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潜意识里,对他这副如狼似虎的样子,有点抗拒。

次次,都被他折磨得腰酸背痛,差点下不了床。

她这一推,傅君临却更是欺身上前,按住她的手掌,开始引导着她,缓缓的,往下移动。

滑过结实的胸肌,近乎完美的八块腹肌……

时乐颜的指尖,已经碰到了他的皮带了。

她猛然想要抽回手。

结果,傅君临比她更快一步,攥住了她,根本不让她逃脱。

“怎么,”他说,“这就够了吗?到时候别说,我占便宜。”

时乐颜知道,她要是不打住的话,只怕,傅君临是真的会继续往下的!

他多流氓,她是亲身体会过的!

“不会,够了够了。我还不想被说,我多占便宜。”

“没关系,我不会介意的。”

养眼清新毛衣美女满满粉红少女心户外写真

时乐颜终于绷不住了。

再这么玩下去,她怕是会被傅君临给翻身压在身下,吃干抹净了。

“好了!”她猛地站起来,“穿上衣服吧,衬衫,我会给洗干净的。既然忙,我就先走,不打扰了。”

快速的说完这一段话,时乐颜就匆匆的走了。

她演不下去了。

论流氓的话,她根本就赢不过他啊。

看着时乐颜落荒而逃的背影,傅君临的嘴角,勾起一丝笑意。

这就演不下去了?

不是她,先挑起的吗?

不过,在这种事情上面,她一直都是很害羞的人,基本上不会主动,都由他来主导。

今天这样子,对她来说,的确已经是极限了。

以前,她都只是攀着他的肩膀,不停的求饶,还要求一定要关灯。

傅君临往休息室里走去。

那里,有替换的衬衫。

易城只见太太匆匆忙忙的从里面出来,神色慌张。

颇有几分,落荒而逃的意味。

这是……怎么了?

没几分钟,傅君临也从里面出来了。

易城连忙迎上去:“傅总。”

“下班吧。”

“好的。”

傅君临走了两步,忽然又想到什么:“她呢?”

“您是说太太吗?她刚走。”

“嗯。”

时乐颜早就溜得没影,准备回家了。

离婚的事情……在哪里都能谈!

………

别苑。

时乐颜和傅君临的车,前后没差五分钟,抵达。

厨房里在忙碌,准备着晚餐。

时乐颜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平复了情绪,才下了楼。

傅君临坐在沙发上,低头看着手机。

听见声响,他头也没抬。

易深说道:“太太,可以用晚餐了。”

“好,我知道了。”

时乐颜往洗手间走去。

洗完手,她径直去了餐厅,傅君临已经落座了。

菜色很丰盛,要什么有什么,光是汤都有三种。

“太太,您刚出院,身子虚,要好好的补补。”易深说,“这都是营养师,给您重新制定的食谱,对您和小少爷,都有好处。”

“小少爷?”时乐颜忽然笑了起来,“怎么知道,是小少爷,而不是小小姐呢?”

易深愣了一下。

“哎,以傅家的势力,要想知道孩子的性别的话,应该,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吧。”时乐颜说,“难道,们都提前知道了?”

只有她,还被蒙在鼓里?

“没有,太太,您多想了。”易深回答,“我就是随口一说。”

“希望是个小少爷,是吧?”

“是的,太太。”

时乐颜喝着汤,又看了傅君临一眼。

他似乎是没听到她跟易深的对话,优雅的吃着饭,不言不语。

现在,她把自己的心态,已经调整过来了。

她也都看通透了,想明白了。

时乐颜现在不想整天里,自怨自艾,陷在婚姻失败的漩涡里,沉沦,无法自拔。

她更不想整天以泪洗面,像一个怨妇一样,委屈又可怜。

她要改变自己。

接受现实,然后,给自己谋一条出路,找一个最好的选择。

哭没有用。

难受更没有用。

心,痛到极致又怎么样?

没有人会在意。

“哎,傅君临。”时乐颜直接问他,“真的不知道,孩子是什么性别啊?”

“是男孩是女孩,很重要吗?”

他都可以,都接受。

男孩女孩,都是……他跟时乐颜的孩子。

独一无二。

“我知道不会重男轻女。”时乐颜说,“我是问知不知道性别。”

“不知道。”

“这样啊……”

傅君临放下筷子,淡淡的望着她:“今天的,的确很不一样了。”

“才看出来吗?”

他微微冷哼了一声。

“从今天早上,闯进我办公室,给我递离婚协议书开始,我就知道,变了。”傅君临回答,“变得很明显。”

“对啊,不过,我改变之前,可是跟说过的。昨天晚上,我说的很清楚吧?”

是,她是说了。

她还在他面前,掉了眼泪。

可是,不过才一晚上的时间,时乐颜的变化……就这么大。

让傅君临有点不能接受。

她的眼里,没有了往日灰蒙蒙的雾气。

没有了黯然。

没有了绝望和显而易见的难受。

她变得乐观了不少,似乎之前的那些伤痛,转瞬之间,都被她给消化了。

部都消化了。

她刀枪不入,如同浴火重生一般。

“有点出乎意料。”傅君临回答,“那么多的委屈,能在一夜之间,抛诸脑后。”

“人总是要往前看的嘛……”

她的语气轻快。

而一边的易深,还有佣人,听到那句“离婚协议书”,都震惊了。

离婚啊!

两个人居然就这么轻描淡写的,仿佛是说,今晚的菜,味道怎么样。

“好了好了。”时乐颜说,“不要转移话题。”

“想问什么?”

“希望,我肚子里怀的,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啊?”

“我说了,都可以。”

时乐颜问道:“到那时,如果,可以的话,更倾向于……”

顿了顿,傅君临回答:“女孩吧。”

“女孩?”时乐颜蹙着眉尖,“为什么啊?”

“女孩可爱。”傅君临说,“贴心,乖巧,讨人喜欢。”

“认为,男孩就闹腾,是混世魔王?”

“嗯。”

时乐颜却撇撇嘴:“我看,不是这么认为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