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个人杀气腾腾,手持武器,一身战意的瞪着眼前这位年轻人。

最强的是元婴初期,言语中带着威严,赤手空拳,却能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气息。

徐振东眼眸冷凝,手持轩辕剑,剑芒微颤,似乎在兴奋。

“要杀我吗?”徐振东嘴角露出了一抹冷笑,说道。

“杀我门人,还想跑,当我开山宗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吗?想多了。”

元婴修士一声冷哼,浑身爆发出一股强劲的力量,一掌拍来,以真气化出巨大的一掌,轰然而下,拍向徐振东。

其他人并未出手。

因为对方不过是一个金丹初期而已,根本扛不住元婴境的强者,一巴掌拍碎。

“青木开锋!”

这一掌拍来,确实有种摧毁山河的大势,徐振东也不敢大意,毕竟现在修为尚未恢复。

长剑指天,疯狂的吸收附近的草木之力,乳白色的光芒逐渐裂开,一抹纯青色的光芒绽放。

片刻之间,纯青色的剑芒肆意八方。

Bossy girl图片

以神识操纵,释放出超强的剑气,瞬间碾压而去。

咻!

一剑切割,剑芒纵横,面对他的巨掌,丝毫不畏惧,疯狂斩去。

肉眼可见的碎裂迹象不断的出现在众人眼前。

“这……这怎么可能?”

元婴境强者一脸诧异,这虽然不是他全力一击,但这是他身为元婴境的一击,按理说,金丹境根本不可能扛得住。

更不可能如此轻易的切割自己的一掌,一脸震惊。

隐约中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神识,那种完全碾压与自己的神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他是故意压低修为?”

巨掌直接被切割涣散,依旧凶猛斩去。

“喝!”

元婴境强者双拳交叉,极力轰出一拳,非常凌冽,拳势滔天,战意奔腾,强行杀上,整个人退后一段。

“啊……”

一声惨叫传来,让人难以相信,并未长剑斩伤他的身体,而是他的眼睛、鼻子开始流血。

那是来自神识的攻击。

其他人也急忙持剑而上,剑光耀眼,剑芒纵横凶狠劈来。

徐振东眼眸微微一愣,扫视过去,神识瞬间攻击过去。

那几位七窍流血,直接倒下,痛苦的捂着脑袋在地上打滚。

徐振东的身影再次看到依旧顽强抗争的元婴境修士,一瞬而至,一拳轰出,直接将此人击飞,胸口筋骨尽断,一口鲜血狂吐出来。

那人不可思议的看着徐振东,艰难的说道:

“到底是何人?故意压低修为来此欺我开山宗。”

徐振东并未回应,转身离去,不想与这里发生更多的争执,现在明哲保身,快速退走。

他刚消失。

宗门内出来一批人,却已经找不到他的身影。

“到底是谁?给我追!”

一路狂追,而他们连徐振东都不认识,自然也就不知道。

徐振东很快来到了青阳镇,一头走进风雪阁,来到孔祸水的房间。

“怎么了?弟弟。”孔祸水给他倒茶,娇滴滴的问道。

“对开山宗了解吗?”徐振东问道。

“开山宗?似乎是这里的一个还算不错的宗门,不过也是小宗门而已,怎么?惹到了?”

孔祸水缓慢的饮茶,雪白的脖子充满诱惑。

“呵呵,一个小宗门,不说了。”徐振东苦笑一下,说道:“还记得我上次带来的那个小兄弟吗?帮我也留意一下他,他最近失踪了。”

“失踪?不是说他进入开山宗了吗?”

“已经被开山宗驱逐出宗门,现在失踪。”说到这里,徐振东想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眉头一皱,说道:“不好,我得走了。”

“怎么了?”

徐振东没有理会,转身急忙离去。

他要回去妙山村,经过他这么一闹,开山宗的人会找到宋晨的家人。

快速的奔回!

良久,来到村里,一片祥和,并未有什么异样。

来到家中,看到宋夫人在家,一脸着急的模样。

“天君,回来了?雪云呢?”宋夫人看着他,着急的问道。

“雪云不是被们锁在屋里吗?不见了?”徐振东有些诧异的问道。

宋夫人重重的叹了口气,说道:“女大不中留啊,她跑出去了,我还以为她是去找了,怎么会没跟在一起呢。”

“……”徐振东有些诧异,没想到这个宋雪云这么执着,看来她应该是出去找自己,但没找到,说道:“阿姨,别担心,她那么聪明,一定会没事的。”

“不是……怎么回来了?”宋夫人疑惑的问道。

“我担心们,所以就回来了。”徐振东有些着急的说道:“宋晨在开山宗出了点问题,我担心他们会找上们。”

“怎么了?我家晨儿怎么了?好好的,开山宗怎么找上我们啊?”宋夫人着急的说道。

“他杀了人,开山宗已经将他驱逐出来,现在失踪了,我找不到他。”徐振东很无奈,说道:“去医馆叫叔回来吧,我担心开山宗的人会找上来,这段时间,我会打探开山宗的消息,直到他们放弃找上门的念想。”

“我的儿啊!”宋夫人马上就哭了。

本来进入开山宗是一件多么光宗耀祖的事,如今演变成这样,她泣不成声,跑出去将丈夫找回来。

宋德汉很快就回来了,得知情况,脸色一度苍白。

如今儿女均失踪,这对她们来说是个极大的打击。

“叔,姨,们别担心,宋晨是修士,不会轻易有事的,雪云有很聪明,肯定会没事。”

徐振东不知如何安慰他们,随便说了两句。

徐振东通过符箓,将苦行僧招来。

“他……土匪……”

宋德汉夫妇一脸震惊的看着苦行僧,还有些恐惧。

“叔,他是我朋友,他已经不当土匪了。”徐振东连忙解释,说道:“我叫他过来商议如何抵抗开山宗的事。”

“嘿嘿,这就是暂住的人家啊。”苦行僧看向宋德汉,略显尴尬,说道:“那个……以前不认识,抢了两次,这给,算是补偿。”

“我去,抢过他?”徐振东直接无语。

“误会,误会,我以前不知道啊,那时候我刚来,穷得很,修为又低,不过我没有伤害他们。”

苦行僧说着还有点得意,看着俩夫妇保证说道:

“今天,们的安全,我来守护,开山宗而已,老子分分钟碾碎他们。”

而这时!

外面传来一阵喧闹。

砰!

门被推开,一个大婶冲进来,兴奋的说道:

“宋大夫,修士来了,是开山宗,是不是儿子在开山宗立大功了啊?”

徐振东和苦行僧对视一眼,嘴角一扬。

苦行僧拿出符箓,瞬间点燃。

是时候大干一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