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方正那英俊的外表下,身子竟然千疮百孔,看得顾辰暗暗吃惊。

“什么叫不劳而获?像你们这种天赋异禀的人,哪里能明白我的痛楚!”

他的脸上布满了杀意,顾辰的话强烈刺激了他的自尊心。

“我自幼刻苦修炼,比别人要努力十倍百倍,但却因为只是一般体质,无论我怎么努力,那些天赋异禀的人总能轻轻松松超越我!”

“我是何家嫡子,这十多年来在修炼上我没有一天松懈过,只为有一天能当一个合格的家主。”

“当我终于考入真武学院,以为自己的努力终于有了回报,偶然间却偷听到,原来学院之所以录取我,只是因为我的家世!”

“而我的父亲,更从未想过把家主之位传给我,只因为我天赋一般!”

“我拼尽了力,别的世家公子一天修炼一个时辰,我却修炼十个时辰。我将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了修炼上,但我在真武学院仍然是垫底!”

“这样的我,你竟敢说我是不劳而获?”

他怒声道,反应之激烈不仅顾辰意外,就是朱一伦都忍不住皱起眉头。

“何兄,无需和这家伙说那么多,先把他解决……”

“闭嘴!”

樱桃小嘴清秀女森系写真

他怒斥一句,朱一伦顿时悻悻然的不说话了。

“当我前途无望,就要被迫从真武学院退学,是那个人给了我希望。”

何方正激动起来,“没错,我是移植了极道器官,但你又怎知道,为了移植极道器官,我牺牲的有多少?”

他话说完,身上那众多的窟窿眼突然发出了如吹奏笛子般的旋律音。

隆——

一道道音波竟然震得空气涟漪不断,山谷内烟尘滚滚。

“我移植的极道器官名为音骨,神通是能发出音波攻击,不仅能影响敌人肉身,也能影响人的神魂。”

顾辰眼露警惕,音波无形最难防御,此种特殊体质不好对付!

“那个人答应改变我的命运,为我移植音骨,但前提是我必须成为冥神宫的祭子,接受他所有的安排。”

何方正说到这里声音都变得颤抖,好像想起了什么可怕的回忆。

“祭子?”

顾辰双眸一眯,目前为止他已经掌握了冥神宫不少情报,但第一次听说祭子这种存在。

天庭有道子,那是精心培养的,天帝未来的继承人。

而冥神宫,从未听说有类似道子的存在,这祭子,和道子一样吗?

“何兄,这些事情是不能让外人知道的!”

朱一伦连忙道,心中暗骂。

这何方正平日里在人前风风光光,背后却要忍受外人不知的折磨,今日又被人说成是不劳而获,看来是被戳心了,不吐不快。

“他已身陷杀阵,注定是个死人,知道这些也不要紧!”

何方正怒声道,身上那众多的窟窿眼发出更加清脆的笛声。

那音波仿佛化为了大浪,冲击而来。

顾辰仗着不焚金身强横,并无大碍,但那朱一伦却是有些受不了了,连忙退出法阵。

“后来我才知道,那个人骗了我,音骨虽能影响人的肉身神魂,但威力极弱,只比废品的特殊体质好一点。”

“他和我说,只要我听他的,将身体打造成一件乐器,就能让音骨发挥出堪比一流体质者的实力。”

“难道……”

顾辰倒吸一口凉气,突然明白何方正身上那些窟窿眼从何而来了。

在活生生的人身上挖出那么多孔洞,使他的身体变成了类似箫和笛之类的乐器,能够演奏出美妙的旋律。

如此一来,何方正的音骨便得到了极大增幅,从废品体质化为了一流体质!

这种丧心病狂的做法,把人当成实验品用来研究极道器官,顾辰只能联想到一个人。

“那个人是斗笠人?”

他凝重的道。

“你知道他?”

何方正脸上露出了复杂的,又恨又敬的神情。

“他给我带来了力量,让我成为了如今的潜龙榜第一,但在这风光之下,却是因为身体改造,每日每夜的折磨!”

“你可曾感受过,那种皮被剥下来,血肉曝露在空气中生不如死的感觉?”

“你可曾日日夜夜饱受身体缺陷之苦,无法入眠?”

他的声音越发尖锐和高亢。

“我为了获得现在的力量,付出了一切,而你,却说我不劳而获!”

他话说完,隆——

一股股更加狂猛的音波从他体内奏响,如飓风过境,碾压向了顾辰!

顾辰彻底明白这家伙为何突然那么激动了,他表面上风光,但私底下承受的折磨实在太多了,正常人早就变成疯子了。

音波袭来,顾辰感觉身体像在被无数把小刀切割,体内元力自发流转,释放金光护体。

他的神色变得凝重,这家伙的音波攻击当真可怕。

以他不焚金身之强大,就是雷霆火焰也难以伤到,但这无形的音波却从毛细孔里渗透进去,搅得他体内气血跌宕,七窍更一阵疼痛欲裂,几乎快流出血来。

这种攻击实在太难以防御了,顾辰顿时明白叶青霜为何会伤得那么重,连神魂都受损。

“必须尽快拿下他!”

顾辰意识到了麻烦,嗖一声,硬扛着恐怖的音波,冲向了何方正!

“那家伙在何兄的绝命杀音下竟然不退反进?”

早就退到阵法外的朱一伦大吃一惊,何方正的音波攻击离得越近,遭受到的伤害就越大。

若是他,在他眼下这般发飙的情况下遭到正面冲击,肉身被碾成一团血泥都不稀奇!

而那陈古,竟看似没有受到多大影响!

“情报不对!不是说这陈古是因为有功劳才破例成为准道子,本身并没有什么特殊体质吗?”

他心里震惊,能在杀音之中逆流而上,体质定然是异常强大!

朱一伦压根没想到,他搜集到的情报是早就过时的,他对顾辰实力的预判,一开始就是错的!

“你这家伙。”

何方正见顾辰飞扑向自己,眸中爆出狠厉之芒。

他双手虚握,身上那一个个黑色的窟窿眼刹那间化为了噬人的漩涡。

夺魂灭魄,天杀七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