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家有悍妻怎么破

半夜的时候段师傅醒了过来,看着趴在床边的小金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他这辈子做得最骄傲的两件事,一是将看家本领都交给了清舒,第二就是收了小金这个儿子。

“小金、小金……”

听到叫醒,符景楠醒了过来:“爹、爹怎么样?”

段师傅笑着说道:“我很好,就是辛苦了。”

这段时间小金一直在身边服侍,整个人都清瘦了很多,不过养儿育女也就是指望年老动不了他们在床前伺候了。

符景楠摇头说道:“爹,只要能好我再辛苦都愿意。”

段师傅笑了下,说道:“爹的身体自己知道,这次是熬不过去了,不过能活到现在爹也知足了。”

符景楠最听不得这样的话:“爹,不要说这样的话。”

段师傅笑着摇摇头说道:“是人都要死谁都逃不过的,不用伤心。小金,爹就要走了,有几句话要跟说。”

“爹,我给去请大夫,去请太医。”

段师傅拉着他的手说道:“别折腾了,听我说。”

牵红点气球的小女孩图片

擦了眼泪,符景楠点头道:“爹,说,我都听着。”

“以后啊,赚的钱一半给娘,另外一半给庄氏一部分家用其他的给符逸。逸儿与嘉儿是的儿子,总不能将来科举以及娶妻都指靠哥吧!”

符逸与符嘉两人在学堂的束脩笔墨以及伙食费用,都是符景烯在负责。而这也是段大娘与单氏最不平的一点,两孩子不用庄婉琪管等于她独自用了符景楠给的一半工钱。

符景楠有些犹豫,说道:“符逸还小,给太多银子我怕他会乱花。”

段师傅说道:“符逸这孩子自小就懂事,拿了钱也不会乱花的,再者就算乱花也总比让庄氏拿去贴补了庄家的强。”

他很清楚这钱是不能留在小金手里,一旦被家里的三个女人知道这钱就保不住,交给孩子自己保管最稳妥。至于说孩子拿了钱会学坏这个他不担心,有符景烯盯着孩子不会走了歪路。

之前就想着庄婉琪与老妻不对付,担心自己先走她晚景凄凉这才同意了她提的兼祧,却不想这事竟激怒了符景烯。

符景楠犹豫了下还是点头同意:“好,我都听的。”

“答应了就要做到,不然我在九泉之下也不能安息。”

“爹放心,我一定会按照说的做。”

段师傅嗯了一声说道:“小金啊,爹对不起,若是当年哥找来就让认祖归宗现在肯定会过得好。”

也或者当年他没有收养小金而是让他跟着清舒,也不会养成现在这个性子,只是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吃。

“去将娘叫来,我有话跟他说。”

段大娘很快就过来了,她看到段师傅满脸含笑的样子就知道是回光反射了。她抱着段师傅的手哭得很伤心,说道:“老头子,答应过要走在我后头的。”

“我要食言了。孩他娘,我要走了有几句话要叮嘱。孩他娘,等我走了就会平洲吧!”

段大娘说道:“老头子说什么胡话呢?小金在这儿,儿媳妇又有身孕咱们要有孙子了,我回平洲做什么?”

就是段师傅他们也准备葬在城外的,坟地都买好了。

叹了一口气,段师傅说道:“不回去也行,但以后家里的事都交给儿媳妇什么都别管了。”

这话段大娘怎么可能会答应,什么都不管岂不是还得看儿媳妇的脸色,要这样那她当初何必大费周章地要娶过一个儿媳媳妇。

“老头子,别担心我,我以后会过得很好的。”

见她听不进去劝,段师傅只得再叮嘱她道:“要以后在京城过得不顺心,就去平洲找阿柔。”

段大娘眼泪刷刷地落:“老头子,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有事。”

段师傅摇摇头道:“孩他娘,在京城过不如意就会平洲找阿柔,这事一定要答应我。”

拗不过他,段大娘只得假意答应了。

随后,段师傅有见了符逸跟符嘉兄弟两人。摸了下两人的头,段师傅说道:“别怨们爹,他也不容易。”

两兄弟垂着头没说话。住到段家这两日,除了进来时跟段家的人打了招呼,其他时候两兄弟几乎是一言不发。

段师傅很难受,这两孩子明显是怨上了小金了:“逸儿、嘉儿,要怪就怪我,是我没教好爹。”

符逸摇头说道:“段爷爷,我没怨我爹。”

符嘉也跟学着哥哥说了这样一句。

段师傅说了一句好孩子以后,转过头看向符景楠:“小金,等嫂子回来后与她说这辈子我谢谢她,希望下辈子能与她做真正的师徒。”

清舒没有行拜师礼算不上真正师徒,也是这孩子宽厚这些年一直照拂他,若不是清舒他活不到现在。

符景楠点头道:“爹放心,我会将这话转达给嫂子的。”

看着段师傅慢慢地合上了眼睛,符景楠泪流满面:“爹、爹……”

段大娘则直接晕了过去。

第二日中午符景烯得了消息知道段师傅病逝了,他神色很冷淡地说道:“让管家送一份帛金去就好。”

他是不会去参加段师傅的葬礼的,借口都不用找,忙。

季泉一板一眼地问道:“老爷,那送多少?”

“一百两就好。”

“好的老爷。”

虽然早猜测到符景烯不会来参加葬礼,但看到送来的一百两银子符景楠还是神色黯然。

单秀红当初愿意嫁给符景楠,完是冲着他有个次辅的亲哥的,结果成亲一年连符家的大门都没迈进去过。这次更甚,她公爹的丧礼都不来参加。

当日晚上,她忍不住问道:“再怎么样公爹对有养育之恩,对嫂子有授艺之恩,大哥怎么能不来参加公爹丧礼呢!”

就这两层关系,哪怕是在乡下对方都得上门吊唁,更何况符景烯还是当官的做事这般不留情面也不怕被人诟病。

符景楠说道:“大哥太忙没时间。”

单秀红不高兴地说道:“再忙也不可能连过来吊唁的时间都没有,我看大哥就是故意不来的。”

符景楠沉着脸说道:“这话在我跟前说说就好,别在外说。”

单秀红心里堵得慌,但见符景楠脸色难看也不吱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