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便是一大段不可描述的画面了,慕容复手段前世今生所知道的手段,都用了出来,什么鞭子、中指、穴道按摩,这些都只是最普通的,佟月儿再经历了一番艰苦卓绝的斗争之后,终于还是失去了理智,拜在慕容复手上。

而慕容复自然顺水推舟,奋力征伐,一夜过去,终是将佟月儿的身心彻底给征服了。

期间,倒也发现了一件有意思的事情,原来佟月儿竟然还是处子之身,并未与康熙圆房,之所以会眉目含春,却是因为她在进宫前,被宫里的麽麽教导过房中术。

好奇之下,自己暗地里尝试了一次,从此愈发不可自拔,这才造成了明明是处子,但处子特征却不明显的尴尬情况,想来那康熙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才有意无意的冷落了她,没想到却是便宜了慕容复。

次日,宽敞而舒适的鹅毛大床上,躺着两具不着寸缕的身子,睡得很沉。

“姐姐,姐姐,灵儿看你来了!”忽然,一道脆嫩清灵的声音响起。

原本沉沉睡着的慕容复,陡然一惊,睁开眼来,“嗖”的一下,身形已经消失不见,连带地上的衣服一起。

“噔噔噔”一阵脚步声响起,一个娇小的身影跑入殿中,但马上又是一声尖叫,“姐……啊……”

藏在帷帐上方的慕容复这才看清了下方的身影,竟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小萝莉,眉如新月,粉雕玉琢,樱桃小口,当真水灵极了。

身上穿着一套不大合身的宫装长裙,头上梳了个百花分肖髻,漆黑的秀发自然垂于双肩,可爱之中,又带着几分甜美。

不过此刻的小萝莉,檀口半张,脸颊红润,既是吃惊,又是羞涩,半晌后才低声喃喃道,“姐姐什么时候也喜欢不穿衣服睡觉了?”

似乎感受到小萝莉的异样眼光,床上的佟月儿嘤咛一声,渐渐醒转过来。

粉色甜美少女

“嗯哼……”佟月儿甩了甩有些昏沉的脑袋,“我这是……”

忽然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瞬间清醒过来,急忙四处看了一眼。

但瞥见床前的小萝莉时,登时呆在原地,脸上表情精彩万分,“灵……灵儿,你怎么会在这?”

说着急忙抽过被子,将自己狼狈之极的娇躯盖住,不着痕迹的移了移娇躯,挡住身旁的点点落红。

“噫,姐姐好害羞哟,居然学人家不穿衣服睡觉!”佟灵儿回过神来,立即抓住机会取笑姐姐。

佟月儿大羞,急忙四下瞟了一眼,没见到慕容复的身影,这才暗松一口气,隐隐还有些失落,但还是板着脸朝佟灵儿说道,“你怎么会跑到宫里来了,而且,也不让人通报一声就乱闯。”

“灵儿也想通报啊,可是他们都睡着了,灵儿只好自己进来了。”佟灵儿见姐姐似乎生气了,急忙解释道。

佟月儿心中知晓,那些宫女太监哪是睡着了,而是被慕容复点了穴。

想起慕容复,脑海中便不自觉的浮起昨夜的种种画面,心中不由泛起一丝异样,脸颊也瞬间变得通红。

“姐姐,你好奇怪哦,生病了么?”佟灵儿盯着佟月儿的神色变化,不由心生好奇。

“姐姐没事,”佟月儿敷衍了一句,“你快些回去吧。”

佟灵儿小嘴一瘪,“姐姐,灵儿才刚到,屁股都还没坐热,你就要赶灵儿走。”

“灵儿!”佟月儿瞪了她一眼,“跟你说了多少次了,说话不能这般粗鲁,尤其是在皇宫里更不能乱说话。”

佟灵儿撇了撇粉嫩的小嘴,“知道啦。”

“灵儿,你听姐姐的,赶紧回去,现在宫中……宫中有事,姐姐也没工夫照顾你。”佟月儿又劝道。

佟灵儿虽然极不情愿,但也不敢过分违逆佟月儿的话,只好郁闷道,“那灵儿先回去了。”

说完嘟了嘟小嘴,转身向外走去。

却在这时,佟月儿眼前一花,一道白影闪过,随即自己妹妹便定格在了那里,而妹妹旁边站着一个白衣飘飘的男子,正是慕容复。

佟月儿一惊,但出口之后,却是喊出一个连她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的称呼来,“主人……”

