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此同时,天的飞虫也被毒雾和火焰熏死烧死,像雨点,或者说,像冰雹一般掉落下来。

其中一部分掉落在我们附近。

当然,大部分的飞虫还在火圈外徘徊,却有一小部分发现我们到了下边,追了过来。

追过来的虫群,也有两三万的规模。

“早知道就该让卡姆弗准备一些杀虫剂的。”我说。

“我们的计划,针对的目标是古精灵,谁想到第一关遇到的居然是虫子?”李奥说,“再想想办法吧!”

李嘉图看着追过来的虫子,说:“暂时躲一躲,试试隐匿术。”

我说:“行,都听你的。”

李嘉图发动隐匿术,身影模糊了一下,就像刺客盗贼隐身一般,只剩下一个模糊的影子。

接着,我们不紧不慢离开原地。

“嗡嗡嗡……”

飞虫群到了我们刚才所在的地方,先是乱飞了一阵,随后,既然在低级魔兽飞虫的带领下,朝着我们追了过来。

粉嫩躯体纯白诱惑

“露馅了……”李奥说,“昆虫本来就不是特别依赖视觉,就算这些是巨大化的昆虫眼睛很大,嗅觉和听觉,还有红外感知也是很强的,你看,这些书都有的知识,也需要在实践中亲自验证吧?”

李嘉图现出身影,说:“材料不足,只能用能量了。”

说着,他换斧锤暴怒,发出了几个火球,直接把斧锤当成法杖来用了。

飞虫阵型密集,或者说根本就没有什么阵型,随便一个火球就能炸死烧死十几只,不过,相较于数万只的规模,这样的杀伤效率还是太低了。

接着,李嘉图又发出了旋风和闪电链这样的区域技能,稍微提高了杀伤范围,随便一出手就是成百只的杀伤。

不过,虫群数量还是太过庞大,无视攻击逼近了我们。

“吱吱吱!”“嗡嗡嗡!”“啪啪啪!”

铺天盖地的虫群,发出令人头发发麻牙齿发酸的声响,顶着李嘉图连珠炮一般的攻击,悍不畏死地围了来。

我撑起一个保护罩,李嘉图见状,也一点点退到我身边,然后布置了一堵火墙。

飞虫冲来撞在火墙一侧,纷纷被烧死烧伤,却也很快用这种残的方式耗尽了火墙的能量,同时,还有一些很绕到了侧面。

李嘉图只好撑起一个碗形护罩,干脆将武器收起,专心给护罩提供能量。

飞虫很来就把护罩给埋住了。

烧焦的虫尸密密麻麻堆满了护罩表层,很快就烧成了灰烬,腾出空间,又有更多飞虫扑来,填补空白,继而丧命。

看着虫群这种似毫不计较个人生死的残作风,我觉得而有些难受。

“这就是虫群的策略,”李奥说,“以个人的完牺牲为代价,达到整个群体的目的,只要保证族群的核心能够繁衍下去,牺牲再多普通个体也在所不惜。”

其实,这些书都有,别说是李奥,就连卡姆弗的研究也提到过。

我说:“你不用提醒我,提醒一下李嘉图。”

李奥对李嘉图说:“再说一遍啊,多想想自己手头拥有的资源,如何合理利用才能发挥出最大的作用,不要一味地使用蛮力浪费能量。”

李嘉图对着防护罩持续输出,听了这话,似乎也有了些新的想法。

这时,外面虫群的攻势也忽然停顿了一下。

接着,虫群散开,十几只低级魔兽级别飞虫围了来。

随后,它们但尾部开始喷射出先前那种酸性粘液。

“嗤嗤!”

酸液落在护罩,顿时被汽化,激起阵阵黑烟,但同时,护罩也变得薄弱了些。

李嘉图加大能量输出,补即将破裂的护罩,但同时,第几魔兽们又在酝酿第二波酸液喷吐了。

李嘉图腾出一只手,释放了几个火焰箭,杀死了三只低级魔兽,勉强缓解了一下危机,不过其他没被攻攻击到的低级魔兽还是继续喷吐酸液、

李嘉图继续发出火焰箭,不料,虫群中居然分出以一小批普通飞虫,挡下了火焰箭。

又是这种不畏牺牲的战术。

这些虫子,完不把个体的生命当做一回事。

实际,只要它们的巢穴还在,这样的普通飞虫,那是要多少有多少。

生物的进化有两种,一种是强大自身,在生存竞争中占据绝对优势,在这一点,大型野兽都是如此。另一种是增加个体数量,以数量取得优势,很多昆虫就是如此,而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蚂蚁和蜜蜂。

