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之生死度外,无畏生死,自知没有活路。

他仰天大笑,看着眼前的恶魔、魔鬼,杀人不眨眼的魔王。

“什么意思?”

徐振东有种不祥的预感,盯着他,眼神中的杀意更盛,不断蔓延。

“曾经太初宗抓北斗宗三人,遭到们的灭门,武道界中发生这样的战争很正常,没想到今日,我药神谷要重蹈太初宗的覆辙。”

“太初宗抓了三人还因为内部出现叛徒而一无所获,但我药神谷就不一样了,至少不会比太初宗亏,要找的两个人早就不知所踪,在被关押期间,企图逃跑,被我药神谷人追杀,摔下临渊禁区,尸骨无存,早已成下方野兽的腹中之物。哈哈哈哈哈……”

说完,又开始仰天大笑,那种肆意的笑声,传遍整个山谷。

而这话激起徐振东无尽的怒火,双眼几乎泛红,长剑挥来,欲要杀他。

却看到他拿出一块布,是一处衣角之布。

“以珂……是以珂的!”

徐振东抢过来,怒火爆发,他从未想过会失去苏以珂,那是她的媳妇。

在他最落魄的时候,陪他度过的女人,他这一生最爱的女人。

清新皆是诗

身躯颤抖,怒火滔天,无穷的怒意弥漫在整个山谷,几乎入魔,无数人感觉到这一腔怒火。

这个魔王要爆炸了。

他的理智逐渐被愤怒击败。

“啊……若香……”

后边的罗小宇听到他的话,他的控制力可没师父这么强,怒火表现于表,拿出断水剑,愤怒冲来。

噗!

一剑刺穿躺在地上的孙秉骏的心脏,鲜血迸溅而出,染红了断水剑。

孙秉骏的嘴里也吐出一口鲜血,双眼翻白,身躯抽搐几下,直接死亡。

“我要杀们,我要屠杀药神谷……”

罗小宇愤怒的双眼泛红,眼睛几乎都要冒出火来。

断水剑拔出,再朝着已经死了的孙秉骏的脑袋一剑刺去。

一身怒火如同小魔王在诞生,看向其他几个正在奄奄一息,却已经无法逃走的人。

拔出断水剑,迈着步伐走去。

噗……

噗……

全部杀死,一个不留,他已经完全失去理智,双眼已经被血丝布满,疯狂一般的冲向药神谷内部而去。

“小宇……”

身后的屈越根本拦不住,也跟着进去。

却被徐振东拦下,他的眼神也变得有些泛红,一腔怒火,滔滔苍天,保持着最后一丝理智。

“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回去吧。”

说罢,便不再管屈越,看向内部,迈开脚步,缩地成寸,一步百米,走进去。

两个魔王冲进去了。

身后的人心中冷汗直流,背后脊梁骨出现了无数的虚汗。

“疯了,彻底疯了。”

“罗小宇修为不高没关系,但徐天君似乎也被怒火冲昏了理智,估计今夜之后,世间再无药神谷。”

“别忘了,药神谷弟子上万,还有无数弟子,而且药神谷还有罗刹地仙,以及太初宗的两位地仙。”

“精彩了,越来越精彩。”

内部已经开始传来惨叫,凄惨无比的叫声。

一大一小两个魔王疯狂的进入药神谷内部屠杀。

今夜的月光是红色的,鲜血般殷红。

身后的吃瓜群众冷汗直流,那两人已经疯了,彻底的疯了。

人群中。

“七夜公子,如此一来,那几位地仙还未出来,药神谷的地仙之下就会被这两个魔王屠杀光了。”

九叔站在七夜公子身后,手心都出汗了。

没想到这两人知道真相之后会如此疯狂,完全属于失控的状态,怒火已经支配了身体的意识。

一道道剑光纵横千里,一声声巨响传来,一道道殷红的血花在空中绽放,那是一条条人命啊。

七夜公子面不改色,双眸盯着药神谷的方向,似乎在沉思某些东西,一脸平静,并未像九叔这样出冷汗。

周边的人中恐怕也就是他最平静了。

“一直以来,我的关注点都是徐天君,觉得他是个很大的变数,今天看来,罗小宇也是个潜力股,他的变数也很大。”

他的嘴角居然露出了笑容,那种让人捉摸不透的笑容。

九叔有些愕然,不知道这时七夜公子说这番话是何意。

却见他继续说道:“如果不是有些事只有徐天君才能做到,我真想把罗小宇偷过来培养,日后绝对是一把杀人利器,而且是终极杀器。可惜了。”

“……”

九叔有些蒙圈,看不懂七夜公子的想法。

“屠夫,看够了没有?”七夜公子平静的说道,看向屠夫,说道:“去把罗小宇带出来,他虽然魔性被激发,但他的修为低下,如果继续这样征战下去,会死的。”

屠夫嘿嘿笑了两声,眼眸并未离开远方的战场。

以他的地仙修为,看向内部的情况很轻松,说道:“难道就不怕徐天君会死吗?那三个地仙要出来了。”

“徐天君?生死有命,如果他在这一战中死了,那就不是我所需要的人,因为他不配!”七夜公子言语冰冷,继续说道:“今后比这更加凶险的敌人在等着他,死在这三人面前,死不足惜。”

屠夫并未回头看一眼七夜公子,似乎对他的这种态度和秉性已经习惯。

这才是他认识的七夜公子。

嗖……

身影消失在原地,冲进战场。

瞬间出现在浴血奋战,浑身沾满鲜血,手持断水剑,疯狂厮杀,近乎入魔的罗小宇背后。

“屠……夫!”

罗小宇居然能够反应过来,浑身杀气的身躯猛然转过来,盯着屠夫,即使对方是地仙,他依旧一脸无惧。

这一幕却让屠夫惊愕了。

他可是地仙,对方虽不能以武道修为划分,但实力仅仅是宗师初期而已,现在魔性爆发顶多也就是宗师后期。

按道理说,根本不会发现他,更不会在自己下手之前转过来。

“怪不得被七夜公子如此称赞,我还真小看了。”

就这么在罗小宇的怒视下,一手拍过去,没有杀意,只有轻轻一击。

边上的徐振东就这么看着,他绝对不会让罗小宇陷入危险,但没感觉到屠夫的杀意,便没有阻止。

屠夫直接将罗小宇敲晕,然后抱起。

即使晕倒的罗小宇依旧紧紧的握住断水剑。

“徐天君,罗小宇我帮保住了,下面就看自己了。”

说罢,屠夫转身,消失在原地上。

罗小宇的存在确实会让徐振东有所分心,毕竟他的修为不足,如果不是他的庇护,罗小宇也支撑不到现在。

现在终于可以放心开杀!

“太上青木经——剑诀篇——一草利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