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康书礼身为世家弟子,自然知道这个道理,犹豫良久,终是咬牙说道,“可否用我康家的独门心法相换,要知道我康家的武功,在诸岛中也是数一数二的,也就龙家能比我家胜上一筹。”

慕容复见他目光闪躲,登时心中明了,似笑非笑的说道,“真的么?”

康书礼脸色微微一红,“真的,你瞧!”

说着扬起一手, 掌心聚起一团劲力,猛地挥出,只听“砰”一响,院中一块石凳四分五裂。

慕容复微微一怔,脸上闪过一丝讶然之色,从表面上看,这康书礼虽然内气充盈,但也不过一流上层而已,可方才这一掌的威力,俨然只有绝顶高手才能做到。

“怎么样,我没骗你吧!”康书礼得意洋洋的瞥了慕容复一眼,说道。

“确实威力不凡,”慕容复点点头,深深看了康书礼一眼,他竟是看不出此人究竟是招式玄妙,还是本就内功浑厚被遮掩了一部分而已。

“可以换么?”康书礼眨了眨眼睛,满含期待的看着慕容复。

慕容复暗暗苦笑,以他如今的眼光,整个侠客岛也只有那太玄经入得了他的法眼,这康家的武功纵然有些玄妙,却也提不起多大兴趣。

康书礼见慕容复没有回复,登时急了,“要不这样,我再添上此物!”

说着从怀中取出一个淡红色玉瓶,如同什么稀世珍宝一般,珍而重之的捧在手心,轻轻摩挲着。

“这是何物?”慕容复目光一奇,单是此玉瓶,就给他一种颇为不凡的感觉,通体晶莹,隐隐有光晕流转。

白嫩如玉氧气女神不食人间烟火般清丽脱俗

康书礼怔怔的看着小瓶,好半晌后才叹了口气说道,“这是我康家的祖传之物,唤做‘碧血丹’,只有历代被选做血剑卫之人,才有资格获取一粒,这已经是康家的最后一粒碧血丹了。”

“有何功效?”慕容复强忍着一把夺过来的念头,疑惑问道。

“服下之后,炼血伐髓,去芜存菁。”康书礼简单的解释了一句,微一犹豫,又说道,“此物对于练武之人来说,不论是疗伤还是修炼,效果极佳,可谓珍贵之极,我想以此物换取慕容大哥的法门,你意下如何?”

慕容复目光闪动,虽然康书礼说的十分简单,但他却知道,能够直接让人炼血伐髓的丹药,无异于天材地宝了,而且他的洗髓经已经趋近于大成,偏偏就是差了那么一点点,怎么也突破不了,如果有了此药相助,没准能成。

“好,我换了!”想到洗髓经的好处,慕容复当即应了下来。

康书礼微微一喜,虽说碧血丹珍贵异常,但若能避过此次血剑卫甄选,倒也是值得的,当即将玉瓶递出。

慕容复接过玉瓶,迫不及待的就要打开,康书礼却是急忙开口道,“不可!”

“嗯?”慕容复微微一愣,心中寻思难道我还不能验验货?

康书礼面色一肃,“此丹靠这玉瓶才能保持药性,通常都是打开即服,慕容大哥如果不想药性流失的话,最好还是闭关之前再开瓶。”

慕容复原本还以为康书礼在忽悠自己,但低头看了看瓶口,果然有一层似蜡非蜡的东西,将整个瓶盖封住,也就释然了。

“也罢,那我就先教你一门心法,可以伪装成经脉逆行、走火入魔的模样,相信这般情况下,你应该不会再被选中了吧?”

“经脉逆行?”康书礼脸色有些疑惑,他虽然不喜习武,但一些武学常识还是知道的,经脉逆行之后,已经不叫伪装,而是真的走火入魔了。

慕容复微微一笑,“放心,只要你学了我这法门,短时间内逆行经脉,也可保经脉无虞,而旁人也难以察觉什么,想来以康兄的机智,足以应付了吧?”

不料康书礼脸色一苦,“短时间的话肯定不行,我不但要应付那些血剑使,连康府的人也要应付的。”

“血剑使?”慕容复先是一愣,随即恍然,想来应该是那些选拔血剑卫的人,不过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对这康书礼,着实高看了几分,口中没好气道,“康兄就不会变通一些,平日里装作走火入魔,待有人要查看你身体之时,再使用我传你的法门?”

康书礼一听,猛地一拍掌,“对啊,我咋就没想到呢!”

