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徐振东一本正经的说着,两人都有些懵逼了,他的样子确实不像是骗子,但是中医利用到玄学这方面,两人都第一次听说,不得不让人怀疑。

武小白也是很怀疑的,但是听到徐振东说到了煞气两个字,他顿时一凝,因为曾经他在以为老中医那里看时,那人也说了这两个字,但是老中医还是束手无策。

“有几层把握?”武小白问道。

“我虽然是第一次利用玄学治病,但的情况处于比较轻的。”徐振东沉思一会儿,说道:“八层!”

“来,试试!”武小白别无选择,今晚开始就要接受折磨了,而且找遍了各种名医都没有办法,何不试试呢!

“不是,武少,考虑清楚!”江主任没想到武小白这么轻易就答应了,“这徐振东说的什么玄学,这能信吗?”

“有办法吗?”武小白看着江主任问道。

“没有!”

“没有就闭嘴!”

江主任无语的出去了,他要去找院长,而徐振东丝毫不在乎他要去找院长的事。

“我准备开始了,可能会有点疼,忍着点!”

徐振东当下嘴里念念有词,仿佛一个驱鬼道士一样的点燃黄纸,小瓶子的血液也洒进瓷罐中。

纱裙少女牟静婷清爽可人

一切的准备工作都有一些道士的样子。

最后,徐振东抱起瓷罐,一个大步走来,体内运转真气,不断的有真气进出瓷罐,在里面混合一些道法,《撼天经》乃是修道,道法对于煞气也是有一定的驱赶作用。

“趴好,我来了!”

“喝!”

一声大喝,大大的瓷罐在他的腰部按住,本来瓷罐就有些滚烫,一摁下去,有种糊焦的味道、

武小白也惨叫起来。

徐振东还没有完成,手中一抓,银针五根夹在指缝中,行云流水的在他的脑袋以及背部施针。

“鬼门十三针!”

突然,一声惊叫出现在门口,门口站着的是华院长和江主任,惊叫的是江主任,他认得这门针法。

徐振东不为所动,继续施针,体内的真气不断地灌输进去,这种状态非常稳定。

“哪里跑?”

徐振东手中出现一张黄纸,黄纸一掷,贴在武小白的手臂,只见手臂出现了一块紫色在蠕动,手臂的上边更是出现了一团类似于小黑雾的东西。

本来移动的小黑雾想逃窜,但被徐振东的黄纸符定住。

徐振东再取一张黄纸符,沾了黑狗血,然后从手臂之处一路往腰间划去,血迹明显。

只看到那烟雾挣扎,痛苦的想要逃跑,奈何跑不掉。而被强行的牵引到中间要不的瓷罐中去。

这一个过程是非常辛苦的,武小白不断的惨叫连连。

“振东,这……”

华院长看到武小白这么惨叫,有些担心,这人毕竟是市长的儿子,他确实是见过徐振东的医术,但并不完全放心。

徐振东没有时间理会,再次以抓,手中出现三个黄纸符,分别往瓷罐的三角贴去。

“稳!”

重重的呼了一口气,取下瓷罐,只看到武小白的后背出现了一个圆圈。

瓷罐放下,嘴里念念有词,在开口处画了几下,然后在罐口贴上八张黄纸符。

“已经取出来了,现在感觉如何?”徐振东问道。

“很痛苦,很舒服。”武小白说着。

江主任和华院长都有些懵逼了,什么叫很痛苦又舒服啊,这两个是相反意思的词语。

“那就对了,现在有些虚弱,待我给来几针!”

徐振东说着,在拔罐出来之处进行施针,阵法飘逸如同自动进去一般,很有节奏感。

每一根针,徐振东都会小心翼翼的灌输真气进去进行温养,煞气驱除,但是身体也会受到了一定的创伤,处于一个很虚弱的状态,如果不以真气温养,估计的调养三个月。

经过这一真气的温养,只要一个星期就可以根除了。

“武少,有没有事啊?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的?”江主任很紧张的上前。

“除了很累,没有力气之外,我前所未有的舒服,没有什么时候比现在更舒服的了。”武小白说着,看起来有些虚弱,但是嘴角洋溢出满足的笑容。

他能感受到那个东西不见了,真的不见了。

华院长走过去几步,看着徐振东,有些震惊的说道:“振东,真的懂玄学?刚才施展的是什么针法?关于武小白的病情我也是有所耳闻的,当初他可是找了唐老都没有办法。”

徐振东慢慢收回银针,说道:“玄学懂一些,刚才的针法,江主任已经说出来了,至于说的唐老,我不认识,但是我确实把武少治好了,后期听我的,就不会再有事了。”

“真的会鬼门十三针?这可是失传了的中医针法,的师父是谁?”江主任诧异的看着徐振东。

“我师父吩咐我不得与外人说起他的名号,所以只能对不起了。”徐振东说着。

“没事,没事,高人都是神秘莫测的,可以理解,既然他让出来行医救人,那也就说他愿意流传这门针法。”江主任仿佛是自个嘀咕一般。

“武小白这是怎么回事?当初找我时,我完全看不出任何的毛病,就是一个正常人的状态。”华院长问道。

“阴阳失衡,不过好在是刚刚开始而已,煞气正在慢慢的侵蚀他的精神灵魂,这是一个循环渐进的过程,也是比较缓慢的。”徐振东说着,仿佛一个老手,“这里面涉及到阴阳学,其实中医是非常广泛的,阴阳学也属于中医的范畴。”

“煞气?”

徐振东没有更多的去解释,看着有些虚弱的武小白,说道:“月圆之夜便是阴气最重之时,我建议在调养的这一周最好是搬到一座庙宇去住,不知道家里有没有供奉门神,如果有,可以在门神这附近住下,记住,香火不能断。”

“我马山给开个配方,回去之后好好调养,一个星期之后保证没事,当然,我提醒的事,别跟万启越走得太近了。还有别去那些阴冷的地方,特别是坟墓陵园之类的地方。”

“好,我明白,谢谢徐医生!如果今晚我没有发生任何异常症状,定当重金相报!”武小白说着,非常郑重。

“武少言重了,这只是我们的本职工作,分内之事,只要能把的病解除了,那我就很开心了。”徐振东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