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安看着清舒忧心不已的样子,笑着说道:“你不用担心,我没事。”

都这个样子了还没事,清舒蹙着眉头问道:“太后这次又为什么是来找你的茬了?”

易安也没瞒着她将事情起因说了,说完后冷哼道:“张家那些废物没一个在朝中担任要职,而你一个女子却一跃成为侍郎。她啊,就是气不平。”

其实不仅张太后不平,还有许多人不满,只是都被皇帝压下去了。

清舒脸色很不好看地说道:“景烯当年为护皇上身受重伤差点没命,后为朝廷剿土匪灭海贼,这些她都无视了。”

若说她是靠易安升职她没什么说的。她能晋升得这般快自己固然付出了很多,但主要还是易安的提携,但景烯成为次辅却是实至名归。

“她若看得见这些,也不会说出那种蠢话来了。”

说到这里,易安嗤笑一声说道:“皇上一句太后老糊涂了又想让这事不了了之,可我偏不如他的意。”

清舒虽然也难受,但还是劝她道:“你现在是双身子不宜操劳。易安,这次咱们暂且忍耐一下等孩子出生以后再说。”

易安摸着肚子不说话。

清舒抓着她的手,说道:“易安,这次你一定要听我的。”

不管如何张太后都是皇帝的亲娘,要对付她必须从长计议,否则一个不小心夫妻就会生嫌隙。旁边还有个白氏女虎视眈眈,更得加倍小心了。

会拉小提琴少女白瓷肌柔美温馨写真

易安没接这话,只是叹了一口气以蚊子似的声音说道:“在我出嫁时我爹对我说了一句话,他说我跟皇上先是君臣后才是夫妻。”

清舒心头一跳。

易安仰着头,看向落在窗口的阳光轻声说道:“刚开始我谨记这句话,但这两年皇上对我很好就刻意将这话略过了。”

最终证明他爹是对的,不能将云尧蓂当丈夫,因为他不仅仅是丈夫更是一国之君。

“别想了。”

易安笑了下说道:“不能不想。要再不好好想清楚像以前那般闹,等宫中又其他女人,到时候不是打入冷宫就是直接去见阎王了。”

“不至于的。”

易安摇头道:“你知道吗?我每次上战场都将它看成最后一战,每次出征之前我都要留下一封信。只是没死在战场上,却嫁进了皇帝。”

“刚进来的时候,我觉得它是困住我的鸟笼,可慢慢的却将它当成安乐窝,但现在我明白这里其实也是战场。所幸我醒悟得及时,不然稀里糊涂死了就太窝囊了。”

清舒心头一跳,说道:“皇上真看上白氏女了。”

易安摇头道:“现在没这个迹象,不过男人都是一个德行,选秀纳妃是迟早的事。你不用为我担心,刀枪剑雨我都都不怕还会怕几个嫔妃。”

“三个臭皮匠抵得过一个诸葛亮。你以后若碰到什么棘手不好解决的事就与我跟小瑜说,我们帮你解决。”

易安笑着点点头。

出宫的时候清舒心情分外的沉重。太后刁难是在明面上,这朝中还有多少人不服气她这个工部侍郎。不过走到这一步清舒也不可能再退缩,她下定决心好好干,等作出一番政绩来就能让那些人闭嘴了。

符景烯晚上回来,看到清舒神色不好问道:“在为皇后娘娘担心吗?我问过陈太医,他说皇后娘娘与胎儿都没事,以后好好养着就是。”

清舒臭着脸将张太后说的话告诉了符景烯,说完后很生气地说道:“从云祯到现在,易安每次怀孕都要折腾出一些事来。她这样做,明是想要易安的命。”

婆媳两人时不时要都斗一回,只是没想到这次竟还牵扯上他们夫妻。符景烯听完后笑了起来,说道:“这样的屁也敢放,果真是老糊涂了。”

“我都快气死了,你还笑呢!”

符景烯说道:“跟这样的无知蠢妇生气不值当。好了,不说她了,飞鱼卫内的事交接的怎么样了?”

“已经交接好了,明日就要去工部任职了,我本来还想搬去梅花巷住现在看来是不行了。”

符景烯可不希望清舒住到梅花巷去了。他公务繁忙不可能去那,到时候回家一个人冷清清的。

傍晚窈窈回来,知道清舒要去工部任职高兴得不行:“娘,我听说工部比较清闲,以后你就有时间陪为了。”

清舒笑着说道:“你可是答应过我,月考的时候要考第一的,功课可不能松懈了。”

窈窈按照之前说好的去了特长班并且没去上课。因为她在特长班,文华堂对特长班的学生是考试合格就行,其他不做要求。

听到这话,窈窈苦着脸说道:“娘,我现在每天要上六节课,每日还要练功做功课,连玩的时间都没有了。”

“时间都是挤出来的,想玩的话早些将功课做完就好。”

窈窈哀嚎:“娘,你真是魔鬼啊!”

嘴上抱怨但因为有个杨佳凝,现在窈窈也不敢松懈。她现在每天玩乐的时间缩为半个时辰了,其他时间都在学习。没办法,她不能考第二,不然就得去学堂正常上课了。她宁愿辛苦一些也不好听那些无聊的课程,用她爹的话来说完是浪费生命。

吃过午饭,窈窈就蹦蹦跳跳回屋去了。

夫妻两人回到房间,符景烯就与清舒说了一件事:“我今日收到舅舅的信,说景楠回京了。”

祁向笛这封信是送公文的官差带来的,所以比符景楠的要快。

对于符景楠要回京清舒并不意外,官都丢了肯定不会留在福州了。只是祁向笛特意写信来说这件事,清舒觉得事情不简单:“可有哪里不妥当?”

符景烯说道:“庄氏没跟着景楠回京说要留在福州照顾父母。若她自己留下也就罢了,竟还将嘉哥儿栓在身边。”

清舒叹了一口气说道:“咱们还是将嘉哥儿接回京吧!要一直留在福州,嘉哥儿这辈子可能都会被耽搁。”

符景烯说道:“向笛舅舅写这封信的暮色也是让我将孩子接回来。只是若他亲爹亲娘不在意他的前程,我们又何必劳心费神的。”

若是符景楠与庄氏两人求上门来,他肯定会好好教导嘉哥儿。现在这个情况他是不会去劳这个神的。有了林乐文的事在先,符景烯是不愿去做这些吃力劳心费神又不得好的事。

清舒心情沉重地点了点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