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家有悍妻怎么破

大家族内藏污纳垢,清舒在飞鱼卫的时候就见识了许多,只是没想到祁望明竟也是如此。对方***族中妇人,就算为家族声誉着想不送衙门,也可按照族规处置。不打死也得打残以及除族,然后再给那妇人一定的经济补偿这样才能服众。可他却偏听偏信,不为那妇人做主反而护着那畜牲。

闵氏看清舒的脸色心里一个咯噔,轻声说道:“清舒,我家老爷也是被那祁福山给骗的,以为是风娘勾引的他然后要不到钱反咬。”

清舒还没说话,祁老夫人就开骂了:“到现在还替那混账东西说话。这事又不复杂,只要认真查下就知道了。偏他只听信那几人的话认为风娘不守妇道,也不知道我上辈子造的什么孽生了这么个眼盲心盲的儿子。”

清舒没有说话。

青鸾刚才有些震惊,不过她反应也很快:“姨婆,事情已经发生了生气也没用,得想办法早些解决这事。”

祁老夫人说道:“人都死了,自是要还死者一个公道。”

闵氏忙道:“娘,老爷已经将福山给抓起来了。已经查实确实是他用瞎做手段弄晕了风娘,然后趁机辱了风娘的清白。”

清舒面上没什么神情,但心中却是嘲讽。什么被骗,不过是不想得罪祁福山背后的人,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祁老夫人冷着脸说道:“那怎么处置他呢?”

闵氏轻声说道:“老爷说重打福山二十大棍关祠堂五年,再赔偿风娘一家三百两银子。”

祁老夫人一听就不愿意了,说道:“不行,太轻了,必须将他这害群之马逐出祁家才行。”

古典的魅力

所谓的逐出就是除族,没了宗族的庇护走出去就会被人欺负。

闵氏犹豫了下说道:“娘,福山是六叔最疼爱的孙子,若是我们将他除族七叔不会答应的。”

果然如她所预料的那般,祁福山后面又靠山。

祁老夫人一脸怒意地说道:“不答应就让他跟福山一起滚。生了这么个畜牲他还有脸护着,我都替他臊得慌。”

闵氏看向清舒姐妹希望让她们帮着说情,可惜姐妹两人并没接话。

祁老夫人看着她就来气,说道:“也出去,没我的话不要再进来。”

这么大的事她相信闵氏早就知道,可她回家两个多月愣是一点口风都不透漏。若不是风娘的小女儿今日跑到她跟前告知,她到现在还被蒙在鼓里。

见她有些犹豫,祁老夫人拉下了脸说道:“还留在这儿做什么?是嫌我还不够堵心想让我早些死吗?”

闵氏哪敢背负得起这罪名赶紧下去,不过也没走开就站在门口守着。

祁老夫人拉着清舒的手,红着眼眶说道:“家门不幸,才会生出这么个混账东西来。”

清舒问道:“姨婆,这事写信告诉了向笛舅舅没有?”

祁老夫人神色一顿,说道:“这事我会解决的,就不让向笛舅舅跟着操心了。”

清舒却是摇摇头说道:“姨婆,千里之堤毁于蚁穴。这事还是告诉向笛舅舅,听听他的意见吧!”

对祁家人来说,祁望明的这个惩罚已经很重了。但对清舒来说祁福山逼死了风娘,只轻飘飘的二十大棍以及除族哪里够,必须一命还一命。另外帮着栽赃风娘以及包庇他的祁望明的这些人也必须受到严厉的惩罚。

祁老夫人听到这话就知道她对这个结果不满意了,她犹豫了下说道:“的意思,这个惩罚轻了。”

清舒就八个字:“杀人偿命,欠债还钱。”

青鸾面色一变,轻轻地推了下清舒。这是祁家的事她觉得清舒不该插手管这事,哪怕提意见都不好。

祁老夫人脸色微变,说道:“的意思将福山送去官府?可这样一来不仅祁家名声受损,望明也逃脱不了包庇之罪。”

清舒没接这话,只是说道:“姨婆,若是拿不定主意就写信问向笛舅舅吧,我相信他会有个公正的决断。”

顿了下,清舒道:“不过这事要尽快处理,不然传扬出去向笛舅舅会被御史弹劾的。”

青鸾忍不住说道:“这事与向笛舅舅有何干系?”

祁向笛都不在京城,再如何也牵扯不到他身上。

“因为望明舅舅借的是他的势。就如当年因为庄氏偷拿了姐夫的名帖找当地官员说情,然后姐夫被皇上罚俸禄的道理是一样的。”

祁老夫人脸色变了又变,说道:“容我想想。”

清舒嗯了一声,说道:“姨婆,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祁老夫人心里纠结不已。这不仅关系祁家的名声,也关系祁望明的声誉以及二房子孙的前程。

想了许久还是下不了决心,祁老夫人看向姐妹两人说道:“们赶了一天的路也累了,先下去休息。”

走出屋子就看见在门外的闵氏,清舒给她福了个礼后就去了客房。刚才她说话声音很小,清舒不认为她能听得见。

回到房间,青鸾说道:“姐,刚才真不该与姨婆那般说。要送了那人去衙门,望明舅舅也逃不了干系。”

清舒淡淡地说道:“姨婆还没意识到这件事的严重性。若是不处理好这件事祁家离败落也不远了。”

青鸾吓得脸都青了,说道:“姐,这话可不能乱说,这要传出去舅舅跟舅母他们还能待见咱们啊?”

清舒看她紧张的样子不由失笑,说道:“怎么说也做了几年的官夫人,怎么还这般胆小。”

“姐姐,不是我胆小,祁家到底是我们的亲戚咱们不能咒他们啊!”

清舒轻笑一声,说道:“若是连强/qian杀人犯都包庇,这样的亲戚我也不想与之往来了。”

青鸾一怔,然后低下头想事。

晚上睡觉的时候,青鸾还是忍不住问道:“姐,若是这次的事处理不好祁家真的会没落吗?这大户人家谁家没点龌龊事,祁家应该不至于为这事就败落了吧!”

“一个家族,家风正就能兴旺;同样家风不正很快就会败落。我们林家若不是因为祖父跟爹立身不正,现在也兴旺起来了。”

青鸾脸色有些复杂。

清舒有些困了,打了个哈欠说道:“很晚了,赶紧睡吧,明天咱们还得早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