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墟冰层之下。

皇甫无忌从大阵中站了起来,神采奕奕,竟是已一扫十多天前的狼狈。

“哈哈哈,斗笠人,你的技艺果然一如既往的高超,朕感觉体内有源源不绝的力量不断涌出!”

他失去的一条手臂已经重新恢复了过来,身上的伤势也已经痊愈。

那种极道器官相互排斥的感觉也不翼而飞了,他恢复了对身体的掌控力。

“桀桀,大人天赋超群,十二种极道器官融于一体,本来以为需要更多时间的,没想到才十天就顺利融合了。”

斗笠人赞叹道,随即脸色变得严峻了些。“不过在大人融合极道器官的这几天,外界发生了不少事,我们已经被霸王的人包围了。”

刚刚痊愈的皇甫无忌的笑容曳然而止,目光闪烁。“他们怎么会知道朕在昆仑墟?”

“应该是属下的错,可能是属下来这里的过程中不慎曝露了行踪。”斗笠人眼露歉意。

“他们人有多少?”皇甫无忌目光一寒。

“数量庞大,恐怕大陆上数得上号的天人境高手都来了。不过大人不必担心,不提昆仑墟的危险,他们暂时也不敢对我们出手。”

斗笠人的话让皇甫无忌眉毛一扬。“为何?”

海边清丽脱俗的短发美女写真

“桀桀桀,大人挟持了兰初公主,霸王投鼠忌器下,不敢贸然进攻。”

“朕的天下他都得到手了,还在乎区区一个女人?”皇甫无忌冷笑道。

“霸王年纪还小,所以被美色所迷惑,不过这点也刚好可以让我们利用。请大人原谅,为了稳住敌人,属下已经向他们释出了风声。”

“你说了什么?”

“属下让霸王单独进入昆仑墟,若能打败大人您,就同意释放兰初公主。”

皇甫无忌的眼神变得吃惊,“他同意了?”

“恐怕是的。”斗笠人嘴角一翘。

“你觉得他有可能打赢朕吗?不对,应该说他有资格成为朕的对手吗?”

皇甫无忌一阵哈哈大笑,因为对敌人的轻视,以至于忽略了斗笠人未经他允许耍小手段这件事。

“霸王自然不是大人您的对手,不过若他肯入内,对我们是好事一件。”

斗笠人瞥了眼冰崖下的龙巢。

“那兰初公主想获得此处传承不是容易的事,可能需要耗费很长时间,倘若大人您能抓住霸王,作为我们的筹码,那么联军就绝不敢轻举妄动。”

“等到大人您如愿获得了龙脉之力,那时联军人数再多,我们都可以不放在眼里了。”

斗笠人的话让皇甫无忌砰然心动,脸上更狰狞毕露。

“那顾家小子真那么蠢敢进入昆仑墟,朕正好借此机会一解心头之恨!”

斗笠人笑眯眯的,似有所感应。“恐怕他,已经来了。”

……

昆仑墟外,天庭、天辰宗、四大异族、九州各大势力等诸多人马都汇聚在了这里。

聚集在此的人以天人境的高手和顾辰的亲信为主,此时纷纷让开了路。

顾辰一身白袍,从容不迫的走过,所有人看着他年轻的面容,神情复杂。

今天的一战关系到整个大陆的安危,而这一切,又都系于霸王一人身上。

他一肩扛起了重责大任,将独自去面对在场任何人都没有把握战胜的绝世强敌。

顾辰不缓不急的往前走着,目光一一掠过诸多来为他送行的盟友,最后停在了母亲和爷爷身前。

“辰儿,记得我说过的话,皇甫无忌融合多种极道器官,弊远大于利。”

顾渊语重心长的提醒道。

顾辰点了点头,语气决然。“爷爷,今天孙儿会彻底斩断皇甫家与我顾家的孽缘,还您一个公道。”

顾渊神色一阵触动。“爷爷相信你。”

众人纷纷和顾辰说话,叶青霜就站在沈玉书身边,却久久不发一语,只是默默的看着这个已经从少年慢慢过渡成青年,逐渐褪去青涩与幼稚的男人。

“我叶青霜未来的夫婿必定是顶天立地的强者,而顾辰他,永远没有成为强者的可能!”

年少时争执的话语回荡在脑海里,叶青霜看着顾辰,嘴巴动了动,很想对他说,他已经是她心中顶天立地的强者了。

她见证了他的成长,看着他一步步从无尘宗的一个小小杂役,蜕变为跺一跺脚可以让整个昆仑大陆大地震的霸王。

今日他将去赴一场万众瞩目的生死大战,为了其他的女人。

叶青霜心中并没有不平,默默的看着顾辰与众人说完话,当他即将要离去时,终于忍不住道。

“一定要活着回来!”

她唯恐再也见不到他,卸去了那冰冷的面具,真情流露。

顾辰看着她,洒然一笑。“那是自然的。”

他转身离去,大步走向了昆仑墟,只留给众人一个义无反顾的身影。

此时正是黎明,天刚要亮,随着顾辰缓步走向昆仑墟,那太阳恰好跃出了地平线。

天还半黑着,昆仑墟那一座座万丈高峰矗立在阴影里,就像一名名巨大的神灵一般。

太阳逐渐抬头,昆仑墟内的雪地染上晨曦,波光粼粼。

已是天亮,守卫着黑夜的冷月本该悄然退隐,但今日却有些不同。

它仍然悬挂在天际,随着太阳那巨大的火球冉冉升起,它也释放出缕缕清冷气息,朝着它的所在靠拢。

日月相冲,这是千年一遇的天象奇观,远比日食还要来得罕见。

世间有传说,但凡有奇异天象出现,不是祥瑞之兆就是末日征兆。

天象的异常,使得这旷世一战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顾辰来到了昆仑墟的入口前,一头青牛早已蹲守在了这里。

“主人,请让老牛和您一起入内!”

青牛说道,一脸的渴望。

顾辰摇了摇头,走到它面前,将赖在自己肩膀上的白猿也给抱了下来。

“只能我独自进去,你们都在外面候着吧。”

顾辰将白猿抱到了青牛头上,惹来它一阵乱叫。

“吱吱!吱吱!”

白猿满脸的不情愿,眼里充满了担忧。

“小家伙,这一回不要再任性了。”

顾辰揉了揉它的脑袋,一脸宠溺。

白猿眼巴巴的看着顾辰,乞求着。

即便天真烂漫如它,也察觉到这一战对顾辰而言会有多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