想到我还是低估了,房价真的是。。

张霞想起现在的房价真的就觉得不能用常理去推论了:这么贵的房子,谁买的起。

赵蕊:总归有人买的起,祖孙三代人供一套房子吧。

张霞:祖孙三代?那是要把棺材本都拿出来才成,多亏听你话,贷款买了两套,房价真的是。。

张霞之前是各种舍不得贷款利息,总是舍不得要掏出去那么多利息,现在算算房价上涨的部分,这些利息算啥?压根就不能算啥。

赵蕊笑了,当初为了劝张霞贷款买房子,真的不知道废了多少口舌:房价这还没有到头啊。

张霞虽然已经是不愁房子,可是听到赵蕊的话后,倒吸一口气:啊,不会吧,竟然还没有顶,还要上涨?

张霞想想就觉得恐怖:现在人的工资再高,不吃不喝要存多少年?我以为我的收入不错,可是和房价比起来?

张霞无奈的摇头:对了,柳香给你留了房子,房子你会出售吗?

按照赵蕊的想法,要支撑起这么大的计划,没有钱是不成的。

赵蕊笑笑:我没有打算买房子,房子商铺留着,这才是实打实的钱。

赵蕊:房子商铺买了,诚然是可以轻松很多,但是以后就没有钱了,这个基金会,我想可以长久的开下去。

起码到她闭眼的那刻,这个爱心助学基金必须存在。

对了,赵蕊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傻了,为何就没有想过帮原主成立一个基金。

这不是更好的表示一个人来过世界吗?赵蕊觉得自己真的傻了,又不是没有做过好事,捐款也捐了,可是当初想着没有必要高调。

总想着做人要低调,可是现在想想是自己努力赚的钱,不说多辛苦,可是起码也是有付出的。

也许会有人说赵蕊做人高调,可是为何就不能成立一个基金那?虽然死后成立也是一样,可是活着时候设立一个不是很好。

至于有人疯狂吐槽,那就让他们吐槽好了,咱看不见,咱走咱的路。

之前柳香不是提过要保持做医生的初心和赚钱是分不开,如果操作的好,还真的可以做到这点。

“加油,还有那么艰巨的任务等着咱去完成。”赵蕊那是一个开心,“最最重要的是赚钱。”

没有钱,所有的想法全都是场空啊,不过赚钱应该难度不会太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