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舒是火体,特别怕热,就算没走动坐在屋子里都一身的汗。

林菲端来一碗冰镇酸梅汤:“姑娘,快喝一碗凉凉。”

将酸梅汤喝完,清舒放下碗说道:“这么热的天赶路,也不知道外婆身体吃不吃得消。”

若是坐船这样的天赶路也无妨,可坐马车这样的天并不适宜赶路。咳,安安到底年岁小,考虑事情不周。

林菲说道:“姑娘,老夫人肯定不会有事的。”

正说着话,就听到祝斓曦过来了。

清舒笑着将她迎进屋,两人坐下后问道:“你今日怎么来了?”

祝斓曦这次过来是说吴凯行的事:“那日你走后,我就质问我哥,可他认为你是误会吴凯行了。哪怕我娘知道骂他,他也认为吴凯行是冤枉的。”

清舒摇头说道:“你哥幸亏是在国子监当差,若是在其他地方还不得被人坑死。”

“今天天没亮我哥就出门了。一个时辰前到家。一到家就来找我,说让我替他向你道歉。”

清舒一听就明白,问道:“你哥证实我说的话是真的了。”

祝斓曦脸上的神情也是一言难尽,说道:“我问了阿东,他说我哥今早去找的白旭,然后在白旭屋里见到了吴凯行。我哥骂了吴凯行一顿,然后也放了话要与他断交。”

初秋微凉黄裙眼睛少女文艺行走图片

“清舒,放心,我不会让你吃这个哑巴亏的。我已经让夏嬷嬷去了吴家,这次吴家人要不给我们一个说法我是绝不罢休的。”

清舒没想到她竟这么做:“斓曦,你这样不妥。外人不知道的,还以为吴家是向你提亲呢?”

祝斓曦恶狠狠地说道:“误会就误会,我可不怕。吴凯行他这么做分明就是想骗婚,想这样就算了,做梦。”

这次的事真的惹到祝斓曦了。清舒可是她最好的朋友,结果这个王八蛋竟想利用她来害清舒。这个,她绝不能忍。

清舒鼻子酸酸的。

祝斓曦也并不是不知世事,拉着清舒的手说道:“你放心,有什么我担着不会牵连到你。”

“说的这是什么话?你为我出头我还怕连累,那我成什么人了。”

“连累什么啊?”

这话一落,封小瑜就掀开帘子从外面走了进来。

看着清舒眼眶红红的,封小瑜冷着脸问道:“清舒,谁欺负你了?”

她倒要看看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敢欺负她姐妹。

清舒这会也没再瞒着了她了,将吴凯行的事说了。

说完,清舒说道:“每个人的喜好不同,他喜欢男子这个我们无权置啄。可他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打我的主意。”

封小瑜听完怒骂道:“这个畜牲竟想推你进火坑,咱们绝不能轻易地饶过他。”

清舒也气恼得不行,但她还是摇头道:“他爹是吏部尚书,我们得罪不起。”

冷哼一声道,封小瑜道:“吏部尚书又怎么样?也就易安不在,不然易安非打断他一双狗腿。”

说到这里,封小瑜眼睛一下就亮了:“咱们请人教训他一顿,再将他跟白旭的事宣扬出去。”

清舒说道:“请人教训他一顿可以,至于宣扬出去还是算了。闹得沸沸扬扬吴家脸面过不去,他们必定要报复。”

“吴尚书随便寻我爹个错处撸了他的官职,到时候我没安宁日子过了。”

封小瑜点头道:“行,那咱们找人教训他一顿。想来吴家就算知道,也不敢报复。不然我就将这事闹得人尽皆知,看他们的脸往哪放。”

说干就干,第二日封小瑜就派人将吴凯行打了一顿,把吴凯行的脸被打成猪头了。

吴尚书很快就查出,指使人打他儿子的是英国公府的大姑娘。

吴夫人当天就上门兴师问罪。

严氏一头雾水,说道:“吴夫人,你是不是弄错了?我儿跟令公子无冤无仇,她怎么派人打令公子?”

吴夫人说道:“是不是她,夫人叫她来问不就知道了。”

严氏让人去叫封小瑜来。

封小瑜并没否认,说道:“是我让人打的。人面兽心的东西,竟想骗婚。也就看在吴尚书的份上我才只是让人打他一顿,不然我定要将这事宣扬出去让他臭大街。”

严氏有些摸不着头脑,问道:“骗婚?谁骗婚啊?”

吴夫人再坐不住了,陪笑道:“封姑娘,这都是误会……”

封小瑜冷哼一声道:“是不是误会你心里清楚。我告诉你,清舒可是我妹妹,想欺负她也得看我答不答应。”

吴夫人狼狈不堪地走了。

严氏等人走后问道:“小瑜,到底是怎么回事?”

封小瑜将事情简单地说了一遍:“清舒都拒绝了三次,他还锲而不舍。我当初以为他是真的喜欢清舒,没想到竟都是做戏。”

严氏嗔怪道:“你这孩子,行事也太鲁莽了。要将人打出个好歹,咱们可就跟吴家结仇了。”

不过只要没将人打坏就不会结仇,毕竟出手的是封小瑜属于小孩子家的玩闹。

“娘,这点分寸我还是有的。打得不重,养个十天八日的就好了。”封小瑜冷哼一声道:“也是他运气好,要是易安在,定要让他在床上躺一年半载了。”

严氏笑着戳了下小瑜的额头:“这事你自个跟你爹说去,我可不管。”

封小瑜仰头到:“说就说,我才不怕。他们做的这下作事,还不兴我们出一口恶气。”

严氏不由感叹道:“谁想到这吴家大公子竟是这样的人啊!所以这说亲,还是得找知根知底的才好。”

封小瑜嗯了一声道:“娘,若是有好的你帮着清舒留意下。”

经过这次的事,她觉得还是需要给清舒把把关。这次没瞧中那恶心货是侥幸,万一下次看走眼呢!

严氏笑着道:“我会留意的。对了,韩家的一日出孝就将你跟晖昱的亲事定下来。至于婚期,到时候再商议。”

封小瑜对定亲没意见,只是说道:“娘,你可别那么快将婚期定下来,我还想在家多呆两年了。”

严氏莞尔:“放心,我也不想你那么快嫁人。不过最晚也只能拖到后年开春了,毕竟晖昱年岁不小了。”

韩晖昱比封小瑜大了四岁,今年已经二十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