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这家伙也太嚣张了吧?这人谁啊!”

罗小宇从来就不是什么低调的人,现在师父更是允许大开杀戒,这些所谓的什么宗师苗子,正好可以练练手。

连宗师都敢打的人,害怕宗师苗子。

嚣张的不可一世,长剑所至,寒光闪耀。

庞奇峰杀断情宗的宗师苗子,他下来的第一个就瞄准了金家的宗师苗子金江。

而且嚣张叫板,管什么名头。

引得观众台一阵骚动。

“麻蛋,这人谁啊?居然如此嚣张,还是和金家的人嚣张,难道他不知道这里是金家的地盘吗?”

“在南岭叫板金家,不得不说这人很有勇气,就是不知道他实力是不是很强,别等会打脸就精彩了。”

“们看到没有?金家那些人被气坏了,一个名不经闻的年轻人公然叫板金家年轻一代最杰出的金江,这是要打脸的节奏啊。”

“小子,有气魄,但是要拿出实力来啊,姐姐看好哦。”

观众台上不少人看着下面的嚣张年轻人,气得不行,当然也会有一些女孩崇拜这种光芒四射的男人。

电眼萌妹清纯美女写真 惬意园林美好恬静

而金家这边!

金江看了看家主,家主微微点头,眼神动了一下,意思是可以杀!

面对练武场上的人的嚣张叫板,金江依旧很淡定,在年轻一辈,他不惧任何人。

“小江,小心点!”

一位长辈关心的说道。

“这人不是我对手。”

金江骄傲的说着,往练武场走去,脸上尽是傲然。

虽然前面有庞奇峰击杀宗师苗子庞津,但他自认为庞津不是他的对手,自然无惧眼前这个庞奇峰的伙伴。

他跨步走去,脚步稳健如龟,步伐似虎,有种虎虎生风的感觉。

给人就很不一般的感觉!

突然!

另一边传来声音。

“金江,可别死了,的对手是我!”

这话一出,引来不少人看去。

是中海李家的方向,喊话的是李逸尘,同为宗师苗子,他这次前来是为了打败其他的宗师苗子。

已经有一个死了,就剩金江,他不希望金江也死。

金江听到话语,满不在乎的说道:“我斩杀这蝼蚁,下一个到!”

说的很随意,似乎完全不把场上的年轻人放在眼里。

终于,来到练武场。

“还未请教道友的师门和名字呢!”金江倒是很有礼貌的说道。

“北斗宗,罗小宇。”罗小宇自信的说着,一脸傲然,眼眸淡漠。

“北斗宗?这又是什么小宗门啊,完全没听过!”金江一脸不屑的说道。

“今天起,会记到死的。”

罗小宇单手持剑,剑意横生,一抹乳白色的如同烟雾般的物质不断的蔓延而来,环绕周身。

在东瀛国一战,虽然身受重伤,但他对修炼有了很大的感悟,如今修为精进不少,运转真气,整个人的气质都有些变化。

虽不及师父,但也算是这几个徒弟中最强的。

“现在就是的死期,一个不起眼的小宗门,也会泯灭于芸芸众生。”

金江不屑的说着,往前一步,猛的踩下,地面出现了一个深深的脚印,一股强大的气势疯狂席卷而来。

他的筋骨噼里啪啦作响,仿佛体内的筋骨在改造,肌肉不断盘扎而起,一块一块的突起,气焰节节攀升,如同一只狂怒的野兽从牢笼中挣脱而出,看着猎物的张扬。

不愧是南岭金家的人。

“吼!”

一声大吼,如同狮吼震天,空气都有轻微的震荡,一股音波朝着罗小宇激荡而去,不断扩大,强势横推。

“虚张声势!”

真气灌输,长剑一指,剑芒激射,便破了这音波,只吹得衣角轻轻摇摆而已。

“八极拳——奔雷拳!”

一声大吼,脚下踩着鬼影迷踪,身影绰绰,似乎看不清身躯,只看到绰绰残影。

而他一拳挥来,仿佛带着雷电闪闪烁烁,拳势滔天,仿佛要崩裂这天地。

“裂龙——斩!”

罗小宇长剑猛然爆炸而起,光芒瞬间炸裂,刺眼的剑芒瞬间耀尽天际。

剑势如奔腾的江河,翻滚如雷。

一剑斩去,斩断虚空,撕裂空间。

轰!

一声巨响,轰然炸开,

气势扩散,气流荡起,朝着四面八方而去。

“嗯?”

金江诧异了,这一拳如同天雷轰杀,居然不能撼动这人的长剑,还倒退了几步,感觉到拳头发麻。

而罗小宇就像是魏然伟人,长剑寒光耀起。

“再来,八极拳——猛虎拳!”

这一拳轰杀而来,仿佛有猛虎在咆哮,震荡天宇,非常霸道,有王者之气,王者之风。

“裂龙——斩!”

罗小宇嘴角一笑,还是那一招,还是那个姿势,长剑劈天而下。

战意沸腾,体内的兽血早已翻滚,这种热血才是他想要的。

这一剑依旧破了他的拳。

虎声消散,震退几步,越发惊愕的看着罗小宇。

“再来!”

有一拳轰杀而来。

“裂龙——斩!”

罗小宇又是这招。

练武场上,两人的激战,就算是观战的众人都看得热血沸腾,更别说正在战斗的两人。

金江施展金家绝学——八极拳,拳拳轰杀,气势不减,如同狂狮猛虎,一拳比一拳凶猛。

只要击中一拳,对方就会直接被轰成肉饼。

奈何罗小宇从始至终,就只用一招——裂龙——斩!

“我去,这个罗小宇什么情况?不管金江施展什么招数,他就一招,难道他出了这招,不会其他的了吗?”

“无耻,来来去去就这么一招,怎么会有这么无耻的人。”

“无耻?有本事永远用一招来破金江的所有拳法啊, 这可是八极拳,一拳打到身上,直接把轰成渣,信不信?”

“我……到底站哪边的?”

“我中立!”

练武场上,两人的激战在继续,金江的招式一个接着一个变幻,而罗小宇永远一招破敌。

就算不能一招败他,但也是可以占据上风,而且运用自如,丝毫不吃力。

这可是师父提炼出来的。

师父说是融合了《惊龙剑术》和《修仙简谱》中的一招,提炼出来的功法没命名,但招式却已经有名字。

“师父,小宇这是……?”

苟起昂有些不解,也有些无语。

虽然了解罗小宇的秉性,但还是不解。

徐振东嘴角一扬,说道:“玩呢!小宇还是太爱玩了。”

冲着练武场,喊道:“小宇,速战速决,保存体力。”

“好的,师父!”

练武场上,传来罗小宇的声音。