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余姚古城,裴蕴一大早就起来,坐在树荫下看书,不管什么时候,裴蕴的书总是不离手,他来余姚已经三天了,三天的时间,从来没有见过一个豪门望族,而这些豪门望族也从来没有来拜见自己,好像从来就不知道自己已经来到了余姚一样。

“大人,外面有人自称是虞氏族长虞庆求见。”管家裴春走了进来。

“现在来了,看样子江南已定。”裴蕴放下手中的书籍,说道:“虞大人有书信前来吗?”

“回大人的话,虞大人还没有写信前来。”裴春赶紧说道:“或许虞大人是忘记了,毕竟听说朝中准备科举,虞大人事务繁多,没有机会理睬这些人呢!”

“不是忘记了,而是不敢。”裴蕴站起身来,冷笑道:“虞氏虽然支持王上,但又不想放弃那么多的土地,啧啧,想请虞大人帮忙,这虞大人敢这么做吗?此事关系到他日后的前程,虞氏不支持也就算了,若还是想拖后腿,虞大人岂会饶过他们。虞大人的书信不是写给我们的,而是写给虞庆的。这个老东西。”

“大人,这人是见还是不见?”裴春一时间糊涂了。

“自然是要见见了。”裴蕴站起身来,说道:“治理江南,毕竟还需要这些家伙,至于以后的时候,谁知道呢?或许日后我们还需要求着他们呢!”现在的乞活军,寒门势力虽然比较弱小,但李煜却在支持,日后这些世家大族还是需要联合起来,大家难免会有合作的时候。

虞庆站在大厅上,他拄着拐杖,坐在椅子上,苍老的脸上没有任何不悦之色,这个余姚的长者,好像是一个普通人一样,面色平静,在他身后,还有一个器宇轩昂的年轻人。

“祖父,这个裴蕴,是不是?”年轻人还准备说什么,却被前面的虞庆阻挡了,虞庆轻轻的摇摇头。年轻人只能是将心中的不满隐藏起来。

“哈哈,虞老,裴蕴有失远迎了,还请虞老恕罪。”这个时候,一阵脚步声传来,裴蕴就走了出来,他面带笑容,身穿紫袍,说明对方的身份,已经在三品之上了。

“老朽虞庆见过裴大人。”虞庆却是不敢怠慢,就算自己之子虞世南的官位在对方之上,也不敢放肆。加上裴蕴这个侍郎还是奉了李煜之命前来的。

日系双马尾萝莉游乐场可爱写真图片那些画面好美好

“不敢当,不敢当。”裴蕴赶紧将虞庆搀扶起来,笑道:“下官来的时候,虞大人可是让下官给虞老问好,他多年未曾回乡,实际上,却是时时刻刻都想来拜见虞老。”

“伯施是我虞氏大才,我虞氏子弟无一不以其为榜样。虞嘉,还不见过裴大人。”虞庆招呼身后的年轻人说道:“听说王上准备开科举,虞嘉早就想为王上效力了,这次也将参加科举。”

“晚辈虞嘉拜见裴大人。”虞嘉不敢怠慢,赶紧上前拜见裴蕴。

“嗯,果然是一表人才,虞氏之后,当有大才。”裴蕴摸着胡须说道:“王上经常告诉我等,江南诸多豪门望族之中,虞氏为首,人才辈出,王上若是知道虞氏有人愿意出仕,肯定很高兴。”裴蕴知道眼前这个虞嘉就是虞氏的投名状,嫡长孙参加科举,就是对江都的支持,只是这一切还不够。

虞庆却笑呵呵的说道:“能为王上效力,那是我等的荣幸。裴大人,坊间曾有传言,今日奉上土地,日后王上将会在封地上补偿,不知道可有此事?”

裴蕴听了双眼一眯,冷冷的望着虞庆,说道:“虞老,不知道这个消息是哪里来的,本官从来就没有听过这个消息?莫非认为虞氏这么点土地,就能换取一个国公之位吗?”他不曾想到,虞庆居然还有这种想法,莫非还想着做国公,这让新朝的将士们怎么想?

虞庆老脸一红,他的确是想着做国公,列土封疆,只是他看着裴蕴的脸色就知道,自己这是痴心妄想了,任何一个朝代的兴起,都会给许多人带来利益,一个个新的利益集团兴起,以前的既得利益者要么重新站队,要么就是被后来者所取代。

但是在李煜这边,想要不劳而获,或者想用这点土地换取爵位几乎是不可能的。就算是李煜同意,恐怕李煜的那些臣子也不会同意的。没看见裴蕴那愤怒的眼神,他如此辛苦,冒着被世家大族唾弃的可能,推行李煜的土地政策,不就是为了在新朝获得好处的吗?

“老朽并没有其他的意思,大人不要误会了,这只是坊间传言,老朽也只是前来询问一番。”虞庆迎着裴蕴愤怒的眼神,赶紧解释道。

“们的土地也是按照市价来购买,哼哼,不怕告诉,们前段时间谋划的事情,以为王上不知道吗?杨弘礼已经来了。嘿嘿,他可是弘农杨氏的,是王后的妻族,杨氏人才济济,恨不得占据新朝大半个官位呢!”裴蕴冷笑道。

虞庆脸色顿时变了,前段时间的谋划,虽然他没有参与,但裴蕴的话告诉自己,这个杨弘礼来势汹汹,江南豪门大族将会遭受清洗。

“哼哼,们这些世家大族真是好大的胆子,认为沈

法兴都能反抗王上,真是天大的笑话,现在李靖都已经归顺王上。”裴蕴冷笑道:“天命在夏,莫非们认为江南会影响王上的决断不成?就算江南打烂了,王上也不会放在心里。”

虞庆听了之后,面色苍白,他还真没有想到李靖居然归顺李煜,虽然只是一个李靖,但这里面蕴藏的东西让人不深思。

“虞老倒是不错,既然能来见本官,说明虞氏还是和王上一条心的。”裴蕴忽然笑呵呵的说道:“平日里,虞氏虽然有些过错,但大节不亏,偶尔有些不孝的族人,也只是少数而已,就好像一块肥肉,有少许的腐肉,将这些腐肉割掉了,很快就能恢复成原来模样。虞老先生以为呢?”

虞庆一阵迟疑,他还没有反应过来,但看见裴蕴的笑容,浑身冰冷,他总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可又没有发现什么,只是看到裴蕴端起面前的瓷杯,顿时明年裴蕴的言下之意,只能站起身来,带着虞嘉告辞而出。至于如何选择,虞庆已经做出了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