这自然便是移魂大法的效果了,昨夜趁佟月儿心神失守之时,慕容复以浑厚的功力配合自身强大的精神意念施展移魂大法,将自己的影子深深烙印在佟月儿脑海中。

让她在见到自己之时,心中只有一个想法,自己是她唯一的主人,而她只是一个低贱的女奴。

“这是你妹妹?”慕容复上下扫了一眼佟灵儿,不自觉的探出手去,在她头上摸了摸,朝佟月儿问道。

佟灵儿身子被定住,六识也完封闭,倒是完听不到二人说什么,便是之后醒来,也只会觉得自己恍惚了一瞬间,并不会察觉到有什么异样。

佟月儿抿了抿嘴,缓缓开口道,“她是……是月奴的亲妹妹,还请主人……放她一马。”

慕容复眉头微不可查的一皱,按理说,他力施展移魂大法之下,这佟月儿除了自己之外,应该是六亲不认才对,但现在明显对佟灵儿还有维护之意,虽说移魂大法的效力跟被施术者的意念也有很大关系。

但佟月儿不过一个普通人,怎么可能抵抗得住?

其实慕容复不知道的是,这移魂大法效果逆天,但也不是立即便能发挥效的,这便相当于催眠术中的心理暗示,移魂大法种下的不过一颗种子,需要时间的酝酿,才会生根发芽,最后根深蒂固。

慕容复甚少使用这门心法,而秘籍上也未曾提过这一点,所以并不知晓其中内情。

当然,慕容复倒也没有为此而烦恼,如果佟月儿完沦为一具傀儡,没了自己的思想感情,那岂不是太没意思了,毕竟这可是一个尤物,以后说不得还要多与她切磋切磋。

沉吟半晌,慕容复说道,“月奴,本座可以暂时放过你妹妹,不过她将来也会是本座的人,你可明白?”

佟月儿娇躯微颤,终是点了点头,“但凭主人区处。”

慕容复捏了捏佟灵儿粉嫩的小脸蛋,鬼使神差的伸过嘴去,在她樱桃小口上轻轻啄了一下,随即身影飘忽,眨眼间消失在殿中。

佟灵儿醒了过来,身形一个趔趄,差点往前栽倒,“咦,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有种怪怪的感觉?”

佟灵儿站稳身形后,不由自主的伸手摸了摸嘴唇,又回头看了眼佟月儿,眼中一缕疑惑之色闪过,随后便蹦蹦跳跳的出了永和殿。

佟月儿怔怔看着佟灵儿远去的背影,心中也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忽然胸口一凉,却是被子被人扯开,一对硕大的圆满暴露在空气中。

佟月儿抬头望去,慕容复正站在床头,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准确的说,是盯着自己胸前的雪球。

脸颊微微一红,佟月儿起身,双膝跪在床上,双手托起饱满,“请主人品尝。”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脸蛋更加红润了几分,如同春花初绽,艳如桃李。

她现在的心情,可谓复杂到了极点,眼前之人,不但坏了自己的清白,还那样折辱自己,可不知为何,心里不但生不出一丝反抗的念头,还有一股莫名的意念驱使自己去讨好他,任他作践,难道自己真的只是个下贱的奴隶么?

慕容复对佟月儿的表现十分满意,但在瞥见其眼中的挣扎之色时,不禁心中暗凛,看来还要再加几把火才行。

心中如此想着,下一刻,“啪”的一下,一巴掌打在那娇艳的脸蛋上,“谁允许你跪在床上了,还不下来服侍主人……”

佟月儿不但不怒,反而抛了个媚眼,“月奴这便来……”

随后慕容复又花了半日的时间,将佟月儿从头至尾的收拾一遍,各种极尽屈辱的姿势、手段,来了个套,到最后的时候,佟月儿内心已经彻底崩溃,完沦为女奴。

慕容复走出永和宫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了,回头瞟了一眼金碧辉煌的大殿,心中难免生出一丝志得意满,想道,康熙啊康熙,你没想到吧,你未来的皇后,会被本公子拔了头筹,还沦为本公子的女奴。

离开永和宫,不多时,慕容复又来到了坤宁宫,许久不见,也不知道建宁那丫头有没有背着自己乱搞。

穿过宫墙,来到建宁公主的房间前。

“小复子,”忽然,一个娇叱声响起。

慕容复一惊,还道自己被发现了,随即脸色一黑,“小复子”是什么东西?

却在这时,又听一个清脆的女子声音道,“我让你打我,为何迟迟不动手?”

听声音,正是建宁公主无疑,马上,一个带着哭音的尖细声音响起,“公……公主,奴才不敢啊,公主饶了奴才吧,这可是诛九族的大罪……”

慕容复愣了一下,脸色瞬间又黑又怒,建宁居然真的背着自己胡作非为,跟这些小太监胡搞乱搞。

“砰”的一声,慕容复破门而入,但在见得屋中情形时,不由呆住。

只见建宁公主身上衣衫完好,一手托着脑袋,身子斜倚在一张太师椅上,身前不远处站着一个人,身上穿着一身白衣,乍一看其背影,还真的跟慕容复有几分相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