而智慧生物,则选择了介乎于两者之间的道路,在强化个体的同时,也增强种族团体,继而达到两者之间的平衡。

其中,人类的策略是用数量弥补个体实力不足的缺陷,精灵则过分强调个人的强大,配合树人和魔宠,以及天生的魔法天赋,在平均个体实力这个方面处于领先地位,不过数量就不占优势了。

而兽人又选择了平衡。

不过,准确说来,兽人是被动选择,或者说根本就没有选择,毕竟部分弱小种族生育率比人类高多了,但实力远远不及,而强大种族则根本就无法生育更多人口。

总之,兽人的处境有些不不下。

话说回来,眼前的危机还是没有解决。

李嘉图只好加大了攻击技能的威力,扔出一个强力闪电球。

这一回效果倒是很好,三只低级魔兽连带着身前的飞虫一块被雷电杀死。

不过,剩下的低级魔兽级也没有停止攻击,保护罩也终于被酸液腐蚀出了一个缺口。

“吱吱吱!”

几只悍不畏死的虫子钻了进来。

李嘉图又是一个火焰箭,又手忙脚乱的补了缺口。

这时候,更多的飞虫支援也从燃烧殆尽的枯树叶那边飞了下来。

我抬头,看见已经被烧成一团的枯树叶,像一团从天而降的陨石,朝着我们砸落下来!

“嘿,”李奥说,“漏算了这一步!”

我叫了一声:“李嘉图,快点撤!”

李嘉图这才注意到方的枯叶残骸。

我们撤掉保护罩,只在身留了一层,冲进虫群包围,朝着叶柄的方向跑去。

密密麻麻的虫群几乎将视线都挡住,但完挡不住我们的狂猛冲锋,更不能将我们的步伐减慢一丝一毫,纷纷被我们撞开。

霸王龙更是不耐烦地吐出一团大伙,直接将前方数千只飞虫烧成了灰烬。

前方顿时豁然明亮起来,畅通无阻。

老实说,给霸王龙足够的能量,烧光十几万的飞虫,简直不能更简单。

我忽然感觉,这样考验李嘉图,是否有必要。

不过想到李奥坚决的态度,我就没有多说。

李奥自己感叹:“还是霸王龙轻松省事。”

我说:“那你还这样折腾李嘉图真的有意思吗?”

果然,他马反驳:“锻炼他的思维,这是难得的机会,华夏有句古话叫穷养儿子富养女,就是说,男孩子要从小吃些苦,多磨练,长大才能有男子汉的担当,女孩子要从小疼爱,长大之后才懂得照顾好自己,不要委屈了自己。”

“听着有点道理,”我说,“也就是说你是把李嘉图的当成儿子的?”

“重点不是这里好吗?”李奥说,“不过,李嘉图本来就是男性名字,我也要他继承我的意志和志向,当然得是男的,说到女儿,唉,我也想养一个,可惜,暂时没条件……”

说话间,我们已经跑到了叶柄附近。

“轰……”

卷曲成团,几乎烧成残骸的枯树叶只剩下烧成焦炭的叶脉和未熄灭的红炭状叶肉,还是将我们所在的树叶砸得一阵晃动。

当然,换做是正常尺寸,一片烧尽的树叶掉到另一片叶子引发的震动,我其实根本不会在意,但在这样的尺寸之下,叶面的震动也是相当骇人的,看着下方的万丈悬崖,更是叫人有些毛骨悚然,心跳加剧。

就算知道这样的高度,以我的实力完不用怕摔死,但也难免心惊胆战。

枯叶慢慢熄灭,空气中弥散开来的毒雾又杀死了一批飞虫,但也很快燃尽,剩下的虫群大概也只有不到五万只,但对李嘉图来说,还是有些难以对付的。

不过,李奥还是执意要考验李嘉图,还要求霸王龙不准出手。

李嘉图毕竟不是普通小孩,并没有被这样的要求难住,不过也没办法按着李奥那种“高效省力”的要求去做,直接拿起武器就冲进了虫群。

冲出去之前,他开启了一道贴身的水系护罩,目的应该是防住低级魔兽飞虫的酸液,然后,又加了一层宽松得多的风系护罩,就像地球动画片里的“暴气”赛亚人那样,拎着斧锤暴怒,发起冲锋。

如果说我当初在铁壁堡垒冲破人类战线就像科多兽冲进了羊群,那么,此刻的李嘉图就像是一头食蚁兽冲进了崩塌的蚁穴。

实际,这是一场屠杀。

相当于一头高级魔兽冲进了由低级魔兽带领的普通野兽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