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沐恩。”秦沐恩并没有在意杨明的傲慢,说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小学的时候,我是坐在你的后面,你是第一排,我是第二排。”

杨明惊讶地张大嘴巴,又把秦沐恩上下打量个仔细,最后,他的目光落在秦沐恩的脸上,似乎在回想他小时候的样子。

过了好一会,杨明猛的一拍巴掌,说道:“我想起来了,秦沐恩!那个在班级里最没老实巴交,最没存在感的秦沐恩!天啊,你的样子变化也太大了,我都没认出来你!”

小学时,秦沐恩和杨明的关系还不错,因为杨明太邋遢,班级里的小朋友都不太爱和他一起玩,秦沐恩倒是不嫌弃,杨明有事没事的,总喜欢找他说话。

秦沐恩笑道:“你的变化也不小。”

“秦沐恩,你现在在哪混呢?我听说你出国了?”

“嗯,现在回来了。”

“找到工作了吗?”

“还没有。”

“那你以后就跟着我干吧,咱俩是老同学,跟着我你尽管放心,我吃肉,肯定给你留口肉汤喝。”说话时,他抬起手来,十分用力地拍了拍秦沐恩的肩膀。

对于他的这个举动,别人没觉得怎么样,钱程腾的一下站起身,而后,他不紧不慢地走到秦沐恩的身后,目光如电地扫过杨明,看向他身后的那些人。

跟着杨明一同来的这些人,一个个流里流气,看上去都像是地痞流氓,这让钱程不得不谨慎对待。

惹人怜娇媚女孩纯纯迷人

还没等秦沐恩答复杨明,后者笑吟吟地说道:“我现在在追妍妍!对了,我听说你和妍妍是邻居,关系还不错,以后,你可得帮我啊!”

他话音刚落,赵妍不满地说道:“杨明,我可没接受你的追求!”

“没关系,我相信,你早晚有一点都会接受我的!”说完话,他环视四周,目光在秦庆生身上扫过,对秦沐恩说道:“对了,秦庆生是你爸吧,你爸应该也都对你说了,我打算在二道沟这里建造一座大型的养鸡场,你家的这

块地不错,我打算买下来,可你爸死活不同意,你得帮我劝劝你爸!”

秦沐恩说道:“既然我爸不同意,那就不能卖给你了。”

听闻这话,杨明扬起眉毛,问道:“秦沐恩,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

杨明嘴角勾起,问道:“你不想来我这里工作了?”

秦沐恩莫名其妙地说道:“我从来没想过要为你的工作。”

杨明嘿嘿嘿地笑了,歪着脑袋,看着秦沐恩,乐呵呵地说道:“老同学,给脸不要脸?”

秦沐恩也乐了,扬扬下巴,柔声道:“你再说一遍试试。”

杨明对上秦沐恩的目光,有那么一刻,他感觉秦沐恩看向自己的眼神,如同在看一个死人。

他黝黑的眼眸里,闪现出咄咄逼人的寒芒,让人有不寒而栗之感。

杨明不由自主地倒退两步。

他身后的那些小混混,则纷纷上前,与此同时,人们把别在身后的钢管、铁条纷纷抽了出来。

见状,在场的村民都被吓了一跳。

赵明德急声喝道:“杨明,你要做什么?”

杨明镇定下来,他深深看眼秦沐恩,而后转回身,看向自己的那些手下,挥手说道:“你们做什么?我让你们动手了吗?把家伙都收起来!”

小混混们将手中的钢管、铁条又别回到后腰。

杨明对赵明德呲牙一笑,说道:“赵叔,我的这些手下啊,都太不懂事,你别在意。”

说着话,他又看向秦沐恩,正色说道:“秦沐恩,我在二道沟开养鸡场的事,县里已经批了,你们家,搬得搬,不搬也得搬!”

赵妍气呼呼地说道:“杨明,你太过分了!”

杨明说道:“妍妍,这件事和你没关系。”说着,他向身后一名青年招了招手。

那名青年快步上前,从公文包里拿出来一打文件。杨明接过来,把文件直接拍在秦沐恩面前的饭桌上,同时从口袋里摸出一张银行卡,说道:“八万块钱的动迁费,一分不少,都在这张卡里,把动迁协议签了,这件事就算

了了。”

不等秦沐恩做出表态,秦庆生沉声说道:“这份协议,我们不签,你的银行卡,你也赶快拿走!”

“老不死的,你是不贱啊,我给你脸了……”

他话音未落,突然感觉脖子一紧,原来秦沐恩伸手把他的脖颈死死掐住,“杨明,说话注意点!”

“放手!听到没有?我让你放手!”杨明怒视着秦沐恩,狠声说道。

秦沐恩的手非但没有松开,反而越掐越紧,时间不长,杨明的脸色就变得涨红。

他拼命的想扯开秦沐恩的手,但后者的手就如同铁钳一般,无论他怎么用力,就是扯不动丝毫。

站于杨明身后的一名混混,猛的抽出后腰的钢管,箭步向秦沐恩蹿了过去,与此同时,他高举起钢管,作势要向秦沐恩的脑袋砸去。

还没等钢管砸落下来,钱程一个箭步上前,顺势一脚踹出,将这名小混混踹得妈呀一声,身子向后翻滚出去好远。

看到同伴挨了打,其余的小混混们再次亮出家伙。

在场的村民们也都纷纷站起身,随手把自己坐的椅子拎起,一个个怒视着杨明和他的手下。

正所谓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短,他们刚刚吃了秦家的酒席,现在有人欺负上门,他们也不好坐视不理。

眼瞅着双方要打起来,秦沐恩将杨明狠狠向外一推,而后迈步向那些小混混走过去。

他刚走出没两步,便被钱程拉住,后者向他微微摇头,暗示他冷静,别和这些小混混动手。

杨明捂住自己的脖子,干呕了几声,好不容易才把这口气回上来。

他看看秦庆生和秦沐恩父子俩,又瞧瞧其他的村民,点点头,说道:“行!秦沐恩,我看你是敬酒不吃罚酒……”

他话没说完,秦沐恩突然抬起手来。

杨明本能反应的急急倒退,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

秦沐恩只是抬手整了整自己身上的衣服。杨明老脸一红,狠声说道:“我给你们三天的时间,如果三天后你们还不搬家,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