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家有悍妻怎么破

最不能说女人丑了,不然对方会找拼命的。殷姨娘一向以自己貌美而自豪,现在被沐昆这样嘲讽差点没气死。

关振起僵着脸说道:“沐昆,赶紧给殷姨娘道歉。”

沐昆呵了两声说道:“我只是实话实说,道哪门子的歉。还是说在这儿不能说实话,只能捧这个丑八怪的臭脚。”

殷姨娘非常愤怒,但她不敢责骂沐昆。她要敢打骂了关沐昆封小瑜绝对绕不过她的。封小瑜有英国公跟皇后娘娘做靠山,不是她得罪得起的。

忍着怒气,殷姨娘红着眼眶说道:“三少爷,我不知道听了谁的谗言,但老爷与郡主是两人性格合不来才和离与我无关。”

沐昆嗤笑一声道:“与无关,敢发誓吗?”

殷姨娘还真举起手发誓,说道:“若是我挑拨了老爷与郡主和离,愿天打五雷劈死无葬身之地。”

殷氏自小就知道,家里要拿她去博富贵的。她不愿束手待毙等着被家里人送给七老八十的老头做妾,所以就自己找目标。关振起出身侯府长得又一表人才,自身能力又出众,一下就被她看中了。不过她也只是想做良家妾,可没妄想挤走小瑜自己做正室。当时小瑜执意要和离她都吓一大跳,甚至还很害怕关振起迁怒于她。所以现在发这誓言她是半点负担都没有。

沐昆对于这个誓言不满意,指了下龙凤胎姐弟四人说道:“这个誓言不行。若是因为害得我娘跟爹和离就让他们不得好死,死后不入轮回。”

这两句话看着差不多,实则有天壤之别。

关振起怒喝道:“关沐昆,闹够了没有?”

妩媚牛仔的诱惑

沐晨被教导成谦和恭让的世家公子,沐晏别人非议小瑜教子无方所以行事也不敢出格,但沐昆却没这么顾忌。

见关振起发怒,沐昆嘲笑道:“是她自己要发誓又不是我逼的,怎么就成了我闹了?爹,我看不仅眼睛不好使,脑子也有问题。”

关振起都想将他嘴巴缝起来。

却不想沐昆还没停嘴,继续说道:“也幸亏娘跟和离了,不然跟这心盲眼瞎的人生活在一起也太辛苦了。”

衡氏觉得三兄弟属沐昆最狠了,不仅嘲讽殷静竹连关振起敢骂了。

殷静竹目光却变得深沉。他很清楚哪怕沐昆再过分关振起也不会对他怎么样,不仅是沐昆后面有靠山更因为他觉得亏欠了这孩子。

关振起气得差点一巴掌闪过去,说道:“关沐昆,的书都念到狗肚子里去了?竟敢这样跟我说话。”

沐昆也不怕他,说道:“怎么,在面前实话都不能说了?那还真不好意思,我说话一向都这样。若不爱听就别听,没求着听。”

关振起沉着脸说道:“跟我去书房。”

沐昆也不干,说道:“既不是诚心带我去庄子上,我现在得回家。正好还有许多功课没做完,我要回去足功课。”

“不许回去。”

沐昆不想搭理他,转身就往外走。

关振起也没叫下人拦着,而是自己大跨步走过去将他抱起来,不管沐昆如何捶打都不放手。

其实关振起被打得眉头紧皱,但他都忍着。

等父子两人离开,屋子瞬间安静下来了。

殷氏最先打破了这份宁静,笑着说道:“殷妹妹,小孩子的童言童语您定不会在意,对吧?”

殷静竹皮笑肉不笑地说道:“自然,三少爷这般率真可爱,我怎么可能会跟他计较。大少爷他们心高气傲,到现在都不愿叫姐姐一声母亲,想必姐姐也是不在意的。”

殷氏云淡风轻地说道:“郡主身份尊崇,我可不敢与她比肩,而且我这辈子有穗穗姐弟就心满意足了。”

这意思她有自己的孩子,沐晨三兄弟叫母亲还是太太她都不在意。又不是自己肚子里出来的,且亲娘还在,怎么可能真心实意对她这个继母。

其实殷氏觉得这样也挺好的。后母难为,三位继子念书以及婚配都有亲娘操持不用她管,她也乐得轻松。

殷静竹笑了下说道:“姐姐还真是好脾气。”

衡氏没接这话,而是看着她说道:“妹妹,几天没见这脸上好像确实多了不少斑点,腰好像是粗了不少呢!”

“还是三少爷眼神好,我刚才都没发现呢!”

殷静竹气得脸都扭曲了,不过很快她就冷静下来:“是,妹妹自比不过太太富态逼人。”

生完关沐归以后衡氏就胖了不少,这一年来想方设法减肥可惜收效甚微。而关振起喜欢苗条纤细身段的女人,自她胖了以后来主院的次数都变少了很多。

不等衡氏开口,殷静竹的小儿子哭了:“孩子可能是饿了,我带他回去让乳娘喂奶。”

殷静竹一走,屋子有恢复了平静。

穗姐儿看着一脸怒意的衡氏,说道:“娘,以后别让她再过来了,气坏了自个不划算。”

衡氏摸了下她的头,不说话了。

关振起将沐昆抱到前院的书房,放下他后冷着脸说道:“跪下。”

沐昆不仅不跪,反而梗着脖子喊道:“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这儿就是的家。”

沐昆大喊道:“这儿是跟狐狸精还有那些崽子的家,不是我的家,我的家在郡主府。”

见关振起拿了铜尺来,他一边哭一边喊道:“娘,快来救我啊!娘,再不来救我,我要被打死在这儿了。”

沐晨到主院的时候,就听到沐昆嚎啕大哭的声音。他疾步进了书房,就看见沐昆的手正被关振起打手板心。

他大惊,冲上前拦住道:“爹,这是做什么?”

关振起冷着脸说道:“在家就口出不逊,这到了外头还了得。爹今天就要给他一个教训,让他不敢再胡言乱语。”

沐昆虽然被打了,但嘴巴却不饶人:“我说错了什么?难道不是为了个狐狸精抛妻弃子。敢做却不敢当,孬种。”

关振起刚才只是想罚他一顿,但现在却被气得失了理智。

“啪……”

铜尺落在了沐晨的手臂上,忍着他眼泪都差点落下来:“爹,弟弟还小,若是哪里做得不对慢慢教就好,怎么能下这样的重手?”

“现在再不严加管教,以后就得杀人放火了。”

连他都敢骂,以后还有什么是这臭小子不敢干的,趁着年岁还小严加管教将这性子掰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