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雄一听丁不四捣乱,纷纷怒目而视,但碍于“不三不四”这两魔头的威名,却轻易不敢招惹,倒是白自在哼了一声,“无耻小人,你想听就听,不想听就滚,不要在这捣乱。”

   “你……”丁不四正欲开口,温仁厚抢先说道,“这位丁兄弟的话虽然浑,却未道出侠客岛腊八粥的万分之一厉害。”

   此言一出,群雄默然,用膝盖想也知道,侠客岛请大伙儿来喝粥,定然是加了什么断肠毒药在粥里,那人肉虽然听上去瘆得慌,却是无毒之物,事关生死,人肉又哪及得上断肠毒药的厉害。

   一个黑须老者朝温仁厚说道,“温兄,你也别卖关子了,快将那‘断肠蚀骨腐心草’的事说与诸位武林同道吧。”

   听得“断肠蚀骨腐心草”几个字,群雄无不惊惧,单听名字就知道此毒非同小可,但转念一想,腊八粥里若是加了此毒,那眼前的温仁厚以及黑须老者又是如何活下来的?而且观其神色,也不像是中毒的样子,一时间,又十分好奇的看向二人。

   温仁厚苦笑一声,说道,“秦兄弟说的不错,这侠客岛上有一味奇花,唤做‘断肠蚀骨腐心草’,十年一开花,花香奇特,含有剧毒,侠客岛上的人将此花做成粥食,在腊八那天宴请诸位同道。”

   “照温兄这般说,岂不是人人都中了毒,温兄是如何活下来的?”白自在开口问出了众人心中疑惑。

   温仁厚道,“这便是我要说的第二个奇特之处了,此花虽毒,却不是立时发作,而是在体内潜伏下来,需服食侠客岛特制的解药,循循化解。”

   “我明白了,”忽然人群中有人嚷道,“侠客岛是想利用这种毒药来控制我们,替他们做事。”

   群雄沉默,这么浅显的目的,只要不是个傻子,都能看得出来。

   “大不了到时不喝那粥就是了,逼得急了,大家伙儿拉开架势血战一场,反正我是宁死也不会受人所制的。”人群中又是一道声音说道。

   “说的好,咱们不喝,侠客岛的人还能强喂不成。”

   可爱的小精灵 清纯唯美私房照写真

   “血战一场,宁死不屈!”

   “血战一场,宁死不屈!”

   一时间,群雄激奋,纷纷大声吼道。

   “咳咳……”天虚道人身旁的青衣老者忽的咳嗽一声,声音不大,却清晰的传入众人耳中,耳膜嗡嗡作响。

   众人心中骇然,纷纷闭嘴不语,顷刻之间,厅中静谧下来。

   窗外的慕容复却是心头一跳,旁人只道那老头功力深不可测,但他能感受到,老头已经凝聚出真元,进入真元境,真元之浑厚,比起自己来也不差多少,与峨眉派白眉真人、武当张三丰赫然是一个级别的高手。

   慕容复对这老者的身份更加好奇起来。

   同样好奇的不止慕容复,屋中许多人都不知晓青衣老者的来历,他们到得屋中时,便已见青衣老者与天虚道长坐于主位上,观其气质不凡,倒也没人敢上前相询,但天虚道人肯定是知晓老者身份的,一时间,众人都看向天虚道长。

   天虚道长又岂会看不出众人心思,微微一笑便说道,“这位何前辈来自西域昆仑山,出于道义,特地赶来侠客岛,协助大伙儿破了这魔窟。”

   “西域昆仑山?姓何?”慕容复轻声喃喃,想了半晌,仍是没有什么头绪,他从未听说过西域有什么姓何的高手。

   不过白自在却是耸然一惊,站起身来,嘴巴张得老大,细细打量青衣老者一眼,“你是昆仑三圣何足道?”

   青衣老者脸色淡然,微微点头,“‘昆仑三圣’休要再提,唤我一声‘足道’即可。”

   “岂敢岂敢!”白自在急忙摆手道,他虽然狂妄自大近乎病态,但也不是真傻,这何足道百年前就已经在西域闯出偌大名头,如今竟然还活着,那武功必然是登峰造极,臻至化境,乃是真真正正的武林耆老,他又岂敢直呼人家大名。

   “原来是他!”屋外的慕容复脸上闪过一丝恍然之色。

   “这人很有名吗?那另外两圣是谁?”忽然,丁敏君凑到慕容复耳旁轻声问道。

   慕容复眼睛看着屋内,口中传音解释道,“‘昆仑三圣’并非三个人,而是指一个人的三样技艺,这何足道琴、棋、剑三方面造诣极深,旁人难以企及,所以被称为‘琴圣、棋圣、剑圣’,传闻他曾持此三样技艺上少林寺挑战,少林寺也拿他没有办法。”

