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哥,现在怎么办啊?”

青狼张了张嘴巴,感觉喉咙里有些干涩,脖颈上的那块青狼刺青,也再没有半点威慑力。

大狗三用力握紧刀柄,回头扫视了一眼,心中暗暗盘算着什么。

突然,他像是下定了决心。

“去抓几个人质,妈的,跟我冲出去!”

伴着这一声大吼,西瓜刀高高举过头顶,朝着李洪涛劈斩过去,只要劈实,他不信李洪涛还能云淡风轻的站在这里。

武功再高,也怕菜刀。

无数次砍人的经验,让大狗三选择了硬碰硬。

只是他显然忘记,早在几年前的那天高速公路,李洪涛是如何把他们收拾服帖的了。

砰!

就在西瓜刀贴近李洪涛头皮时,后者猛然抬腿,势大力沉,轰在了大狗三的腹部上。

看似随意,却让大狗三脏腑大乱,整个肚子里翻江倒海般的痛苦。

高马尾美女牛仔背带裤白嫩肌肤私房写真图片

“呕!”

发出一道令人反胃的声音,大狗三躬成虾米模样,呕吐不止。

当青狼他们看清吐出来的是什么时,更是面色蜡黄,后脊梁泛起一阵寒意。

不是胃里的东西,而是大片血花绽放。

“跑啊!”

顾不得大狗三的安危,青狼把花岗岩朝李洪涛一砸,往旁边的窗口冲了上去。

可他连一步都没能迈出去,便看见那块足球大小的花岗岩,炸成了漫天粉尘。

青狼的身体瞬间僵住了。

粉雾中,逐渐显露出的李洪涛的拳头,彻底击溃了青狼的内心,他扑通一声,直接跪了下来:“求李老饶命,我们就是几个马仔,整件事,都是狗哥他们策划的啊!”

“饶不饶命,不是我说了算。”

李洪涛的目光穿过他们,“文勇,你准备怎么处置他们?”

唐锐同样也很好奇。

“唉!”

片刻,白文勇长叹了一口气,“翡翠帮就要跟白家合作,如果做的太狠,难免会因此得罪白家,打这一顿也算给了个教训,就这么算了吧。”

大狗三几人闻言,立刻长松了一口气。

相互搀扶着站起来,慌忙跑路。

只是刚出玉岚居,就见大狗三取出一支回旋镖,在青狼他们脸上,一人割出一道口子。

骂骂咧咧的道:“废物,他妈一群废物!”

“还真有回旋镖啊!”

看见这一幕,有玩友发出感慨,“还好李老及时出现,不然那条疯狗丢一支飞镖,咱们都要有危险了。”

白文勇闻言露出几分欣慰。

转身拍了拍唐锐的肩膀:“多亏了我外甥献计,要不是他跟李老计划出这个欲擒故纵的计策,还不知道翡翠帮这些人,什么时候才会出来找我麻烦呢!”

“原来这位大师是你外甥。”

一众人顿时恍然。

对唐锐更加的赞不绝口,短短几分钟,都快要把他捧成这京城的鉴玉第一人了。

跟玩友们聊了片刻,白文勇突然神秘兮兮,把唐锐拽到了玉岚居的内室。

“臭小子,刚才真是让舅舅大开眼界啊。”

尽管没能除掉大狗三,但这丝毫不影响白文勇的兴致,只见他满面春风的打量唐锐,“就你这一手赌石的本事,今后把玉岚居交给你,我也就放心了。”

唐锐不由苦笑。

他的读取能力确实能用来鉴宝,但相对之下,他还是更喜欢救人治病。

顿了顿,唐锐转移话题:“舅舅,您没想过跟白家合作吗,一旦成功,您就可以彻底打消翡翠帮的顾虑了。”

“我当然想过。”

白文勇哭笑不得道,“可白家这种豪门望族,我想要攀附,也没这个资格。”

唐锐闻言,顿时眼眸亮起。

既然舅舅舍不得服下九转灵丹,那他就给舅舅换一个礼物。

“舅舅,我今天赶了不少路,有点困了。”

想到这,唐锐立即找个理由脱身,“我想打个车回去睡觉。”

白文勇二话没说,把车钥匙丢给他:“打什么车,开我的就是,一会儿我让员工送我回去就行了。”

毕竟这时候有不少兴冲冲的玩友等待切石,白文勇一时半刻还走不开。

唐锐也没跟他客气,打过招呼,这便离开了玉器城。

只是,他并没有回家,而是打了一个京城的电话。

“唐先生?”

听筒中是个老太太的声音,只听她言语卑恭,轻声试探,“这么晚了,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唐锐口吻中带着难以抗拒的压迫感:“你们要跟一个叫翡翠帮的势力合作吧,把这些人的位置发给我,然后,再准备几份合同。”

“好的,您稍等,我这就差人去办!”

电话刚挂,唐锐便收到了一个定位信息。

嘴角不由露出一抹淡笑,轻声自语:“没想到,这白老太太办事还挺有效率的。”

而那处定位,是京城一座挺高端的会所。

会所最大的一间包厢里面,两个满身富贵的中年正在推杯换盏,酒桌四周,端端正正站着数十人,皆是凶神恶煞,气势摄人。

这两人便是翡翠帮的头目。

龙大,虎二。

砰!

正喝的兴起,突然房门大开。

只见一道人影跌跌撞撞的走进来,胸前染血,四肢打摆,随时都要摔在地上的感觉。

两人先是一皱眉,接着面露错愕。

“老三,你不是去关白文勇的铺子了吗,怎么这副模样回来了?”

“他妈的,被白文勇给阴了!”

靠着小弟的搀扶,大狗三才艰难站住脚跟,一边啐着血水,一边破口大骂,“李洪涛那个老家伙根本没有转投白家,而是配合白文勇演了一出戏,眼看着我就要把白文勇玩死的时候,李洪涛突然出现,把我给打回来了!”

虎二的脸色顿时冷冽下来。

“白家正缺供奉,我还以为能拿下李洪涛,没想到这么废物,还是说,他们根本是敷衍咱们,没打算帮这个忙啊!”

“老二,算了。”

龙大摇摇头,说道,“白家怎么也是新八旗之一,不肯帮忙,我们也无可奈何,现在要紧的,是先把玉矿顺利卖给白家,然后再想办法给老三报仇。”

“让白家招揽李老的人,果然也是你们。”

就在这时,房门突然又一次开启。

一道神情懒散的身影,靠在门后,面容平淡的瞧着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