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书迷楼 】,精彩无弹窗免费!

封小瑜回去将清舒提的建议与长公主说了下,她本来想抱怨这个工作量太大了,结果没想到此事得到长公主的大力称赞:“清舒说得很对,后面的事情你们一定要做好。将口碑打出去了,以后你们再号召大家捐款大家多少都会捐的。”

封小瑜苦着脸说道:“这次让她们大出血心里都恨死我们了,下次我们再办宴会怕都不会再来了。”

长公主笑了下,说道:“这次是特殊情况,而且她们也是被我所压逼不得已才捐这么多。以后再号召她们捐款,捐多少肯定是随她们自己的意。舍不得钱,捐物也行。”

也是知道国库空虚,所以长公主就想让这些人出血。这次筹的钱能购买不少的好药,送到前线能多救一些将士。

封小瑜觉得在理,不过她还是说道:“祖母,我这中秋就要去常州了,后续的事想帮忙也有心无力了。”

长公主嗯了一声说道:“你找个人接替你就行。这次你就带了晏哥儿去,沐晨就不要跟着去了。”

封小瑜有些迟疑。

长公主说道:“沐晨脸上还有一点印子没消散,虽不大明显但不好彻底我不放心。再者傅苒是个难得一寻的好先生,你去了江南也寻不到比她更好的了启蒙先生了。”

封小瑜说道:“祖母,清舒不同意我将沐晨留在京城,说留下她也不敢接手的。”

长公主笑着说道:“她要不答应,我去跟她说。”

“清舒不是怕负责任,她说孩子还是要跟父母生活在一块比较好。不然不仅对孩子不好,我们也会留下遗憾的。”

红色的魅力

长公主神色一顿。三个儿子长子是她教导大的所以与她亲近,而次子跟幼子没怎么管,一个被媳妇带歪了一个与她不亲近。

沉默了下长公主说道:“沐晨现在不能跟你去江南,不过等他脸上的疤印全部消了以后我就派人送他去常州。”

虽然太医说了只要坚持抹药膏不会留印子,但封小瑜也不敢大意了:“祖母,我都听你的。”

长公主点点头,然后叹了一口气说道:“雨薇没了。”

封小瑜不相信地说道:“怎么会,她还那么年轻?”

封雨薇比她还小一岁,今年才二十有二,封小瑜再不喜她也从没想过她死。

长公主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道:“落了三胎,唯一剩下的孩子又没保住,这些都极大伤害了她的身体。从年初她就病了,拖到了现在。”

人一死,回忆的都是以前的好了。

封小瑜红着眼眶说道:“祖母,雨薇是被殷霜霜跟曾楚楚那两个贱人害死的,咱们不能绕过她们。”

长公主摇头道:“当初我就与她说过,湘王性子懦弱耳根子软不是良人,她不听我的话执意要嫁给湘王。嫁过去后若安安分分的,有我跟国公府她这个正室也能坐得稳稳当当的。偏偏作死的跟两个妾氏争宠,而且为争宠什么阴暗狠毒的手段都用,落到今天这个地步是她咎由自取。”

“可若是没有殷霜霜跟曾楚楚,她也不会受那么多的苦。”

长公主觉得封小瑜太天真了,说道:“没有她们两个也会有其他女人。”

封小瑜有些不甘心地说道:“祖母,难道我们什么都不做吗?

“等湘王守满一年妻孝,到时候给他挑个手段高的继妃。”

封小瑜一愣,不过很快就明白了长公主话里的意思。给湘王挑个聪明厉害的妻子,殷霜霜跟曾楚楚以后不会有好日子过了。加上本朝律法都是嫡子继承爵位的,而继室的儿子也是嫡子。所以只要继王妃生下儿子,殷霜霜与曾楚楚两人儿子将永远无法继承爵位。

长公主看着她说道:“小瑜,虽然振起对你是不错,但你不能就围着他转。你得像清舒或者易安那样去做一些觉得对的或者有意义事情,哪怕最后失败了也没关系。等将来你老了再回想自己的一生,你会觉得不虚此生。”

封小瑜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祖母,我已经跟清舒说了等到常州就办个青山女学的分院。”

长公主很欣慰:“那你好好做。”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懒散只图享受的小瑜被清舒易安影响也终于开始改变了。

夏日里的清晨是最凉快的,清舒也就这个时候睡得最好了。不然一到中午,不动都要出汗。

太阳出来没一会,清舒才醒。

红姑端了田七水给她漱口,刚准备吃早饭就听到青鸾过来了。

“让她进来吧!”

青鸾见到清舒就笑着问道:“姐,你怎么咸菜才吃早饭?”

“刚刚醒。”

青鸾哦了一声,坐在床边说道:“姐,那你先吃早饭。”

吃完饭,清舒取了接白色的帕子擦了下嘴巴后道:“可是有什么事?”

青鸾面色一僵,然后故意笑着道:“姐,难道没什么事就不能过来看你吗?”

她们姐妹之间竟生疏到这个地步了。

清舒笑了下说道:“我是看你一副有话要说的模样才这么问的。”

原本一句再普通不过的话,她却总觉得自己话里带着另外一层意思,对此清舒也有些无奈。

青鸾有些不自在地说道:“姐,有个湖北的大富商人想买你的宅子。”

“这个宅子我准备卖给胡大官人,这事我记得好像跟你说过。”

青鸾点头道:“是说过,不过对方愿意出十二万两银子,而且对方说若是价钱不满意还可以再谈。”

清舒有些讶异,问道:“对方是什么人竟这般阔绰。”

青鸾说道:“那人姓乔是做药材生意的,家里开了许多的药铺。姐,你再抬抬价对方也会答应的。”

清舒摇头道:“开再高的价我也不会卖给她。我已经与胡大官人口头约定好了,我不能出尔反尔。”

青鸾说道:“姐,价高者得啊!只要胡家愿意出更高的价那就卖给他们,若不然就卖给那姓乔的。”

清舒摇头说道:“已经承诺过的事岂可反悔。青鸾,这事不要再说了。”

别说卖十万已经大赚了,就是亏了她也不会出尔反尔。人无信则不立,没有诚信的人是得不到别人的信任与尊重的,以后想做什么事都做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