   “他有这么大名头,为何从未听人说起过?”丁敏君不会传音入密,又怕里面的人听到,话声极轻,樱唇已经快贴到慕容复脸上了,吐气如兰,令人心痒。

   慕容复侧目看了她一眼,心中奇怪,却没有明言,只是淡淡说道,“也没什么,这些名头都只是在西域盛传而已,若是到得中原,定然得不了这么大的名头,更何况,他曾经败在武当张真人手下,立誓终生不再踏足中原,所以江湖上甚少有人知道。”

   心中则是暗暗补充了一句,难怪昆仑派这般没落了还能并列于正道六大门派中,原来这老家伙还活着,只是他立誓不踏足中原,却来了这孤悬海外的侠客岛,算不算破誓呢?

   屋中众人,除了极少一部分西域来人,均不知晓“昆仑三圣”是什么来历,但青衣老者显然没有解释的意思,也就不敢多问。

   天虚道见众人安静下来,示意了下下首的黑衣男子。

   黑衣男子起身朝四下一拱手,开口道,“诸位,大家伙儿能到侠客岛来,本来也就没打算活着回去,拼命之事姑且不论,咱们今日聚在一起的目的,是要商量出一条办法,粉碎侠客岛的阴谋。”

   “毕竟咱们的亲人、门人都还在中原,十年之后,是否又是一轮荼毒,就看诸位了。”

   这话一出,众人登时冷静下来,心中均想,是啊,自己倒是豁出去了,纵然死在侠客岛上也无所谓,可是侠客岛十年之后再邀请的,不是子侄就是徒弟门人,这般下去如何得了……

   “所以,石某在这里请大家稍安勿躁,一切都等诸位前辈将侠客岛上的情形告知清楚后,再从长计议。”

   这黑衣男子的身份慕容复早有猜测,此刻听他自称石某,自然确定了下来,此人及其身后的白衣女子,正是号称“黑白双剑”的石清、闵柔夫妇。

   “温前辈继续说吧。”石清朝温仁厚做了个请的手势,随即坐回原位。

   温仁厚这才开口说道,“要说那‘断肠蚀骨腐心草’是洪水猛兽,也不尽然,它还有最神奇的一个特性,那便是服食后,能令人心醉神怡,念头通达,往往武学上的茅塞之处,赫然开朗。”

   “什么,温前辈的意思是,那毒药还能让人顿悟?”温仁厚话音未落,厅中便有一人抢先问道,实际上不止那人,此刻所有人都是目光灼灼的望着温仁厚,好似他便是那能令人顿悟的神药一般。

   温仁厚苦笑一声,“不错,此药虽毒,却是一种学武之人梦寐以求的天材地宝,不但能够助人顿悟,还有增长功力,通气达脉的功效。”

   一时间,厅中所有人都沸腾了,在座的都是学武之人,往往一个武学上的疑难或是瓶颈,闭关数十年还不得解决的例子数不胜数,若是真有此等神效,便是饮鸩止渴也在所不惜。

   温仁厚看着众人的神色,心头微微叹息,这还只是腊八粥的诱惑,若是说出另一个秘密,这些人怕是要完打消回中原的念头了。

   “诸位!”这时,与温仁厚一道的黑须老者站起身来,冷冷的四下扫了一眼,“那腊八粥虽然效果神奇,但只有第一次服食的时候有效,而且一旦食用,便生死不能自主,必须服从侠客岛的命令行事,否则只有被剧毒腐心蚀骨而死,慢慢看着自己的肉烂掉,化作血水,最后才会断气。”

   黑须老者虽然有恐吓众人之意,但他说话间,似是想起了什么,脸色也变得苍白扭曲,似是惧怕非常。

   “可有办法彻底解去此毒?”天虚道人开口问道。

   温仁厚摇摇头,“办法肯定是有的,否则侠客岛半年一期的解药又从何而来,只是我等不知原料、配方,解毒从何说起。”

   群雄面色凝重下来,如果为人所制,武功再高又有什么用。

   便在这时,闭目养神的何足道陡然睁开眼睛,朝天虚道人说道,“解药之事,待我秘密查访一番,只要这岛上有解药,我便能取来,温小友可否说说侠客岛控制了尔等,都让尔等做些什么?”

   那温仁厚已经五六十岁,面容沧桑,众人听得“温小友”三字,无不面现怪异之色,但想到这位何前辈的年纪,又都释然了,想想在一个一百几十岁的老人面前,五六十岁还真是个小孩。

   温仁厚也不计较,沉吟半晌便说道,“每个被侠客岛控制的人需要做的事不尽相同,就温某而言,则需到君山岛上,协助开采一种不知名矿物,运回侠客岛地底火脉提炼精华,再运往别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