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试完有休假时间,聂胤一口气请了两个月假。因为窈窈还没放假他也没什么事,他就去菊儿胡同那边看新房了。之前里面的布置交给了菲菲,但这也是聂胤将来住的地方。其他不说,书房可以布置成自己喜欢的样子。

虽然符景烯清舒待他极好,他也将符家当成自个的家,但有些东西到底不一样的。等成亲搬来菊儿胡同,这儿就是他真正的家了。

听到大管家说聂胤过去以后很认真地在布置规划宅院的格局,还买了许多的摆件,清舒很高兴。

小瑜过来时问起聂胤,听到他出去不由问道:“考完以后不在家休息几天,怎么就跑出去应酬了?”

清舒乐呵呵地说道:“不是去应酬,是去布置菊儿胡同了。之前我是交给菲菲,没想到他说这是他以后的家要亲力亲为。”

小瑜不喜反忧,问道:“会不会将好好的一个宅院布置得四不像啊?”

审美不行的人,布置的宅院以及屋子会很辣眼睛的。就像卫方,每次送她的东西都让人一言难尽。

清舒笑着说道:“放心吧,聂胤的眼光还是不错的。就是以前日子太苦花钱比较谨慎,不会买名贵的东西。”

聂胤买东西务求物美价廉,特别贵的东西如非必要绝不会买。不过他自己不会买却不会干涉被人的,像窈窈一掷千金他就从没指责过。

小瑜笑着说道:“这点与菲菲很像,这丫头不讲名贵只要舒服就好。”

“这个我能不知道吗?”

就是了解菲菲这才同意相看,若是跟小瑜似的花钱不眨眼她也不可能同意。不是说花钱如流水就不好,而是两个人的消费观点悬殊太大,以后迟早会为此生出嫌隙来。

清纯美女长发披肩白净面孔户外唯美写真图片

小瑜笑了下,与清舒说道:“前两日菲菲与我嫂子吵架了,把我嫂子气得不行,昨日我嫂子叫我过去劝她。”

清舒一听就知道了,说道:“是为女子监察司的事吧?”

母女两人经常为这事起争执。世子夫人一直希望她辞了这差事专心备嫁,但菲菲脾气倔死活不答应。母女之家再有争执也不会有隔夜仇,所以对于这事她就听听从没发表过意见。

小瑜嗯了一声道:“女子监察司要派两个人去太原女学走一趟。菲菲想去,但嫂子不许说她快要成亲了得留在家里备嫁。”

菲菲因为要去当差没有时间绣嫁衣,所以她的嫁衣都是请的绣娘做的,至于给聂胤的衣服鞋袜也是让身边丫鬟做的。

对于她这做法封嫂子气的肝都疼了,心里暗自庆幸定下的是聂胤,上头没正经婆婆而清舒又好说话,不然换成别家早就不满了。

清舒笑着说道:“那你劝住了吗?”

“你想听什么结果?”

清舒看着乐呵呵的样子,说道:“看你样子肯定是将她说服了。”

小瑜嗯了一声说道:“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都没将她劝服,还是抬出符景烯的名头才让她退让了。”

清舒给了她一记白眼,说道:“你又说了景烯什么坏话?”

小瑜乐呵呵地说道:“我说符景烯当日没中意她,若是她外出公干到时候没能及时回来,符景烯可能会取消婚事。”

“你可真是好姑姑,竟然拿这种事来吓唬她?”

小瑜笑了,说道:“吓唬她?若是她去太原有事耽搁影响了婚事,你看符景烯会不会退亲?”

“不会,有我呢!”

小瑜却是摇头说道:“符景烯对聂胤影响有多大你该清楚。若是他不喜欢菲菲聂胤肯定会受影响,这就为两人的将来埋下巨大隐患。”

清舒看着她不说话。

小瑜被看得有些不自在了,摸着脸说道:“你这般看我做干嘛?我有说错什么吗?”

清舒扑哧一声笑出了声,说道:“你当初若能有现在这般通透,在关家也不会屡次吃亏了。”

环境果然能影响一个人。小瑜因为事业顺利家庭和睦性子也越来越好了,也能冷静地看待问题,再不像以前那般像个炮仗一点就着了。

小瑜伪装恼怒地说道:“我都将关家忘记了,你怎么老提醒我呢?”

清舒还能看不穿她,笑着说道:“忘记了?三个大儿子在身边,你要能忘记那才稀奇了。”

“说起关家,我这些日子一直都忙都没关注侯府。关老侯爷的事没影响到他们还好吧?”

虽然侯府尽力隐瞒但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外头还是知道了。

说起这事小瑜就觉得晦气,说道:“前段时间去参加宴会好几个人都问了我,我还得帮着他们打掩护。”

有个马上风死的祖父对沐晨三兄弟来说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了。所以她对外否认了传闻,只说关侯爷是得疾病没的。

想到这里,小瑜不由道:“你当日的话很对。只有等沐晨他们长大了,我才能真正摆脱关家。”

清舒以前说孩子没成家立业独挡一面之前,她是无法与关家分割清楚的。唉,虽说为了儿子她不后悔这般做,就是有时候想起来呕得慌。

清舒笑着说道:“等关振起外放,你就可以摆脱他们了。”

“就怕那厮不愿意外放了。算了,咱不说这不开心的事了。长江班又个叫凌夏的姑娘很不错,窈窈有没有跟你提过?”

清舒非常讶异,说道:“提过,她爹是蜀地江城的通判。怎么,你为沐晨相中了她?”

通判不过是个六品。沐晨是嫡长子,他的婚事若定得这般低沐晏与沐昆的婚事就不好说了。所以哪怕小瑜相中,关振起也不可能答应了。

小瑜笑着道:“沐晨与他不合适,我是觉得她与卫榕挺合适的。凌夏长得漂亮也知眉眼高低,也有几分手段与心急,卫榕这孩子有些傻愣愣的配这样一个媳妇正好。”

卫榕成亲后就要搬回卫府去,嫁过来就要打理庶务料理外头的事。所以,卫榕的未来媳妇一定得是有手段与能力的。至于出身,只要姑娘各方面优秀家世差点也无妨。

清舒无语地看着她。

ps:月初了,六月又来求月票啦,o(* ̄︶ ̄*)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