“你要是能想到,估计也就不用参与什么血剑卫选拔了。”慕容复暗自嘀咕一声,口中却是笑道,“既然如此,我这便传康兄心法,仔细听了,我只传一遍。”

说着便将逆炼九阴真经中的一部分逆行经脉要诀传授给了康书礼。

说起这逆炼九阴真经,他从欧阳锋手中得到之后,也曾研读过一番,只是一直无暇修炼,这才搁置下来,眼下倒是正好可以完美解决康书礼的问题。

慕容复刚刚传完心法,却发现康书礼已然面色发白,额头冷汗淋漓,一副上气不接下气的模样。

慕容复大惊,这孩子不会是真走火入魔了吧,正欲采取什么动作,却发现康书礼脸色急转,涌出一大团红晕,苍白快速褪去,额头汗雾蒸发,眨眼睛又恢复了正常模样。

慕容复呆了一呆,忽的想到某种可能,不禁心中大骇,这小子的天赋也太高了点吧!

“慕容大哥,你传我的心法果然奏效,我才稍一运行,便有种快要升仙的感觉,身子都轻飘飘的,与走火入魔一般无二,但经脉却是完好无损。”康书礼散去功力,喜滋滋的说道。

慕容复张了张口,却是什么也说不出来,好半晌后才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奏效就好,奏效就好。”

不用断腿,也不用参加血剑卫,康书礼心头阴霾尽去,脸上难掩的喜色,不断运起“逆行经脉要诀”,又飞快散去。

“难道逆炼九阴真经还真能*?”慕容复不禁如此想道,随即又好笑的摇摇头,口中说了句“康兄好生修炼。”便离开了。

康书礼一心沉浸在逆行经脉中,倒也没注意到慕容复的离开。

回到前厅,康书言已经在此等待了,“慕容兄,我那二哥没给你添麻烦吧?”

慕容复眉头微皱,随即松开,这康府中的动静,又怎么可能逃得过这康家族长的眼睛,笑了笑,说道,“康兄多虑了,康二公子聪明灵慧,为人风趣,又怎会给在下添麻烦。”

“是吗,那就好,那就好。”康书言似是松了口气的样子,随即说道,“宴席已经备好,有劳诸位移驾偏厅,咱们不醉不归。”

“不不不,”慕容复却是连连摆手,“今日还要赶去侠客岛,不宜多饮,不醉不归的话,还是留待下次吧。”

康书言知道慕容复等人要去侠客岛,倒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颇有深意的看了慕容复一眼,“也罢,来日方长,下次慕容兄可不能再推辞了!”

慕容复毫不在意的点点头,心想,“如果不成为敌人的话,想喝多少都可以,如果不幸成为敌人,那你也只有自认倒霉了。”

一行人快速入席,康书言倒也没有虚言,很是奢侈的准备了一大桌酒菜,各种缘客岛才有的特产、野味,康家的珍藏,纷纷端上桌来,让众人好生满足了下口腹之欲,尤其是慕容复,说是狼吞虎咽也不为过,半点一派之长的觉悟也没有。

席间康书言也不断向周芷若送上殷勤,频频将话茬引到婚嫁方面,只是周芷若脸色一如既往的冰冷,被问及嫁娶,也只是轻飘飘一句“有未婚夫了”带过。

康书言眼底深处闪过一丝寒意,却也知趣的没有再提。

众人吃得不亦乐乎,只是偌大一个康府,只有康书言一人入席,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饭毕,康书言唤来管家,略带愧疚的朝慕容复说道,“慕容兄,原本该小弟亲自送诸位前往侠客岛,只是族中琐事繁忙,实在抽不开身,只能让管家代劳了,实在抱歉。”

慕容复对此自然没什么意见,只要能到侠客岛就行了,当下开口道,“康兄已经帮我们够多了,抱歉之言何从谈起,说起来倒是我等给康府添了许多麻烦。”

二人寒暄一阵,康书言又将慕容复等人送到缘客岛码头,看着众人登船离去。

看着金色大船渐行渐远,康书言脸色渐渐阴沉下来,忽的撇过头去,似是自言自语,“查到了么?”

但下一刻,其身侧丈许处,原本空无一物的地方,“噗”的一声轻响,竟是凭空冒出一个黑衣人来,那人躬身一礼,“查到了,二公子将碧血丹给了慕容复……”

“什么!”话未说完,康书言蓦地打断道,“他竟然将碧血丹给了那个采花贼?”

黑衣人见康书言脸色狰狞,身子微微一颤,但还是说道,“是的,慕容复似是教了二公子什么诀窍,可以令人短暂进入走火入魔的状态。想来二公子是真个不愿意参与血剑卫甄选。”

“哼,他知道什么,”康书言脸色阴沉得几欲滴出水来,“往届血剑卫倒也罢了,但这一届的血剑卫非选不可,真真是个败家子,竟然将碧血丹白白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