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谁也无法想象,在这危难关头,楚南竟然会奋不顾身地挺身而出,用自己的生命,去捍卫蒋晴晴的安危。

然而,张野的脚,没有任何收力的意思,结结实实踹在了楚南的小腿上。

“咔嚓!”

一道刺耳的碎裂声响起,楚南的右腿胫骨,应声而裂。

楚南自幼便是五讲四美的好少年,几乎没打过什么架。

就算上次跟军训教官发生了大规模械斗,他也只是挨了一下防暴棍,就直接昏死过去,没受什么折磨。

后来叶凡又及时赶到,替他治疗。

所以说。处男几乎没有受过什么上的痛楚。

这深入骨髓的痛楚,让他的五官扭曲起来,浑身巨震,如遭电击,从喉咙深处爆发出一道撕心裂肺的嘶吼:

“啊啊啊!”

见到他这副痛楚的模样,张野的脸上出现了一抹狞笑,心中暗道:

哼……就这么一个小子,也想拦住自己,简直荒唐!

白嫩包子脸美女吊带短裙秀纤细四肢笑容甜美图片

然而下一刻,当张野想要继续对蒋晴晴行凶的时候,却发觉楚南竟不顾右腿胫骨上的伤势,死命的伸出双手,抱住了他的右腿。

这样的举动,更加刺激了张野心中的怒火,他的头发根根竖起,双眸中满是血丝,拳头捏得咯咯作响。

“砰!”

又是势大力沉的一脚,不偏不中,正中楚南的左腿膝盖。这下子,他的双腿都废了。

然而越是如此,越发激起了楚南心中的斗志。

他咬紧牙关,仿佛用尽了身所有的力气,死死地抱住张野的小腿。

无论张野怎么踹他,他都不肯放手。

因为楚南知道,如果自己撒手,那么身后的蒋晴晴,就该受到张野的无情虐杀。

虽然他和蒋晴晴认识的时间并不长,但是已经将蒋晴晴当成了自己最重要的女人,甚至愿意用生命去捍卫、去守护。

虽死,无悔!

……

“砰砰砰砰砰!”

一连串沉闷的碰撞声响起。

电光石火之间,张野接连出了十多脚,狠狠踹在楚南身上各处要害部位。

痛!

难以用语言形容的痛!

楚南身上各大关节处,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凹陷,被打得遍体鳞伤,体无完肤。

殷红的鲜血染红了衣衫,触目惊心。

如果是正常情况下,他恐怕早就昏死过去了。

但现在,楚南却像是一个真正的勇士,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

不远处,蒋晴晴红着双眼,眼泪水啪嗒啪嗒的掉落,仰头望着张野,哀嚎道:

“哥,你饶了他吧!求求你!放了他吧!你有什么要求,我都答应你,我会解散古武社的!”

“哼……我不是警告过你,不要以我的妹妹自居吗?现在知道求饶了?只可惜……晚了!”

说着,张野低头俯视着楚南,冷冷道:

“臭小子,你还真是个狗皮膏药,怎么赶也赶不走!我说,你该不会是喜欢蒋晴晴这个臭丫头吧?你要是再不撒手,可别怪我往死里打了!”

“轰!”

一股凝若实质的杀气,以张野的身躯为圆心,疯狂的向着四面八方汹涌而来。

这一刻,楚南浑身绷紧,汗毛竖起,像是被什么恐怖的凶兽盯上了似得,连呼吸都为之一滞,简直快要窒息。

但是,他依旧咬紧后槽牙,双目赤红,仿佛要将灵魂都给嘶吼出来,咆哮道:

“张野,你对一个女孩下狠手,算什么男人?今天,你想要伤害晴晴学姐,先从我尸体上踏过去!”

……

楚南的声音虽然不响,却蕴含着坚如磐石的意志,透露出视死如归的决心。

这一刻,就连跆拳道社不少的社员,都被他的意志所打动。

而蒋晴晴心中最柔软的部位,似乎也为之触动。

楚南是除了她亲生父亲外,第一个怎么保护她的男人!

哪怕他的战斗力非常弱,甚至可以说是手无缚鸡之力,但这一刻,在蒋晴晴的心中,他却是真正的强者!

另一边,张野的眸子中,流露出不屑的光芒,嗤笑道:

“哼……好大的口气!没什么本事,还学人家装英雄,臭小子,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你吗?”

话音刚落,张野猛的抬起脚,硬生生将楚南的身子都给带了起来。

紧接着,他又使出了十成力,狠狠跺在地上。

“咚!”

震耳欲聋的响声传来,如同一道战鼓,狠狠擂在每个人的胸膛上,大地似乎都为之一颤。

而楚南那遍体鳞伤的身躯,更是再度遭到重创。

“呜呜呜……”

楚南的嗓子眼里,发出了一声低嚎。

然而下一刻,他也不知从哪里,爆发出一阵前所未有的勇气,撕心裂肺的大吼道:

“此仇不报非君子!张野,若我今日不死,用不了多久,我的兄弟……一定会给我报仇的!”

“报仇?做你的春秋大梦吧!”

张野异常不屑地说道,随后像踢皮球一般,将楚南的身躯给踢开五六米。

此刻,在张野的面前,再无其他障碍。

他望着脸色惨白的蒋晴晴,狞笑一声,道:

“我的好’妹妹’,之前没不觉得,这么一看,你还真有几分姿色,竟然能让这个小子问你赴汤蹈火,连性命都不要!

我是对你不感兴趣,不过其他人,那可就不一样了!”

话音刚落,张野竟然伏下身子,做出了一个谁也没有预料到的动作—

伸手撕开了蒋晴晴的上衣。

……

“刺啦!”

刺耳的撕裂声响起。

蒋晴晴今天穿的是练功服,非常贴身。

此刻,她的上衣被撕开大半,露出了雪白的肌肤。

虽然她常年练功,但肌肤上却没有任何瑕疵,如同上等的羊脂玉般,令人垂涎欲滴。

春光乍泄之下,她那雪白的香肩和大片前匈,暴露在空气中,给人一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感觉。

周围,那上百名跆拳道社的成员,眼珠子都看直了,呼吸急促,下意识地吞咽起了口水,喉结滚动,“咕咚”之声不绝于耳。

这时,突然有一名成员,颤巍巍的问道:

“野……野哥,这可是你的妹妹啊,咱们这样……不太合适吧?”

“是啊……如果事情闹大了,上头真的追究起来,那可不好收场啊!”

“哼……妹妹?我跟这个臭丫头,可没有半点血缘关系。再说了,咱们现在又没拿她怎么着!充其量,就是给她拍几张性感火辣的照片,再挂到网上去罢了!”

此言一出,蒋晴晴脸色大变,花容失色,美眸中闪烁着不可思议的光芒,娇躯为之一颤,像是听到了什么前所未有的恐怖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