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舒看向缓缓走过来的女子,整个人都怔住了。

就见这女子穿着一身绿色襦裙,梳着流云髻,发髻上插着一只碧玉色的簪子。鹅蛋脸,修长的双眉,皮肤白皙。容貌不算出众,但眉目间隐然有一股书卷的清气。

傅苒朝着顾老太太福了一礼,轻声说道:“傅苒见过老太太。”

顾老太太笑着道:“傅先生客气了。来,我给你介绍下,这是小女顾娴,这是我那不成器的外孙女。以后我这外孙女还要劳傅先生多费心。”

清舒听完后,就朝着傅苒福了一礼:“林清舒见过先生。”

在没拜师之前也不好自称学生,若不然会惹得对方不喜。

傅苒看到清舒的动作有些讶异,没想到这孩子礼仪这般好。这么小的年岁也不可能专门学过,应该是耳濡目染。

顾老太太招呼傅苒进屋:“赶了这么久的路肯定累坏了,先进屋喝口茶歇歇。”

知道傅苒好茶,顾老太太特意去茶铺取了上等的碧螺春。

客套了一番,傅苒说道:“老太太,祁夫人应该有与你说我收学生的规矩?”

若是清舒符合她的要求通过考核,那她就住到顾府。若是不符合要求,连行李都不用搬直接住到客栈去,这样也避免与顾家有过多的牵扯。

顾老太太点头道:“姐姐都与我说了,先生有什么尽管问这孩子。”

清纯毛衣女学生唯美私房照

虽没有结拜为姐妹,但在外她都是这般称呼祁夫人。

傅苒也没客气,直接问了清舒:“念了什么书?”

清舒恭敬地回复道:“《三字经》念完了,学了三百多个成语跟了一些成语故事寓言故事。”

傅苒神色淡然道:“将《三字经》背一遍给我听听。”

清舒已经将《三字经》背得滚瓜烂熟了,当下也不慌张:“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

顾娴很自豪地说道:“先生,我家清舒记性很好,学东西非常快。这成语我只教了一遍,她就记住了。”

傅苒点头道:“三岁的孩子能背完《三字经》,这记性确实不错。”

顾老太太看了一眼顾娴,然后与傅苒说道:“先生,你请继续。”

顾娴瞬间意识到刚才插话不妥当,当下脸有些红。

也是关心则乱,她其实就是想让傅苒知道清舒天资好好让傅苒收下女儿。

傅苒问道:“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这句话的意思是什么?”

清舒扬声说道:“仅仅是供养儿女吃穿而不好好教育,是父母的过错。只是教育,但不严格要求就是做老师的懒惰了。”

傅苒又问道:“礼乐射,御书数。古六艺,今不具。这句何解?”

清舒说道:“礼法、音乐、射箭、驾车、书法和算数是古代读书人必须学习的六种技艺,这六种技艺到现在已经没人能同时具备了。”

“你觉得,你能学习几种技艺。”

清舒想了下,说道:“我想学音乐、书法跟算术。”

其实还可以学射箭,不过这个跟段师傅学就好没必要说。

傅苒没对此发表意见。每个人情况不一样,想学未必就能学好。

“二十传,三百载。梁灭之,国乃改。”

清舒很快就接了话:“唐朝统治了近三百年,总共传了二十位皇帝。到唐哀帝被朱忠篡位建立了梁朝,唐朝从此灭亡。为跟南北朝时期的梁相区别,史上称为后梁。”

三岁的孩子能背完《三字经》是很不错。不过若是死记硬背而不知道其意其实也没多大意义。孩子年岁小忘性大,不日日温习过段时间就会忘得一干二净了。可林清舒不仅将书背下来,还将这里面的意思都弄懂了,这就不能小瞧了。

虽然认可了清舒,不过傅苒神色还是淡淡的,让人看不清数她心中所想。

顾老太太见傅苒在忖度,说道:“傅先生,我家乖乖每日卯时过半起床背书,用过早饭跟着府里的妈妈念书,每日早中晚都会练两刻钟的大字。”

顿了下,顾老太太又道:“对了,还有她没完睡觉前都要将白日所学的东西默念一遍才会去睡。”

傅苒大为意外,看向清舒问道:“睡前将所学的东西默念一遍,这是谁教你的?”

清舒摇头说道:“没谁教,我就觉得睡前在脑子复述一遍会记得更牢固。”

说完,清舒有些羞怯地说道:“有句俗话说得好,笨鸟先飞。我天资不好,只能多花些时间去学。”

傅苒忍俊不禁:“不要妄自菲薄,你的天资很好。至少在我见到的孩子里面,没几个比得上你。”

清舒很实诚地说道:“先生不用安慰我,我知道自己什么样的。”

她其实并不聪明,只是多活了一辈子李理解力比较强,不过这话没法说。

顾老太太扶额,她还是头次知道清舒竟这般没自信。

顾娴却是有些后悔,一定是她对清舒太严苛导致这孩子都不自信了。

傅苒心思一转,问题:“西瓜、香瓜、南瓜、冬瓜这些瓜都能吃,那你知道什么瓜不能吃吗?”

顾老太太跟顾娴两人互相对望一眼,这是什么问题。

清舒很快就答道:“傻瓜。”

傅苒点点头,又问道:“在家里,你与谁长得最像?”

“我自己。”

傅苒点头表示她答对了,又问道:“一头牛,向北走10米,再向西走10米,再向南走10米,倒退右转,那牛的尾巴朝哪儿?”

“朝地。”

“以后别再妄自菲薄。你记性好反应也快,在同龄之中绝对属于佼佼者。”说完,傅苒笑道:“你祖母说你日日练字,写几个字给我看看。”

娇杏去书房将笔墨取了过来。

清舒取了笔蘸了墨,深呼吸一口气,这才提笔下写下‘天道酬勤’四个大字。

傅苒没有说话,只是接了清舒手里的笔也写下了‘天道酬勤’四个大字。

清舒赞叹道:“先生,你的字好漂亮。”

傅苒写的也是簪花小楷,可她写的字比钟妈妈的更柔美也更飘逸。

资质出众,悟性高,又刻苦,这样的苗子可遇不可求。也幸亏当时没拒绝祁夫人的推荐,若不然可就错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