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崔龙城那四具尸体倒下,凝结着的空气,才终于缓和下来。

方世豪与纪、慕二老相视一眼,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

“赢了……”

这两个字,让他们如释重负。

这时,唐锐从崔龙城身上翻出那个小瓶子,丢给方世豪等人,淡淡开口:“软骨奇楠香的解药。”

“好臭的东西!”

打开瓶口,顿时一股恶臭扑鼻,引得众人接连骂街。

唐锐笑了笑,又来到钟意浓身边,帮她把鼻翼两侧的银针取出。

“扎的这么深啊。”

见唐锐手中竟是两枚小指般长度的银针,钟意浓俏脸微变,紧张的摸摸鼻子,“你小子,没给姐姐破了相吧?”

此刻,方世豪他们恢复了气力,纷纷看过来,调侃出声:“钟总,若是破相,就让师尊娶你过门。”

“这个可以有。”

暗色美女图片

钟意浓嘿然一笑,突然挑动精致的眉角,揶揄的口吻说道,“话说,他要是娶了我,那你们师兄弟该叫我什么啊?”

“这……”

方世豪与武青山顿时面面相觑。

他们拜唐锐为师,那唐锐的夫人,自然就要尊称师母。

本想调侃这一对璧人,结果可好,给他们自己绕进去了。

两人这副窘迫模样,立刻惹得全场大笑。

就连庙外那层阴翳的天空,也仿佛感应到笑意,散去了它的阴霾。

拨云见日,云海放晴。

处理现场的工作交给纪家,接下来,他们去了慕家名下的一座私人会所,大摆筵席,庆祝胜利。

原本,唐锐并不想去,但几位大佬盛情难却,他也只能一同前往。

到场后,唐锐发现参宴的不止他们,还有许多陌生面孔。

问过钟意浓才知道,这些都是纪、慕两家,以及武协、凤仪集团的高层核心人员。

可以说,他们这几位大佬的心腹亲信都在这里了。

隐隐之间,唐锐感觉有什么事要发生。

到了推杯换盏时,终于由慕天德开口,公布出一件大事。

“加入玄门?”

唐锐坐在主桌位置,目光中尽是哭笑不得,“我只会救救人,打打架,你们加入玄门,难道是要跟我学这些吗?”

在场都是割据一方的豪门大佬,而他的玄门才只是一家小医馆,这完全不是一个量级啊。

这不闹着玩吗!

慕天德微笑道:“其实,这算是我跟纪老警首自作主张,我们的意思是,不拜师,但自此之后,都是玄门成员,以你唐神医为尊。”

这话,更加引得唐锐震撼不已。

主桌上其他人亦是齐齐起身。

纪老警首率先举起酒杯,微笑开口。

“方会长自不必说,慕老几乎垄断药材市场,与唐神医有许多生意往来,实际上,已经算半只脚进入玄门,现在公布此事,也是想跟唐神医确定一下,把名分坐实。”

“而凤仪集团,我想就更不用说了,钟总是唐神医的人,这集团上下,唐神医已经有了近半话语权,也算是早早加入玄门了。”

“至于我纪老头,在云海白道还算一呼百应,更有整座云海警界作为后盾力量,以此来加入玄门,相信还算够格吧。”

听到这里,唐锐终于恍然大悟。

难怪要叫来他们的所有亲信,这是要当着所有人的面,确定他唐锐的至尊地位。

当这番话说出来,四周饭桌的子弟们,全都露出哗然之色,眼神复杂的望向唐锐。

有膜拜,有震撼,但更多的还是不解。

尽管各家族始终交好,但这只是因为他们之间,没有太多直接的利益碰撞,都是守着各自的万亩良田,称霸一方而已。

并不意味着他们愿意奉另一人为尊。

在这之前,几位大佬也只是与唐锐建立结交关系,可现在他们要加入玄门,就意味着各家族的身家资产,将全部共享给唐锐所有。

只要唐锐想,便可以随意动用各座豪门的全部资源!

这太恐怖了!

“各位,我感谢你们的好意。”

就在这时,唐锐也站了起来,回答却是出人意料,“今后,各位有什么难题,我唐锐,依然会像今天一样鼎力相助,但加入玄门,就没有必要了吧。”

那些子弟闻言,更是目瞪口呆。

这是真正的云海巅峰啊,就这么拒绝了?

“唐神医不必推辞。”

纪老警首流露出欣赏之色,“如果换作别人,我们这几把老骨头,还真的不敢做出这种疯狂决定,但就因为是唐神医,我们才有这个信心。”

慕天德也微笑道:“不错,我们不止被你的能力折服,更对你的人品钦佩不已,这才是我等加入玄门的理由。”

“弟弟,你就应了吧。”

钟意浓笑着说道,“况且,你还要入京发展,没有点后盾支持,大家也不放心啊。”

唐锐沉默片刻,终于,洒然一笑。

如若他再三拒绝,也是拂了这几人的好意,而且,他跟几位大佬虽然隔着年纪,但趣味相投,堪称忘年交。

以这种方式捆绑在一起,也未尝不可。

于是,唐锐端起面前的酒杯,与几人轻轻相碰。

“好吧,那我就代仙医祖师,招各位入玄门。”

“多谢门主!”

几位大佬首先道谢。

其次,各豪门的子弟也同时起身,恭敬唐锐。

尽管他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们都知道,从今天起,群雄割据的云海市,迎来了它的第一位王者。

名字,叫做唐锐。

接下来,酒宴就热闹多了,许多人前仆后继的凑到唐锐身边,希望能露一面。

好在有钟意浓在场,不等几个人凑近唐锐,就佯装酒醉,拉着唐锐离开了大厅。

会所内有不少休息室,钟意浓摇摇晃晃,直接带唐锐进了一间豪华套房。

房内格调高雅,可以俯瞰整座云海,站在偌大的落地窗前,身旁又是钟意浓这样级别的美女,此刻的唐锐,真的有种江山美人的感觉。

“弟弟,如今你真真正正站在了云海巅峰,你想让姐姐怎么奖励你呢?”

轻靠在唐锐身前,钟意浓口中的香气,再加上几丝微醺的酒气,就像是最烈的欲·药,让唐锐难以自控。

身体一热,唐锐真有种把她就地正法的冲动。

可就在这时,房门被人敲响。

天残脚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唐神医,打扰您了。”

“刚刚接到电话,家主那边……”

“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