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霞看到一个陌生来电,是s市的电话,嘀咕了声,这是谁啊,以为是不是问何时营业,回家两天,张霞可没有少接到这样的电话。

等她接通电话还没有出声,就给电话那头传来骂人的声音给气的不轻。

张霞很是恼火,“你谁啊。”

“脑子进水了吧。”说完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赵蕊擦拭着头发从卫生间走出来,正好看到张霞气呼呼的挂电话,很是疑惑。

一般打给张霞的都是客人,如果是推销电话,张霞也不至于会这么生气,“妈,谁的来电。”

张霞刚准备说话,就看到赵蕊竟然就这么的盯着还在滴水的头发走出来,可把她给急的,“怎么不知道擦下头发。”

“不知道这样很容易感冒。”

“不要以为是夏天就没事,家里可是开着空调。”

“你这样,我如何敢放心你出去。”都说自家闺女懂事,但是迷糊起来那是真的迷糊。

赵蕊吐吐舌头,这不是习惯了么,没有一会功夫头发就会干,也就懒得用吹风机。

“你啊。”张霞看着赵蕊这个样子,忍不住点点她的头,“你啊,不要以为没事,头疼的时候,你就忘记了。”

白色衬衣的独特魅力

“每次都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张霞也不劝了,自个去卫生间拿电吹风帮赵蕊开始吹头发,“出去后,哪怕很累,也不能头发不干的情况下就睡觉。”

“如果实在是懒得吹头发,那就早点洗头,不要等到要入睡了才想起吹头发。”张霞真的是不放心赵蕊就这么的一个人出去留学。

这还没有走,张霞就已经是各种操心。

电吹风暖和的风,加上张霞温柔的手,赵蕊感觉睡意都有点控制不住,“妈,你这么不放心,要不就跟着我出去好了。”

跟着赵蕊出去?张霞想都没有想过,“我出去干嘛,又不懂语言。”而且她还要留在国内赚钱。

起码留在国内还能为赵蕊赚钱,不需要她到了国外后,为了生活费到处打工。

“可以。。”赵蕊觉得张霞还是学门语言的,这来g市三年,不一样听的懂这里的方言,也能简单的对话,这点赵蕊真的佩服张霞。

都能学会g市方言,出国的话,待上几年,应该也学会一门外语吧,这点赵蕊深信不疑。

张霞听到关了电吹风后,正好听到手机响,就拿起来一看,“又是s市的电话。”

咦,这话有有问题啊,赵蕊想起之前听到张霞说啥脑子进水不进水的,“妈,难道是滋事电话?”

“也不知道是谁,我刚接通,就骂了我一通,说我落跑,我落跑啥。”张霞之前是听到有人骂她,就气的没有多想直接把电话给挂了,可是现在再次重复一遍后,就发现有点不对劲。

“那个不会。。”张霞看着不停在响的手机,可以说是一个刚断了,后面又开始打过来。

“如果我猜的没有错的话,应该是她。”

“她也许已经发现我们已经不在s市。”能让林雅宁这么生气,除了这点就不做他想,

“我们不在s市,她就破口大骂?”张霞惊呆了,“咋的,我们就没有自由了吗?”

“她大概是觉得和我们约了见面。”有钱人不就是这个心态,你见我,对不起,看我心情和安排,我见你,那是必须要立马见到。

赵蕊真的不明白林雅宁咋就觉得她是高高在上的人,咱就应该顺着她。

“妈,我来接电话。”也不知道张霞是否想自己接。

张霞觉得自己是越发的不想和林雅宁有任何联系,“你接吧。”

赵蕊按了通话键,又是还没有出口,一系列骂人的话就部冒了出来。

得,某人不是要骂么,那就让她骂个舒服吧,按了录音键,把某人失态而又丑陋的嘴脸部都录了下来。

哼,某人不是喜欢在外面装淑女么,不知道这段录音放出去后,某人会如何,应该会发疯吧,不过现在某人也不需要淑女人设吧。

张霞示意赵蕊悠着点,然后就上楼休息,明天开始又是忙碌的一天,连续两天奔波,身体真的有点吃不消。

张霞打开电脑,开始赚点小钱钱,顺道分心听听林雅宁何时收尾。

林雅宁担心会再次断了电话,一口气又骂了下来,骂了半天后,才发现压根就没有人声音。

林雅宁呀,赵蕊,是不是,你个孬种,你接通电话,竟然不出声,咋的,以为这样可以消耗话费?

林雅宁本小姐是那种缺这点钱的人吗?

赵蕊拿起电话知道你不缺钱啊,谁不知道你有金主啊,金主手松松,够你花的。

林雅宁得意的笑是啊,你羡慕吗?要不我也给你介绍一个金主?

赵蕊对不起,不需要,我这人啊,喜欢通过自己的实力赚钱。

赵蕊毕竟我们是不同的,你可是林家大小姐,林东俊的闺女啊。

赵蕊我就安心的当个大学生就成了。

林雅宁是啊,等毕业后就是一个小医生,对了,你看新闻了吗?现在医患关系那是一个紧张。

林雅宁记得上次他们还在讨论件事你有没有看到有病人家属把医生给一刀,你说当医生才赚多少钱,何必从事这么危险的工作。

林雅宁人就活这么一辈子,何必这么辛苦,能够轻松过,当然是要轻松过,来钱还快。

赵蕊笑笑你喜欢伺候男人赚钱,那是你的事,我们不是一路人。

赵蕊有时候你也不要把人想的太傻,虽然我不知道你到底想干嘛,但是我可以肯定一点的是,你动的是不好的脑筋。

赵蕊比如想设计我,比如想弄到啥把柄,比如拍到我不堪入目的照片。

林雅宁吓了一跳,嘴巴长大,心里直呼她怎么会知道,要知道她可是都没有和其余人说,部都只有她一个人计划。

不其然的想起好像那天林子豪去她房里,摇头,这家伙是绝对不会做出出卖她的事。

林雅宁笃定没有人会出卖她,说话的底气都是那个足你这人啊,真的不是一般的过分,竟然这么不放心人,咋的,在你心里眼里,就没有值得相信的人。

相信的人?赵蕊笑了我可以相信的人很多,不过就是没有你林雅宁,林家人我都不会信,一群为了利益的人。

赵蕊连亲生儿子都可以说出卖就出卖,还有啥不能出卖的。

anzhicuirensheng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