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越看了她一眼,嘴角勾起一抹笑:“现在还早。不过,也是迟早的事情。”

姜怀思也笑了:“我也这么觉得。”

“她跟说了什么?她的心里,又是怎么想的?”

“我个人看来的话,有戏。”姜怀思回答,“就看怎么追求了。”

“追女人……”成越顿了顿,“不就是剧本里那些套路吗?”

“虽然说电视剧来源于生活,但也高于生活。有时候,太过前卫的方法,反而会适得其反哦。”

成越是个通透的,立刻就明白了:“她不喜欢我这样?”

“是啊,纯悦心思单纯,从小就被家庭保护得很好。什么花招她都见过,也不稀罕,有时候,最直接最真诚的,反而最为动人。”

成越沉默了几秒,说道:“谢了。”

姜怀思的声音压得很低:“不客气,我还等着叫我一声……嫂子。”

毕竟,旁边有工作人员来来往往的,怕被听了去。

成越嘴角的笑意,越发的扬起。

飘香小妹艳裙街拍尽显纯真风气

林纯悦躲在角落里,看到了这一幕。

嫂嫂跟成越怎么相处得这么和谐啊?

成越这个冰块脸,可是很少对人露出这么和善的笑意的啊……

他在娱乐圈的地位高,所以没人敢说什么,都还得对他赔笑。

老狐狸!

肯定收买嫂嫂了!

她嫂嫂又是傻白甜类型,会被哥哥这种大直男骗到手的!

林纯悦恨恨的咬牙,就听见导演喊道:“小悦,过来一下!”

“来了!”她马上应了一句。

成越听到声音,抬头往她这边看来,但是只看见了她的背影。

“最多拍完这部剧,到杀青的时候,一定成功追到手。”成越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跟姜怀思随意的聊天,“或者,两个月?”

姜怀思很好奇,也很不解:“们男人追女人,都是这么势在必得的吗?”

都不怕失败?

不怕不合适,不怕不喜欢,不怕人家早已经有了心上人?

男人好像普遍都不太在意这些哎。

要是这问题落在女人身上,随便哪一个,都足够在深夜里辗转反侧,难以入睡,思前想后了。

男人和女人,果然差异巨大。

“当一个男人真心的想要追求一个女人的话,她是无路可逃的。”成越对姜怀思说了认识以来,最长的一句话,“这个道理,沈遇安没告诉吗?他就算没说,没悟出来吗?”

姜怀思呆愣在原地。

是哦……有道理哦!

回想一下她和沈遇安的情史,从他盯上她开始,她就没有逃开过。

即使有那么一段时间,她以为自己自由了,实际上,还是在沈遇安的掌控之中,他只是给自己喘口气的时间。

当沈遇安真正出手的时候,她无路可逃。

成越起身:“看来,追女人这件事情,倒是要跟沈老板好好的讨论一下了。”

说完,他就走了。

芳芳正好拿着保温杯过来了:“姜老师,滚烫的,我还在里面放了枸杞,喝了对身体好。”

“谢谢。”

“跟成越老师聊什么呢,我在装热水的时候,听见其他的工作人员说,和成越老师聊得非常投机。”

姜怀思笑了笑:“随便聊聊。”

芳芳也是个八卦的,或者说,女人没有不八卦的。

“我听说,星腾一直想要邀请成越老师加入呢,但是一直没谈拢,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没达成合作。”芳芳说道,“好像这部剧就是星腾特意邀请成越老师出演男一,合作得好的话,一切都有可能!”

“这消息,比我还灵通啊。我都不知道有这么回事儿。”

“还不都是道听途说的,也不知道准不准,姜老师,就听个乐呵。要是不希望我多嘴的话,那我以后……就不说这些乱七八糟的。”

姜怀思回答:“我倒是不介意,只是,怕有心人抓了把柄。啊,还是注意点吧,别惹祸上身。”

“好的,”芳芳点点头,“以后他们说谁谁谁,我听着就好了,不插嘴。”

因为她的特殊情况,连带着身边的工作人员都要谨言慎行,姜怀思叹了口气,心想,等年底的时候,多给芳芳发点奖金吧。

《皇宫纪事》剧组里的主要演员,比一般的剧组要多,多为后宫的妃子,前期戏份比较多,所以拍摄现场,总是很吵闹,都是女人的欢声笑语。

除去主要阵容,客串的阵容也相当的强大。

剧组时不时的停了一辆房车,这一看就知道,哦,又来腕儿了。

在别的剧组里要被供着的一线演员,在这里随处可见。

近年来宫斗剧大火,再加上《皇宫纪事》的制作班底也是业内一流,播出的剧都是同时段收视率第一,所以想要来这部剧里露个脸的演员,不在少数。

互相成就吧。

只是,眼红姜怀思的人,也不在少数。

谨言慎行,姜怀思一直都把这四个字记在脑海里。

拍完今天的戏份,她带着一身的疲惫回到酒店,趴在床上,给沈遇安拨了视频过去。

很快,他就接了。

沈遇安的侧脸轮廓占据了整个屏幕,他这个角度……似乎是把手机给拿在手上,正在走路。

长得帅的人就是肆无忌惮啊,这样的魔鬼视角都好看。

“在干嘛,”姜怀思问道,“去哪里。”

沈遇安应道:“去开灯。刚才在书房,接到的视频,就往卧室走了。”

“书房不能接我的视频吗?还是,有别的小姐姐在啊?”

“是啊,有很多。”他回答,“要我回去给看一眼吗?”

姜怀思想了想:“还是悠着点吧,沈先生,我怕肾虚,还是要节制,才是王道。”

沈遇安低低的笑开:“书房里没有小姐姐。”

“到底在干嘛?”

“开视频会议。”说话间,沈遇安已经回到了主卧,点开了灯,刚才还模糊的轮廓,一下子就清晰起来,“不过现在,我更想和我的沈太太视频。”

“啊……”她低呼一声,“我不知道在开会哎。”

“没事。”

为了接她的视频,所以他特意离开书房,回到主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