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锐一向不擅长应付这种思维成熟的小姑娘。

墨紫涵的话,直接让他无言以对。

因为他发觉墨紫涵并不是在开玩笑。

果然,墨紫涵下一刻就很是认真的开口:“不过,这两位姐姐要比孔雀优秀很多,想从她们身边把你夺走,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对了,她们懂围棋吗?”

“不懂。”

唐锐苦笑一声。

这是打算以自己的优势,去对比她们的弱势吗?

“那就好了,起码我邀请你来棋社的话,她们应该是没兴趣过来的。”

墨紫涵笑着耸耸肩,同时取出一张挑战书,递到唐锐手中,“这是一份围棋挑战书,希望你能收下。”

唐锐不由一怔:“这么正式?”

“你既是我看中的男人,又是我尊重的对手,当然要有仪式感一些。”

“呃……”

可爱女孩游泳池旁边的可爱

唐锐正犹疑着,突然一只柔薏伸出,替他把挑战书接了过来。

接着,钟意浓的声音从旁边响起:“放心吧,他一定准时应战。”

“谢谢。”

墨紫涵也流露几分意外,“你是钟意浓姐姐吧,比我想象当中,你要更加的大度。”

钟意浓好笑道:“我这弟弟的异性缘一向不错,要是我对每一个女孩都设防的话,这日子还过不过了?”

“难怪两位姐姐能和睦相处,看来是我肤浅了。”

眼中流露几丝恍然之色,墨紫涵再次看向唐锐,“我改变主意了,我不会试图夺走你,而是努力成为这些姐姐之中的一员。”

唐锐更觉得头疼了。

但好在这丫头没有对断浪不离不弃,否则的话,这丫头恐怕要吃不小的亏。

叮。

就在这时,墨紫涵的手机突然响起。

接着她锁住精致的眉心,不知是看到了什么内容。

唐锐下意识问:“怎么了?”

“断浪发来短信,为他的临阵脱逃向我抱歉,并且承诺会在三天后我的生日会上,向我登门谢罪。”

墨紫涵转过手机,很坦荡的露出手机内容,“我这就回复拒绝,并且把他的联系方式删除,向你证明我的心意。”

唐锐汗颜笑笑,摇头道:“他刚刚经历这样的失败,你再直接删除,恐怕会给他不小刺激,不如先答应下来,等他冷静几天,你再和他好聚好散。”

“好,听你的。”

“你再稍等一下。”

说罢,唐锐转身把雷豹叫到面前,开口询问,“雷先生,能否拜托你一件事情。”

雷豹眼眸登时亮了:“您尽管吩咐,我和兄弟们一定在所不辞!”

“其实只是一件小事。”

“这位墨小姐是我的朋友,我担心,断浪会对她不利。”

“所以我希望,这段时间你可以负责她的安全。”

之所以选择雷豹,一来是他的修为足够胜任这次任务,二来是唐锐离京这段时间,唐烈用了不少手段来削弱唐锐势力,尽管不确定这些手段,是否延伸到了武协之中,但唐锐觉得还是谨慎为妙。

雷豹虽然暴躁,却是个性情中人,又因为疾霜系列而对断氏父子结下仇怨,反而比武协弟子更加值得信任。

“没问题!”

雷豹阔掌一拍,把胸膛拍的雷霆作响,“墨小姐的安全包在我老雷的身上!”

钟意浓闻言,不禁娇笑一声:“雷大哥,人家墨小姐还是个小姑娘,你别吓到她了。”

“也对,那我尽量小声一点。”

“没关系的,既然是唐锐给我安排的人,无论怎样都好。”

墨紫涵落落大方开口,而下一句话,语出惊人,“唐锐,那他算是你给我的定情信物吗?”

这话险些闪了唐锐的腰。

钟意浓更是笑的不成样子,直到发布会结束,唐锐他们开车离开,钟意浓都止不住的调侃。

“这位墨小姐太可爱了,弟弟,不如把她也接到天云府来住吧。”

“姐,别闹了。”

唐锐哭笑不得,“那丫头完全口无遮拦,不一定惹多少麻烦呢。”

林若雪也在一旁添油加醋:“女人嘛,本来就是麻烦的生物。”

“若雪,连你也……”

“哈哈哈!”

两个女孩相视而笑,满是默契。

过了半会儿,钟意浓方才收起笑容:“玩笑归玩笑,墨小姐对你的这次挑战,你还是要好好准备的。”

“嗯?”

唐锐有些意外,但很快想起墨紫涵的身世,隐隐猜到了什么,“姐,你想让我借这次挑战,引起围棋大师墨千秋的注意?”

钟意浓点点头,微笑开口。

“我的傻弟弟,你终于反应过来了。”

“发布会结束之前,墨千秋恰好也拿下了这次围棋大赛的冠军,再有一两日的功夫,应该就会回国。”

“所以这次挑战,极有可能进入墨千秋视线,如能好好表现,今后在棒子国武者界,你就有了许多的话语权。”

唐锐一听,又有点迷糊了。

不禁问:“墨千秋不是围棋大师么,怎么会跟武者界扯上关系?”

“他确实是围棋大师,但同时,也是棒子国尹无相的棋道密友。”

钟意浓一步步解释,“而这位尹无相,是棒子国传奇剑客,唯一的一品巅峰强者。”

听到这,唐锐就全明白了。

他在凌霄城中,曾与棒子国的郑天恩产生冲突,尽管有玄武战王陈玄南庇护,但他终归不是神州军方的人,棒子国武者界始终会觉得,有机会把郑天恩受过的羞辱,在他身上讨要回来。

如能得到尹无相赏识,偌大的棒子国武者界怨声再大,也只能憋在肚里,不敢造次。

或许有些杞人忧天,但钟意浓这么做,还是让唐锐心中荡起一阵暖意。

“姐知道,以你的实力和人脉,无需忌惮郑天恩背后的力量,但多个朋友多条路,这总归是没有错的。”

“这道理我明白。”

唐锐笑了笑,“正巧,我也想见识一下围棋大师的高招。”

与此同时,同样擅长围棋的断浪,却没有这些个闲情逸致了。

刚给墨紫涵发过道歉短信,断离火便接到唐烈的电话,要求他们前往一座四合院,把发布会上的变故汇报清楚。

一路上,断氏父子与阎太升都沉默若死,暗暗揣摩一会儿该怎么解释。

来到唐烈的四合院,三人立即就感受到压力。

因为他们看到,有七八名武者被击倒在地,手脚被尽皆折断,森白的骨骼刺出血肉,骇人至极。

唐烈生气时,就喜欢找些陪练发泄。

但在他们记忆中,还从没有哪一次,把这些陪练打成这幅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