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汪吞吞吐吐:“这个嘛……,不能说一点儿希望没有,不过别抱太大的希望。”

李澄空盯着他看。

老汪摇头:“青莲圣教没那么好进的。”

李澄空道:“是因为我身份卑微吧?”

老汪缓缓点头。

李澄空心头苦涩。

不管自己是不是重生者,大脑是不是融合了超级计算机,都无法改变一个事实,这具身体的地位太卑微低贱。

孝陵种菜太监,最底层最末流,注定了寂寂无名默默无闻,活着没人理会,死了没人在意。

青莲圣教这种顶尖宗门收弟子慎之又慎,目的明确,或能壮大本门的实力,或能守护宗门,或能替宗门攻伐厮杀。

一个只能呆在孝陵之内,终生不能离开,宛如囚徒的弟子能派上什么用场?

老汪从怀里掏出一本薄册子抛给他:“这轻功虽不是青莲圣教的,但也算精妙。”

李澄空接过来,踏梅诀三个秀丽隽永小字映入眼帘。

丸子头亮黄色t恤俏皮有趣少女写真

他翻看之后不由感慨。

自己悟的轻功简直就是庄稼把式,与这踏梅诀一比,粗糙得不堪入目。

能留传下来的武学都是智慧之结晶,心血之凝聚,自己纵使有超算,短时间内还是比不了这一代一代的智慧积累,除非超算恢复前世的程度。

一天练下来,踏梅诀让他速度提升一倍有余,挪移转换灵动异常。

他施展轻功在直线与绝对速度上没什么太大优势,挪移变化却有着巨大优势。

傍晚,他催动踏梅诀回小院,好像刚得了玩具的孩子般兴致盎然,施展踏梅诀的感觉又刺激又兴奋。

刚一进院门,他便收起笑容。

宋明华三人正铁青着脸在院子里收拾破碟烂碗、断腿桌椅。

看到他进来,三人继续干自己的,都没吱声。

李澄空目光一扫,看到一些奇怪脚印。

“这是闯进野猪了?”李澄空问。

孙归武哼一声,待要说话,被宋明华抢先:“是野猪!”

李澄空看木盆已经粉碎,桌椅断了腿,皱眉道:“野猪破坏力没这么强吧?”

他看向胡云石:“老胡,到底怎么回事?”

胡云石冷冷道:“孝陵卫一帮人追野猪,野猪闯进我们院子,折腾了一番,他们才算把野猪捉走了。”

李澄空道:“周忘川?”

“老胡!”宋明华忙制止。

胡云石沉声道:“是他带的头。”

“野猪……”李澄空露出讽刺:“凭他们武功,还能任由野猪如此折腾?这手段也太拙劣了!”

“老李你可别上当!”宋明华忙道:“他这是故意激怒你,巴不得你主动出手,他就能顺势教训你。”

“唉……,忍吧!”孙归武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