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长老走了之后,顾辰浑然忘我,也遗忘了此地是哪,每逢夜晚,便凝视着天穹上的月亮。

他头发凌乱,衣衫不整,这番模样就好像在追忆人生,惆帐而伤感。

看到这一幕,广场上的观众们指指点点,都说霸王已疯,英姿不再。

事情传到纳兰家的耳里,纳兰肃和纳兰雪灵更先后来见过顾辰。

“可怜了霸王,曾经风华绝代,最后却还是英雄末路。”

纳兰肃摇头晃脑,一脸遗憾之色。

他心里是骄傲的,曾经不可一世,搅得天下大乱的霸王,最终是败在了他的手上!

顾辰没有回应,只是凝视着上空的一轮冷月。

“霸王,你的储物戒里宝贝应该不少吧,等你死了之后,留在储物戒上的神识烙印溃散,老夫会好好利用你的遗物的。”

纳兰肃见顾辰不回应,揶揄道。“哦,对了,还有,你身边那头奇异的小猴子状态很诡异啊。”

顾辰听到这,终于有了反应,转头看向了纳兰肃,神色变得阴寒之极。

“你敢动它,我必灭纳兰家满门!”

氧气少女明眸大眼清纯窒息美图

纳兰肃听到这话,好像听到了什么极大的笑话,一把年纪的他,竟然捧腹大笑了起来。

“真是竖子狂妄!你如今朝不保夕,已经没有了几日好活,哪里来的底气说这种话!”

“我纳兰家就快要成为中土的皇亲国戚了,而你呢,等你死后,你的人头将被送往中土,悬挂在霸都城楼上,用来警告世人,可怜可悲!”

纳兰肃说完话,大步转身离去。

“不准你动它!”

顾辰怒声道,唯恐正处于特殊状态的小家伙出了什么意外。

“放心吧,那可是一头灵性十足的妖兽,据说还与南岭有些关系,老夫怎能舍得伤它?当然是搞清楚它的情况后,再将它驯服!”

纳兰肃最终走了,顾辰咬着牙,眸光中流露出了强烈的杀意。

“真是可怜,曾经是那么风光,敢当着天下的面向皇帝宣战,现在却沦落到这种地步。”

纳兰雪灵也出现在了顾辰面前,看着他的眸光中透着庆幸。

她选择对了,选择皇甫无忌才是正确的选择,对方虽然年纪老了很多,但无疑将是昆仑大陆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皇帝。

而她将成为他的妃子,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顾辰没有理她,只回应了一个冷漠的眼神。

见到他这副样子,纳兰雪灵仿佛被触碰到了什么敏感的神经,大怒道。“你这是什么态度!”

“总有一天,你会为你的选择而后悔莫及,那一天,很快就会到来。”

顾辰冷冷的回应。

纳兰雪灵听得笑了,“我倒是很期待有那一天,可惜就算有那一天,你也看不到了。”

她转身离去,不想再与这个失败者多说一句话。

纳兰家的人都走后,顾辰总算清净,一双漆黑的眸子重新注视向了夜空。

在逐渐迫近的生死危机下,在冥神宫和纳兰家带来的巨大压力下,他的神魂在月华炼魂术的帮助下,迅速的发生着转变。

没有人注意到,每到夜晚,顾辰的周围总是聚集了最多的月光,好像蒙上了一层轻纱。

他的眼瞳逐渐变得晶莹如玉,富有生机和禅意……

转眼间,五天时间过了。

今日便是公开处死霸王的日子,北原的各大名门望族,尤其是魔人一族,都受邀来到了无霜城。

一代传奇的陨落,很多人都想亲眼见证,机会不容错过。

当魔人族族长罗昊领着一群族人踏入无霜城的时候,整座无霜城地动山摇,所有人都知道巨人们来了。

纳兰肃第一时间出城迎接老朋友,然而罗昊见到纳兰肃,却没有往日那般热情。

双方很快进了纳兰家的府邸,而不久后,府邸内便传来了魔人们的怒吼声。

“纳兰肃!你身为北原之人,竟然投靠中土皇室!”

罗昊声音滚滚如雷,他在纳兰家的府邸里见到了整整五位皇甫无忌的天冥卫,第一时间就被他们强大的杀气锁定!

“罗族长,识时务者为俊杰,为了魔人族着想,还希望你想清楚了。”

纳兰肃本来是想好好劝说魔人族投诚中土皇室的,但没想到罗昊那么不给面子,直接指着他的鼻子大骂,顿时脸色也就冷了。

魔人族一方不过两名天人境的高手,而他们这边有整整六位,根本不需要把他放在眼里。

罗昊察觉到纳兰肃的有恃无恐,感应到无霜城内无数的埋伏,脸色都铁青了。

只是他虽然外表粗犷,却不是鲁莽之人,深知眼下根本无法与纳兰家和冥神宫为敌,怒气顿时收敛了下去。

“罗族长,这样才对呀。”

纳兰肃见罗昊气焰消退,不由得露出了得意的笑容。“罗族长无需急着做决定,等今天看完霸王的行刑再做决定吧。”

“我人族大德大威神明皇帝乃是千古明君,投诚于他,绝对不会辱没了你的。”

罗昊听得心悲,是不辱没了他,但却辱没了魔人族的列祖列宗!

他们世代居住在北原,从不是任何人的附属,然而现在中土竟然想收编他们,想奴役他们!

纳兰肃说等看完霸王的行刑再决定,这分明是在杀鸡儆猴!

今天北原所有有影响力的势力几乎都被唤来了,恐怕皇甫家和纳兰家准备今天一鼓作气统一北原!

罗昊心如明镜,奈何寡不敌众,只能沉默的跟在纳兰肃身后,前往了行刑的广场。

由于北原地理位置特殊,一年四季都是冬天,夜晚的时间也远比白天要长。

行刑的时辰已是夜晚,风雪刚好停了,月亮从云中探出脑袋,洒落下皎洁的月光。

月光洒落在雪地上,到处波光粼粼,美丽极了。

可惜,如此美好的夜晚,却是注定血腥无比。

无霜城的广场上,外围已经被无数看热闹的观众给挤满了。

而来自北原各个地方的势力,则坐在了贵宾席上,准备见证这场世纪行刑。

有人曾高度评价过霸王,说他代表着锐意进取的新时代,因为有他在,同时代的天才部黯然失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