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孤漱溟坐到龙椅上,蹙眉道“我现在只担心那些大臣们会暗中串联。”

李澄空笑道“且让他们串联吧,正好趁机拔掉他们,不过我相信他们都是识趣之人,大势难挡,更何况,诸位皇子公主都没意见,宗室没有反对之声,他们又何必妄作小人?”

这大月毕竟是独孤家的江山,独孤家哪一位皇子公主做皇帝,他们何必在意?

只要好好做自己的事即可。

这也是多数官员的想法,当然,也有一些峥峥风骨的,如祝钦及南宫辉这般。

那就成他们的气节。

大月从不缺官员,走了一个还会有更多。

现在国泰民安,而且外有大永南境相助,可谓稳若磐石,正是最好的时候。

他们个个都是聪明人,很快就能想明白,独孤漱溟登上皇位之后,大月就有望一统天下。

那独孤漱溟将来的成就便超越历代大月皇帝,成为亘古未有的皇帝,身为臣子也能名耀千古。

“唉——!”独孤乾叹一口气。

想到这些臣子他就心寒。

雪地里的可爱小精灵

毫无气节可言!

李澄空道“清溟,那我便回去了,你晚上回去住吧。”

“嗯。”独孤漱溟轻颔首。

她白天在这边做皇帝,晚上还要继续回那边的公主府,在李澄空身边能彻底放松,安感十足。

“你们何时成亲?”独孤乾皱眉道“总这么拖着也不是个事儿!”

他是不想独孤漱溟继续回去的。

她现在回南境,那成什么了?

宪王妃的名头难道还要挂着吗?会让人想起那段不光彩的往事。

她现在不是从前,不是清溟公主,而是大月皇帝!

独孤漱溟道“父皇,此事不急。”

“怎能不急!”独孤乾道“我还等着抱孙子呢,可别忘了你们的承诺。”

“待我坐稳了再说吧。”独孤漱溟道。

“你现在就挺稳的。”独孤乾紧追不舍“说个日期,别总拖来拖去的。”

李澄空笑而不语。

独孤漱溟红着脸嗔道“父皇,时机到了,自然就会成亲的!”

独孤乾看向李澄空。

李澄空忙道“我先走一步,清溟,晚上回去吃饭。”

他说罢不等独孤乾反应过来,一闪消失。

“哼!”独孤乾不满的哼一声,扭头看向独孤漱溟。

独孤漱溟忙摆玉手“父皇,还是正事要紧,光明宫大学士让谁接替?”

“你的想法呢?”独孤乾道。

独孤漱溟蹙眉“就让范依山吧。”

“范依山……”独孤乾沉吟。

独孤漱溟道“他行事方正,说不定会拒绝。”

“那你还要他来?”独孤乾道。

“试试他的态度。”独孤漱溟淡淡道“未必就不肯了,他虽方正,却还有一丝圆滑。”

“唔,那就试试吧。”独孤乾摇头“不过你要做好被拒的准备。”

独孤漱溟笑笑。

“溟儿,皇帝不是那么容易做的,要受骂,要受气,还要受累。”独孤乾叹息一声道“真不知道帮了你还是害了你。”

独孤漱溟道“父皇放心吧,我能处理好,不会让大月风雨飘摇。”

“嗯,有李澄空在一旁,你也没什么担心的。”独孤乾叹一口气“那我便能放心了。”

“皇宫就保持原状就好。”独孤漱溟道“我平时不住皇宫的。”

“……好吧。”独孤乾点点头。

他心里好受一些。

骤然离开皇位,皇宫好像就不是自己的了,独孤漱溟这么安排也挺好。

至少在皇宫内,自己还是主人。

——

李澄空与独孤漱溟吃晚膳的时候,议论起朝堂的事,说了自己的决定。

李澄空不予置评,让她随自己的心思来,治国之事还是交给她自己,自己不掺合。

如果有什么问题,自己帮忙,无事就交由她自己处理。

独孤漱溟让他帮忙分析分析。

一人智短两人智长。

李澄空帮她细细分析了一番。

独孤漱溟若有所思,被李澄空这么一分析,清晰明了,做决定就容易得多。

南宫辉把大月朝廷六品以上的官员履历记得一清二楚,做到这一点的可不仅仅是他,还有汪若愚。

李澄空直接从汪若愚那里得来,记在脑海里。

这范依山确实是光明宫大学士的合适人选,刚正而不迂腐,而且行事沉稳,信奉沉默为金。

百当不如一默,不会多嘴。

两天之后的清晨,李澄空正准备离开南王府,去赤燕岛的飞燕宗去看看。

他要领回自己的另一份宝物。

太上星君诀已经收获巨大,不知另一份宝物会有何收获,却被宋玉筝拦住。

宋玉筝匆匆赶来,见到李澄空的时候,风尘仆仆,身上披着霜气,清冽而幽香。

有一段时间没见,宋玉筝依旧莹白如玉,美貌更胜从前,修为也更胜从前。

“独孤漱溟竟然做了皇帝!”宋玉筝一看到李澄空,便哼一声道“一定是你的主意。”

李澄空笑着伸伸手。

两人来到小湖上的亭子里坐下,徐智艺奉上茶茗站到一旁侍立。

“李澄空,真是佩服!佩服!”宋玉筝放下茶盏,明眸盯着他“这是要干什么?”

李澄空笑道“殿下还真是消息灵通。”

“哼,你是挖苦我吧?”宋玉筝没好气的道。

关于大月的情报是她负责的,搜集大月消息,随时关注大月的动作。

可这件事竟然事先没有一点儿征兆,自己一点儿消息没收到,待收到消息的时候,独孤漱溟已经成为了大月皇帝,第一位女皇!

这对于自己来说简直不可原谅,太过失职,竟然没提前打探到这消息!

李澄空道“两天就能得到消息跑过来,算是灵通的了,事先没透漏出去,是突然之间的决定。”

“忽然之间,天翻地覆,好手段!”宋玉筝道。

李澄空微笑道“殿下过来是打听什么?”

“你到底要干什么?”宋玉筝道“是想一统天下吗?”

李澄空笑着摇摇头“真想一统天下,何必费这麻烦,我是想保持原状,不动干戈。”

“是吗?”宋玉筝根本不信。

如果真想保持原状,那何必让独孤漱溟登基为皇,让其余皇子岂不更好?

独孤漱溟一旦为皇帝,她身后站着李澄空,不想一统天下,臣子们也不愿意。

李澄空笑道“我向来不说谎,你该知道的。”

“你现在不想一统天下,可将来呢?”宋玉筝哼道。

李澄空道“将来也不会。”

宋玉筝摇头不信。

李澄空道“看来是把我除了,你们大云才能安心呐。”

宋玉筝露出笑容。

李澄空眉头挑了挑“找到新高手,能威胁到我了?”

ps: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