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窈坐在坡上仰望天空。明月当空,繁星点点,晚风吹拂着人的面颊,感到阵阵清凉。

她失踪了这么久爹娘该担心坏了,还有师兄跟哥哥也肯定焦心得不行了。她心里默默地念着:“爹、娘,哥,你们放心过几天我们就到家了。”

应小鱼走过来坐到她身边,伸手想搂着她的肩膀。

窈窈抓着他伸过来的手用力一扭再一脚踹过去。应小鱼反应也快,避开这一脚后反了个筋斗,然后笑嘻嘻地说道:“木小哥,没想到你竟真会武功啊?”

在离开镖局前清舒向高师傅要了一把剑。

应小鱼不知道窈窈是用来防身,当时嘲笑她用剑装门面。这笔账窈窈到现在还记着呢!

窈窈扭过头不想与他说话。

应小鱼却不放弃,说道:“木小哥,你是不是会剑法?要不咱们现在切磋下?”

窈窈一个眼神都不愿给他。她刚才在想爹娘呢!这家伙破坏了气氛还想让她陪练,想得美。

高师傅看着他这般没心没肺的,很是忧心地说道:“你说他这么大个人,怎么连个孩子都不如?”

房师傅笑着说道:“别看这孩子年岁小,可这大户人家自小就培养不像我们放养着。虽然小瑜比她大五六岁,但懂得肯定没人家多。”

“是不是人精我不知道,但绝对是个胆大包天的。”

洁白无瑕少女唯美脸部特写高清图片

别说他家的孩子,就是小鱼不得他们同意也不敢往外跑了。不像这孩子,一跑就是上千里远,她这样跑出来还不知道家里的长辈怎么着急呢!

休息了半个时辰,窈窈就找个开阔的地方打起了拳。却不想应小鱼看了哇哇大叫起:“木小哥,你这拳是谁教你的?”

窈窈先吵,笔划了下让他走开。

可惜应小鱼看不懂,然后跑来找高师傅:“师父,她刚才打的拳与章叔的拳法很像,你快帮我问问这拳法是谁教他的?”

虽然徒弟性子跳脱了一些,但这种事不会信口开河的。高师傅看向窈窈问道:“姑娘,能将你的拳法打一遍给我看吗?”

剑法是符景烯教导的说了不能外传,但这套拳法却清舒教的没说不让人看。所以窈窈很爽快地应下了,又打了一遍给他们看。

应小鱼等窈窈收了拳后大声说道:“师父,你看我没有说错吧?她这拳法就跟章叔的很像。”

高师傅双手抱拳问道:“姑娘,不知道你师承何门?”

窈窈摇摇头,表示不能说。

应小鱼还想再问,却是被高师傅给阻拦了:“木小哥,天色不早了我们明天还要赶路了,你赶紧回马车内休息吧!”

等窈窈进了马车,应小鱼压低声音说道:“师父,她这套拳法与章叔明显是同出一源。师父,说不定他与章叔有什么渊源呢!”

高师傅却是扫了他一眼,说道:“有渊源又如何?难道还能靠着这点渊源攀附上关系吗?”

这小姑娘明显是不想让他们知道自己的身份,他们又何必多问。徒弟连这点都没有,也不知道猴年马月能独挡一面。唉,真发愁。

一夜好眠。

第二天天天还没亮就被一阵声响弄醒了,支起耳朵听到锅碗瓢盆的声音,窈窈知道这是起来做饭了。

她拿了铜镜照了下,发现妆不齐整又补了下才下了马车。也没去帮忙,而是又到空旷地方练拳了。

另外两位镖师也看出她的拳法了,姓房的镖师问了高师傅:“这孩子的拳法与老章的很像,不过她这拳法比老章的更勇猛凌厉。”

高师傅说道:“我昨日问了她师承,这孩子不愿说。”

两位镖师闻言就没再继续这个话题了。雇主若是愿意说那再好不过,不愿说他们也不能勉强。

吃过早饭,众人又将锅碗瓢盆都收起来绑到马车顶上。中午事不做饭,都啃的干粮。

临近中午,一行人到个小镇。高师傅原本是想买个包子饼之类吃了就走,却不想窈窈递给了她一份清单。上面都是食物,还有各种调味品。

“小哥,你确定要买?”

见窈窈点头,高师傅就带了他们去一家小饭馆。点好了菜再问了下掌柜的杂货铺在哪里,然后让房师傅按照窈窈的清单采购。

看着房师傅采购回来的一大包的东西,应小鱼笑着说道:“师父,看来接下来咱们不会再只吃大米饭了。”

他们出门都是以简便为主。赶了一天的路都累得要死,只想赶紧吃饱了休息,哪还有心情与精力去炒菜。

窈窈也不是为他们,而是为自己。之前没条件只能啃那硬得难以下咽的干粮,现在有条件自然尽量让自己吃好点了。

第二天的路程很顺利,但到了第三天窈窈却是敏锐地感觉到气氛有些凝重了。她很奇怪,中午吃东西的时候她找了高师傅询问:“这段路有什么问题吗?”

高师傅现在已经不将她当孩子看待了,解释道:“这一带是江苏与山东交界地方,两个县衙都不管。”

窈窈一听就明白过来了。一般交界的地方都比较混乱,因为这儿什么样的人都有。

窈窈拿了树枝在地上写道‘如今天下太平,不可能有大股的土匪与强盗,最多就是三五扎堆的乌合之众。’

看到她写的东西,高师傅眼皮跳了下说道:“木小哥,有些是乌合之众,但有的势力也不小。木小哥,我们经常要走这条路不能跟他们起冲突,不然以后就走不了这条路了。”

窈窈想起一个趣闻,又写道‘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要过此路必须留下过路钱。是这样的吗?’

高师傅嘴角抽了抽,说道:“我们镖头每年都会打点的,看到我们的镖旗就会让我们过。”

窈窈笑了下,写道‘既打点了,那为什么你们还会紧张?’

高师傅看了她一眼,还真如房师傅所说是个人精。高师傅也没再瞒他,说道:“去年来了一对兄弟被人称为黑白双煞,两人武功高强心狠手黑,网罗了一些亡命之徒。看到路过的镖局或者商队,若是人数不多就拦着要过路钱,而且都是狮子大开口。不给的话,就会伤人抢夺货物。”

‘这般任意妄为惮,官府一点都不管?’

高师傅本想说不管,但看着她沉沉的眼神到嘴边的话就改了:“两个县衙都互相推诿,而且有传闻他们暗中打点了官府。”

对他们来说千难万难的事,上头一句话就解决了。这孩子回到家将此事告诉父母,说不准官府就派兵围剿黑白双煞。

ps:第三更。跟第七名只差三十多票,亲们,咱爆了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